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名家》夏瑋:野百合與太陽花 !因失據而黯淡的太陽花

NOWnews/ 2014.03.26 00:00

文/夏瑋

一個群眾運動要想引起社會共鳴首先要合理,這次「太陽花學運」的訴求是反黑箱服貿,黑箱人人都討厭,然而若對外的條約可以如此比照國內法一條一條審,那霸道如慈禧老佛爺為何當初不退回馬關條約?為何光緒只能含淚說「台灣割則天下人心皆去」然後畫押蓋印?

因此,服貿有沒有逐條審,基本上就是一個假命題,因為不論怎麼審,都只有同意或不同意兩條選擇,不同意的話就是重啟談判。這也就是為什麼學生會從要求「逐條審」變成「退回服貿」的原因了。然而,雖然有人贊成服貿、有人反對服貿,但畢竟至少還能說出個道理,所以基本上「太陽花學運」在「理」字上還算站得住腳。 其次,就是「法」。這裡的法指的不是法律,而是法律的底線,也就是公認的基本道德標準。這次學運最聰明的地方,就是現場組織清潔隊,並且一再強調不要破壞公物與和平理性,因此比起早年街頭運動,這次打砸的狀況顯然少了很多,雖然太陽餅不見了、牆壁也噴了漆,但畢竟不是大損害。有媒體刻意誇大損失,把民國80年買的桌子也說成是骨董,相信這也看在所有觀眾眼裡。 但是,當有人攻佔行政院,那麼這場運動就從「對民意機關的施壓」變成了「佔領國家行政中樞」,這絕對落人口實,也是失敗中的失敗。 因為這就跟清朝末年同盟會企圖攻佔總理衙門或是軍機處一樣的意思,若在保守人士眼中誇張點解釋,甚至可以說是叛亂,那麼當然就會失去認同。畢竟,民眾認同的是「學生要反服貿」,不是「學生要叛亂」,也因此,當發生流血衝突時,的確,很多人都從電視或網路看到警察打人、警察踹人、警察把人丟到盾牌陣裡圍起來打、民眾頭破血流…等等,或許有人盤算可能可以藉此引起同情,但事實上,很可惜的,雖然民眾都不喜歡暴力,但這種明顯欠缺邏輯思考的行為,事實上並沒有爭取到像臺灣當年看大陸六四天安門時一樣廣大民眾的認同,只有各種程度的痛心與不解。 而跟一般社會運動不同的地方,就是除了要有理有道德之外,「學運」更需要動「情」,也就是爭取社會同情。但是在這一方面,學生卻也做了許多不是爭取社會同情時該做的事情。例如第一件錯事就是倒掛國旗,因為雖然這面旗子我也覺得不好看,但畢竟它是一面在國際比賽中飄揚時很多臺灣民眾會感動甚至落淚的旗子,更有很多聽過「四行倉庫」故事的長輩替這面旗子賦予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因此,當倒掛國旗的畫面出現了,注定這場學運會失去一部分支持者,而允許在立院議場大樓噴漆也是類似的錯誤。

其次,面對統治者的拖延戰術,最重要的就是持續爭取各界的同情,但可惜的是,主事者卻宣布了要包圍特定政黨的黨部,此時當然就失去了「公民運動」的立足點,不僅失了理也很自然的被貼上了「反藍」的標籤,這一舉不但會失去認同「公民運動」的人,更會關閉了所有藍軍內部可能可以爭取來的同情聲音。

老實說,其實在上周四、五,已經有不少藍委私下透過各種方式希望能幫忙照顧場外學生,有匿名送物資的,也有幫忙協調附近盥洗的,但一個錯誤的決策就完全關閉了任何可能,更讓原本可以期待的公民運動,成了藍綠之爭。 第三,當行政院長終於來到現場,主事者未經事前溝通就直接公開宣告了自己的底牌,這樣一來把自己完全將死,二來也讓行政部門毫無退路。學過談判的都知道,在談判之前必須要先考量對方是否「輸得起、怎麼輸」,當談判的雙方都堅持「不能輸」而且也沒有預留空間讓對方輸得起的時候,那麼這場談判勢必破裂。

雖然有精心安排了以打斷等方式凸顯出行政院長的無奈,也達到了凸顯問題在馬總統的目的,但事實上,對於解決服貿黑箱問題,沒有任何的幫助。而明眼人也看得出來,這場對談從一開始,其實兩方都不想談。 最後,面對反服貿夥伴遭到流血驅離,主事者除了切割之外,還提出了一個當前民氣根本不可用也不可行的罷工罷課,更是一大敗筆。

罷課,或許可行,因為這原本就標榜是「學運」,然而「罷工」卻絕難有所共鳴。因為基本上,反服貿就是希望確保臺灣人民的工作權、希望保障臺灣的經濟發展不受外來影響,但主事者卻忽略了當前薪資低迷、工作難找、物價飛漲,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拋出「罷工」這種訴求,怎麼可能讓這些賺錢付帳單付孩子學費都來不及的民眾能夠有廣泛的回應?也未免太與現實脫節,也太給人「胡鬧」的口實,說實話,連一人一信寄總統府的爛梗可能都還好一點。 老實說,對於這場太陽花學運,基本上我們仍然應該給予肯定。因為至少這些學生讓大家好好審視了服貿議題、看了許多的懶人包,其實引起關注的目的已經達到。只是若再次激化了社會莫名其妙的對立,則顯然就是「有心之舉」。

至於服貿本身,其實在議題這麼熱的時候,接下來各黨政治人物也不會放棄利用審查等過程好好監督與作秀的機會,因此也無須太過擔心,畢竟現在不用像孫文當年放了炮之後,叫人家繼續拋頭顱灑熱血然後自己跑去躲在國外。而對外協議與經濟發展,說實在,看了那麼多資料、也聽了許多「先知、神卜」說簽了會死、不簽也會死、簽的慢還是死、簽得快更快死…,我倒是認為,這種事還是應該交給專業的來比較妥當。

畢竟,我們才看了一個禮拜,人家看了好幾年,是吧? 順帶一提,過去有許多人抨擊李鴻章簽了一堆條約割地賠款喪權辱國,但要不是在談判中他左臉頰被人開了一槍(咦?!有點熟悉?!),那馬關條約恐怕更為苛刻,畢竟哪個外交官或是談判代表願意揹一個「喪權辱國」的罵名?有沒有人想過,為了不揹這四個字,談判者要費多大功夫?更有沒有人想過,當年馬關條約不簽會有什麼結果?或是外界所看到的其實已經是談判者費盡心力極力爭取的結果?所以現在經過很多學者研究之後,發覺若大清末年沒有李鴻章,恐怕中國早被瓜分,當然,也不會有所謂的中華民國。 只是,現在垂簾聽政的,不知是誰? 編按:本文共分上下兩篇,上篇《》已於昨日刊出。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作者夏瑋,政大外交系畢,資深媒體人,曾任人力銀行發言人、廣播節目主持人、公關公司總監、外商行銷主管及財經雜誌主管等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