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作家張大春尋找李白真面目

民生@報/陳小凌 2014.03.27 00:00
圖說:作家張大春(左)與出版人顏擇雅對談李白。新經典提供。

【文/陳小凌】作家張大春認為在唐詩「名滿天下的李白,並不是真正的李白。」他相信「李白」這個留名千古的名字便是驅動讀者閱讀的誘因,更趣味的分享他從歷史中看到的不同於一般的李白,「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根本是李白為推薦自己的酒樓所作,「將近酒」不過是李白代言酒商的文案,而尚未前進長安經歷曲折仕途的年少李白不過是個傻B。

為此,他開始踏上追尋李白創作啟源的長路,並大膽用非制式的小說筆法叩問「李白為什麼詩無敵」。他認為答案並不在《唐詩三百首》創作裡,而在天寶年間盛唐社會的名利遊戲中。《大唐李白:鳳凰臺》新書中,就是要為讀者揭開文采不凡的一代詩人,為甚麼會寫出:「鳳凰臺上鳳凰游,鳳去台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曾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就讀比較文學的出版人顏擇雅,昨晚與張大春進行新書對談,顏擇雅看出脈絡與小說架構,大唐李白並非傳記小說,李白並非主角,李白是一條線索,將層層史料與學識貫串成大唐,不斷使用前事後敘、後事前敘的手法,讓讀者一頁一頁深入唐代的生活中,她更以民初作家錢鍾書作比擬,認為張大春突破「散錢無串」的遺憾。

讀冊生活董事長張天立打趣的提問,李白都可以成傻B變成千古留芳的奇才,那要如何能把馬英九變聰明?

張大春承認對此次的「太陽花學運」相較於1989的天安門事件或1990的的「野百合學運」更加令他心情騷動,他覺得自己對於這個議題與其可能造成的長遠思考還理解得不夠深,但認為在這個事件讓我們有機會看到了悲憤、看到了壓制、甚至看到了驅打,也看到在隱微的角落出現了不該在純潔活動中出現的動機,以及集體的恐懼,到底這些法律問題、革命情感問題應該如何找到一個大家彼此融通的介面,他認為這些都是非常好的思考,也相信越是糾結的議題越是寶藏,歡迎到他的臉書一起進行不罵人的討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