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現代舞奇葩「陶身體」席捲國際終於登台!

yam蕃薯藤新聞/周宜樺/採訪報導 2014.03.27 00:00
轟動全球現代舞界的「陶身體劇場」終於來到台灣,將在明、後兩天於「新舞台」演出,帶來雙人舞的《4》&《2》和舞團演出的《6》&《5》。陶身體推出的系列舞蹈皆以「數字」命名,以特殊質感的舞風、創新音樂和身體的結合方式,吸引觀眾目光,這次僅在台演出兩天,門票近乎售鑿,可見極受矚目。事實上,「陶身體劇場」自2009年起就受到國際藝術節的矚目,曾受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節、雪梨歌劇院舞蹈節、美國舞蹈節的邀請,而陶身體的藝術總監--陶冶,更被英國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評選為全球六位「新浪潮藝術家」之一,連續三年委託創作,關注陶冶與舞團的藝術發展脈絡與進程。 「陶身體劇場」六年前由陶冶創立,集結了一群條件優異的舞者,他們曾在中國名聲響亮的現代舞團如上海金星舞蹈團、北京現代舞團待過;甚至有些曾闖蕩國際加入如阿喀郎舞團、沈偉舞蹈藝術團,但都因認同陶冶的藝術創作理念而毅然從名團出走,投入「陶身體劇場」的行列,從重新探索身體每個部位的運動方式開始,經歷無數枯燥的排練與實驗,創造出全新的身體質地。陶冶於受訪時便透露:「演員是最困難、最大的挑戰,從徵選到長時間的訓練,其實很少人能待得下來。」 陶冶:藝術不是教化,我只想得到觀眾的直覺反應 陶身體藝術總監陶冶,在正式演出前與大家分享創作想法,展現新浪潮的高度實驗精神及獨立態度:「我創作的原點是拒絕創新,因為創新在二十一世紀見怪不怪,我保持的態度就是一直地去嘗試;創作這幾齣舞蹈以數字命名,因為不想混淆觀眾,我不要刻意地去傳遞訊息,不想讓藝術變成一種教化,告訴觀眾你該怎麼做才對;我只想得到觀眾最直覺的反應,你體驗到什麼,那就是我們想傳達的。」 對陶冶來說,雖然他跳的是現代舞,但「現代」是沒有定義的:「我過去曾學習過芭蕾舞、民俗舞...等等的,但都覺得自己跳什麼都不像什麼,學了現代舞以後才發現自己的路。」而陶冶的編舞過程,是一趟丟棄所有外在裝飾、情感、技巧的探索旅程,旨在找回最原始的身體律動,「沒有什麼特別的文字可以表達這個作品,不過這個作品會貫穿我們對『身體』的概念而身體力行,所以你們眼中看見的,就是我們心中想要闡述的。」 陶冶不賦予作品任何意義,而是全心將自己投入其中,留給觀眾更多想像的空間。數字系列的首部曲《2》,每個動作都經過上百次的反覆修正,對於藝術的堅持與執著,連林懷民都說:「大陸現在我最看好的編舞家是陶冶,他和太太段妮兩個人編一個舞,在地上爬來爬去,30分鐘(實為50分鐘),站都沒有站起來。他們說為了這個舞,兩個人死爬活爬地弄了10個月…他大概是全世界年輕編舞家裡唯一在下功夫的…別人都是流行什麼搞什麼,他沒有。」《2》成功地讓世界看見了一位編舞奇才正在崛起。
▲ 陶身體藝術總監陶冶與太太段妮/圖 周宜樺攝影
與台灣舞蹈學生交流 勇闖國際舞壇寶貴經驗 捨棄既有的舞蹈技巧,重新聆聽自己身體的聲音,「身體所有的部分關節、肌肉都有不同的構造。它就是一個身體,但每個身體就像萬花筒一樣,你要把它打開,但應從哪個層面去打開它?」秉持這樣的思維,陶身體劇場走出自己的路,成為國際舞壇的發燒話題。團體此次來台受邀至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演講,與舞蹈系學生分享創作理念以及舞團一路走來的甘苦談。陶冶說一開始只是想跳自己的舞,無論多辛苦卻覺得很幸福,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一種享受。 陶冶和主要舞者並應邀到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為舞蹈系學生進行一場工作坊,對於這獨特的陶式身體運動方式,同學們反應熱烈,陶冶並盛讚這群學生的反應很快,比紐約市立大學的學生還優秀,主要舞者段妮甚至已看上其中一位同學,有潛力加入陶身體劇場。「陶身體劇場」3月29日週六演後將進行與藝術家面對面的座談。
▲ 新舞台館內展出歷年節目海報(2000年~2002年)/圖 周宜樺攝影
陶身體 新舞台最響亮的熄燈號 新舞台館長辜懷群也特別表示感謝,各界對於新舞台15年來的關懷與關注,現今館內表演廳外展出新舞台15年來所有的節目海報,從2000到2014年,讓觀眾可回味這段新舞台作為台北市文化地標的風華。除此之外,新舞台的新舞風系列由中國信託商業銀行長期支持,「新舞風2014」並特別感謝文化部、台北市文化局以及菁霖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補助與協贊。「陶身體劇場」3月29日週六演後將進行與藝術家面對面的座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