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為何巴菲特不投資科技股?

硅谷風險投資家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日前在Twitter發推,駁斥巴菲特對比特幣持懷疑態度的觀點。安德森在Twitter消息中甚至暗示,由於不了解技術,這個白人老頭兒浪費了大把的投資機會。 作為BI網站的投資人,安德森非常睿智,因此發表這樣的言論或許只是為了調侃,而不是侮辱巴菲特。不過安德森的評論也引發了關於比特幣問題的大討論,巴菲特對此問題的態度(早已在網絡泡沫盛行時期便已傳遞的非常清楚)就是他不會對自己不了解的技術進行投資。 科技精英們可能會把巴菲特的話理解為,他缺少理解技術所需的經驗和頭腦。不過在BI首席執行官亨利·布洛吉特(Henry Blodget)看來,“我不了解”是典型的巴菲特式謙遜且充滿智慧的答覆。因為巴菲特當年曾過,“你們所有人都瘋狂買入網絡股,那麼你們一定比我聰明,因為我一股也沒買!” 換句話,巴菲特在上世紀90年代對他需要了解的所有技術都非常清楚,而當時所有的科技投資人都已完全瘋狂。 同樣的,布洛吉特也猜測巴菲特對比特幣問題已了然於胸。在巴菲特本月初把比特幣定義為“海市蜃樓”時,這並不是因為他過於呆笨,不理解比特幣,而是因為他完全從旁觀者的角度出發,理解比特幣粉絲想象中的比特幣所擁有的內在價值。 做出這樣的講話,並不意味巴菲特認為比特幣的價格將出現崩潰,或是投機比特幣的人都是白痴。這僅僅意味巴菲特不認為比特幣擁有任何內在價值。順便提一下,在這一點上他是對的。比特幣沒有任何內在價值。它既可以以0.01美元交易,也可以以100萬美元交易。 對於巴菲特通常為何不會對科技公司進行投資,這位投資大師曾在1999年進行過詳細的解釋。當時,地球上近乎所有的投資人都認為完全瘋了的人是巴菲特。 在1999年11月《財富》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巴菲特相近的解釋了他為何不對“創新”進行投資的原因。 答案可以歸結為以下兩點: 第一:科技企業相對有限的壽命和競爭優勢的可防禦性(微軟在上世紀90年代末構築起來的全球壟斷地位的“護城河”,在進入21世紀后並無法幫助到這家公司。) 第二:提前識別為數不多的贏家的困難性,以及以合理的價格買入這些公司的股票。 誠然,你們能夠把這種解釋描述為巴菲特“不了解技術。”但是更準確的法,應當是不了解的不是技術,而是其他投資人將願意為技術支付什麼樣的價格。 以下為股神在1999年11月發表在《財富》雜誌中的節選內容: 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回過頭來看看過去世紀初曾經改變整過國家的業--汽車業與航空業,先汽車業,這裏有一頁(70頁當中的一頁)美國汽車與卡車製造業者的名單,總計約二千多家的業者,其中有一家姑且叫波克夏汽車,另一家叫奧瑪哈汽車,當時若你具有足夠的見識,你一定會我們的未來在這裏,但時至今日,看看這些公司經過多年的競爭廝殺后,卻僅存三家公司,所以這是一個對美國影響深遠的一個業,也是對所有投資人影響深遠的一個業(雖然與當初預期的完全不同)。 你可以很容易就體會到汽車業的重要性,卻很難從他身上賺到錢,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有時在這種革命性的業反而比較容易找出輸家,比如以這個Case來,馬匹就是很明顯的例子,坦白我很惋惜為何我的老爸當初沒有看空馬匹,因為當時在內布拉斯加州我們很容易就可以靠買賣馬匹來圖利。 美國馬匹數量 1900年:21,000,000 1998年: 5,000,000 另外一個本世紀革命性的業就是航空業,一個讓投資人想到其美麗遠景便口水直流的新興業,為此我特地跑去找當初所有的飛機製造商的資料,發現在1919到1939年間,大約有三百家公司之多,但到現在可能只剩幾家還能茍延殘喘,這裏有最近二十年宣告破的129家航空公司名單,大陸航空甚至聰明到名列該名單兩次,截至1992年止,所有航空公司的合併凈利是零,沒錯連一毛錢也沒賺過,我在想假設當初萊特兄弟的小鷹號頭一次起飛時我也在其上,我一定會設法將他弄下來,我覺得卡爾·馬克思對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傷害可能還遠不及萊特兄弟,對於其他深深改變美國人生活但對投資人卻沒啥好處的輝煌業,諸如收音機與電視等,我不再贅述,不過我倒是要下一個結論,那就是投資的要旨不在於評估這個業對社會有多大的影響,或是他有多少的成長性,而在於個別公司有多少的競爭優勢,且更重要的這種優勢能維持多久!!一種具有重重保護的品或服務才能真正為投資人帶來甜美的果實。 最後我不免想到17年后的人們會是個怎樣的狀況,或許經過17年的摧殘,屆時他們的心情又會跌到谷底,不過還好那應該只是因為當初他們期望太高而引發的失望所致,企業實質的獲利應該會比表面上看起來好很多,而其所創造的財富將會平靜的流入每一個美國家庭,使得他們能夠享有比今天更好的生活水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