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罷課聲四起 學生自主性不容小覷

立報/本報訊 2014.03.25 00:00
【記者劉仲書台北報導】全國學生正在醞釀反服貿罷課風潮,「學生自主罷課行動」連署,已經累計了2,800人、73個各校學生團體參加,輔仁、北藝大、東海、亞大等學校,也都在這一兩天內,由學生會、系學會、校內社團籌畫罷課行動,試圖遊說師長停課,或者採取不記缺曠課,並舉辦校內講演來訴求反服貿的立場。

東海社會系籌備罷課

東海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學生廖庭輝說,東海大學正由東海社會學系、東海人間工作坊、台灣文化研究社一起籌備罷課行動、遊說老師支持,社會系所預計將從26日中午罷課到週末。他說,這次議題讓很多諸如國家暴力、經濟、民主成本等問題出現,他們認為社會學的使命是在這個過程裡參與、觀察,甚至指出台灣社會更好的方向,社會系有必要進行停課,把教室搬到外面去。

廖庭輝說,「罷課」原意應該是學生發起後,老師來上課發現所有人都不見,逼著老師也必須罷課,但因為東海社會半數老師對這件事非常關心,因此主張停課而不必罷課;另一半的老師主要的課在26日中午前就結束,所以沒有問題。他說,罷課後第1天下午會在東海教堂辦戶外的「服貿教室」,擬定幾個大主題:「服貿的民主」、「國家的暴力」、「自由貿易」,邀請東海的老師來講演,第2天則號召同學上台北聲援。他指出,系上雖然認同罷課,希望要有罷課的相關活動,所以就在東海先辦服貿教室,讓還沒參與過的同學們趁機會瞭解服貿議題。

輔大生駁斥煽動說

已經罷課好幾天、輔仁大學心理所學生周虹伶,分享她的自主觀察學習心得,她說,在街頭聽到許多人提「煽動」跟「操控」這2個詞,以前大學在社團就聽到「學生會站到街頭是被煽動」這種話,自己現在唸研究所又當助教,讓她知道大學生沒這麼好煽動,「今天有這麼多的學生決定站到街頭上,那個煽動到底是甚麼意思?」她說,大家總把「學生自主選擇」與「他們這世代切身議題」的那種能動性與主體性給看扁了。

「我都凌晨去守,下午回來睡,因為下午人比較多。」周虹伶說,原本上週日是決心沒有要去立院,結果晚上睡醒發現行政院被攻占,看新聞時心一直砰砰跳,那是對現狀運動突破的欣喜、也是不知道有沒有朋友或學弟妹在那裡所產生的不安。她說,下定決心前已經看過太多的報導與貼文,當收到消息知道學弟妹被圍在行政院的時候,再也坐不住地又飆車衝回現場。

「不管看過再多論述、再多的新聞畫面,都不及妳站在街頭上那一切這麼新鮮立體。」她說,站在街頭前從沒想清楚也沒看懂服貿是什麼,可是當她站在那邊,就算不想聽、不想懂,周圍的一切聲音,都還是逼著自己面對:「妳的生活跟服貿的關係到底是甚麼?」她說,當你站在街頭,開始可以從被煽動、被操控的薄紗中走出,而成為一個獨立思考、擁有自主性的個體。

中學生被學校綁架

「學校這幾天段考就沒辦法了,最根本的就是中學環境還是威權得要死。」想罷課但罷不得的武陵高中陳同學說,校長可以一手遮天,教官可以任意處分,老師大部分不管世事或保守派,同學也差不多。她說,喊罷課沒幾個人會響應以外,學校可以把學生整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最近是有學生去立法院被打電話關心,校長表示是誤會。陳同學認為,罷課聲援確實有意義得多,但中學生被課程跟考試體制綁架,加上權威校園、學生會又社團化了,沒有影響力,變成只會辦活動無法爭取學生權利的團體。

學校不該與社會脫節

台北藝術大學學生Kelly說,國際遷移與在地報導的課程老師在3月27日的課轉往街頭,要學生帶著自己的立場與疑惑,各自相約行動、找人聊天,並在臉書群組交換意見,之後再回學校討論。她說,系主任也對學生參與服貿表達支持,擬了一份聲明對內說明立院占領的民主學習價值,呼籲老師們可自行安排課程,評估以不點名或不記曠課來處理。Kelly系上的學生也發起連署,訴求參與反服貿可以不記缺曠課或以改以公假處理。

「它是一種手段,如果台灣真能串聯起一定規模的罷工、罷課,也許才能伸張更多人的人民自主,讓執政當局不得不面對。」Kelly認為,把功課做好和上課讓她受益,同時也是自己的責任,學校並不孤立於社會之外,當社會出現重大議題或漏洞,身為學生也是公民,避免社會被破壞,捍衛自己認同的價值,或者阻止及時性的政治危機都很重要。她說,看似陷入「學生責任」和「公民責任」的兩難,實際上這兩者並不衝突,「我主張學校是不與社會脫節的。」

準考生寧上街頭公民課

正在準備指考的苑裡高中美術班學生陳妙婷說,3月19日看到新聞不斷掙扎到底該不該去上課,她不希望留在學校讀死書、被狹隘的儒家文化所洗腦、被歷史課本掩蓋事實,「書少讀1天不會怎麼樣,但民主毀壞是無法復還的。」她說,到立法院後傳了說明簡訊給班導師,班導師回她:「我給妳1個超大的讚,其實我也超想去的啦!」

「國中小教育裡,多半都把教育當成是一種洗腦的工具,很多科目也變成為利益而讀。」陳妙婷指出,課本上雖然有社會運動的單元,學生卻被束縛在課本跟考試裡,學校不鼓勵實際參與,因為他們認為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讓學生對社會沒有太大的關注。

「就算去了學校也是在混,何不實際來這裡上一堂人生最重要的公民課?」她說,來了不會後悔,儘管這次活動可能不會達成大家所追求的理想,但至少已經努力過了,而非守在家裡看電視享受別人為自己爭取來的民主權利,她說:「我現在擋的是警棍、盾牌,是希望未來我的孩子,不須為了民主而面對坦克。」

(圖說)高雄的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學生投票通過24日起罷課,聲援反服貿行動。中山大學行政副校長吳濟華表示,尊重學生決定;不過,會要求補課。(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