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立報犇報聯播:無悔─陳明忠回憶錄(十三)(中)

立報/立報犇報聯播 2014.03.26 00:00
無悔─陳明忠回憶錄(十三)(中)--

在軍人監獄

口述整理/李娜(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校 訂/呂正惠(人間出版社發行人)

其他難友

  國民黨「破獲」的地下黨案子裡,有個阿里山基地案,是由張志忠和簡吉(大眾電腦簡明仁的父親)領導的。國共內戰期間,共產黨在江西、福建的根據地,曾經被國民黨長期封鎖,沒有鹽巴吃,人就沒有力氣,很痛苦。因此,他們就挖了一個大池子,大便小便都放進去,久了之後就有鹽鹼,可以用來做鹽巴。因為這個經驗,臺灣的地下黨人就設法在阿里山建一個醬油廠,鹽巴就可以運進來,阿里山就可以做基地。阿里山住的是鄒族人,地下黨就跟他們的領袖聯合。後來基地被破了,有關係的原住民高一生、湯守仁、汪青山都被槍斃了,剩下一個判無期徒刑的武義德,他共產主義不知道,三民主義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但他是村長,醬油工廠就設在他村裡,所以判無期。

  新店軍人監獄人滿為患,一個房間睡很多人,地方不夠,浴池上鋪個板,晚上可以睡人。大家排兩排睡,有些人個子高,睡覺時就得把腳墊高,才不會碰到別人。有時候晚上小便,會踩到人家。有個叫王任的,最好笑,踩了一個,喊對不起,再下腳,又踩另一人。王任是從上海過來,在成大讀書。他在上海時搞學生運動,沒有參加共產黨,是民盟的。要抓他時,他跑到臺灣成大。在成大跟著的老師是留德的,老師的爸爸是民主黨派的一個領袖。大陸新中國成立後,老師的爸爸叫他回去,老師就打算帶王任一道回去,因為王任是他的得意門生。可是,王任覺得再過三個月就畢業了,打算畢業再走,結果就被抓了。老師走了,他被牽連。本來判三年,他不服氣,一上訴,戒嚴令出來了,糟糕,要撤回來不及了,結果就加,變成十年。王任在成大成績很好,很聰明。在獄裡,他一直在算人造衛星能不能成功,用微積分,算了好幾天,結論說,可以。我們出獄後真的有了人造衛星。

  他出獄後,在台中做了一個硫酸工廠,很多老同學去他那裡工作。他後來娶了老婆,也是判五年徒刑的老同學。他在上海有個女朋友,後來在北京大學當教授。那個女朋友退休以後,寫信來台灣託成大找他。成大很認真,找到他了。他還回大陸去見這個女朋友。王任後來死在井岡山。臺灣的老同學組團去老區,他是團長,拿花圈上祭時心臟病發作,就倒在階梯上死掉了。年紀大了,太過勞累,心情又激動,就這樣死了。

牢裡抽香煙

  我開始抽香煙是在農學院,因為研究煙草的金兵教授回國前,留給我很多很好的外國香煙。被捕後,保密局不可以抽,在軍法處可以,因為誰會死刑都不清楚,很多人用西裝跟看守或外役換香煙,反正要死了,要西裝幹什麼。我在軍法處第一次抽時,因為好久沒有抽了,第一口,就吐出來了,嗆了。

  到了新店軍人監獄,人是不會死了,香煙還是要抽,抽香煙,心情會好點,可以緩解苦悶和緊張,緊張之後一放鬆就想抽。監獄規定是不能抽的,家屬也不能送。但我們可以跟外役換,用什麼換呢?新店監獄每人每年配給兩雙布鞋,我們一天只有放風散步十五分鐘,鞋子穿不壞,剩下很多,用來換香煙。一雙鞋子,只能換一包香煙。我們把一支香煙拆開,重新卷成好幾支小的,抽煙的人一人一支。

  有了煙,還需要打火機。有些鴉片販子,會將棉花捻成條狀,然後在地板上用木板摩擦棉花來點火。我們政治犯沒有這個技術,那個技術不簡單。後來想到用瓶蓋,把瓶蓋打平,挖兩個洞,繩子穿進去,利用繩子的扭力,一拉就會轉。然後一個人拿石頭,一個人拉線,下面放著棉花,這樣摩擦就點著了。後來又進步,從外役那兒弄來火石,牙刷上挖一個洞,把火石埋進去,用鐵片刮,摩擦出火來點棉花。

  抽煙時,怕看守來看到,就拿鏡子輪流把風。把風的,有的比較差勁,笨,看守來到跟前了才喊,來了!來了!手上的鏡子就被沒收了。監獄統一換新棉襖,舊的要收回去的時候,我的棉襖一隻胳膊都沒棉花了,看守問這怎麼回事?我說拿到的時候就這樣了——其實都點香煙了嘛。(待續)

(本文不代表立報立場)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為雙周刊,全省發行量達1.5萬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