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楊佳蓉:能不睡就不睡 讓其他人安心睡覺

立報/本報訊 2014.03.25 00:00
【占領議場學生系列1】楊佳蓉:能不睡就不睡 讓其他人安心睡覺

3月18日,因不滿馬政府粗暴通過《服貿協議》,逾百名學生占領立院議場,至今已逾一周。學生的吃喝拉撒皆在立院,無法洗澡,睡覺更得忍受24小時不關的議場燈光。究竟這群學生為何打死不退?他們堅持的理念為何?《台灣立報》將陸續推出議場學生特輯,一同了解這群守護台灣的學生。

【記者黃文鈴專訪】走進議場,巨幅的國父畫像被貼上「佔領200小時」的字條,從3月18日晚上,學生們翻過立法院大門,攻佔議場至今已逾一周。

自發回收 生活不便仍堅守

25日這天由於進行環境清潔,所有學生都集中在議場前方空地,拖鞋、個人用品整齊地擺在桌子底下。右前方醫務組人員們一字排列,親切地問學生需要哪些用品,右方則是回收區,廚餘與各種回收物分門別類,一點都看不出這是個被「暴民」占領的抗爭場合。

負責處理每天逾兩百人產出垃圾的是回收組,負責這項工作的北部某科大設計系大二楊佳蓉卻笑說,其實就是一群同學自發性集結幫忙處理回收物,這兩天更嚴格執行分類狀況,避免傳播疾病。算一算,現場回收的類別,包括液態與固態廚餘,竟高達12種。現場同學分類完,每天再交給立院負責的阿姨,看似繁瑣的工作,一切卻顯得井然有序。

占領立院那天晚上,楊佳蓉透過網路轉播看見整個過程,很擔心這邊的狀況,於是在第3天爬上議場入口的梯子,加入占領行列。

一開始沒料到會是場長期抗爭,所以沒帶多餘換洗衣物,「我的內衣到現在都沒換過。」幸好醫務組的小姐願意替她從外頭買進全新的內衣,她才大大鬆了一口氣。

議場內的學生只能在立院廁所洗頭,就著水龍頭以冷水梳洗,也有同學拿著物資組提供的乾洗頭,往頭上噴灑幾下,再擦一擦,民生問題對他們而言不是大問題。楊佳蓉說,由於議場燈光全天候照射,有時得帶著眼罩入睡,有時直接蓋著毛巾就睡著了。她一天只睡兩小時,「因為半夜大家都在睡覺,多少會擔心。」「能不睡就不睡,看情況能隨時支援,讓其他人可以安心睡覺。」

這個時代的孩子,有時貼心的讓人心疼。她說,「進來不是來玩的,不方便就是忍耐囉。」已經待了6天的她,堅定地說,即使可能轉為長期抗戰,「就是要守住這邊,不然我們之前做的都白費了。」他們犧牲的可能是一周,但服貿一簽,台灣可能就回不來了。

政府不回應 更讓人不快

剛滿20歲的她,想起小時候放學常常去的雜貨店,最近由於7-11擴張,需要增設桌椅區,就被統一企業併吞了,小時候的回憶也消失了。楊佳蓉說,她不希望服貿簽訂後,只有大財團才能生存下去,她喜歡老房子、老建築、有味道的雜貨店。「便利商店都是大量生產,我哪知道我吃的這口米是什麼做的?」

她說,自己反對服貿的理由很多。白手起家的爸爸,長年來和連鎖企業競爭,每天只睡3小時,苦撐十年,終於不敵將價格壓低的大企業,最後還是倒閉了。而身為設計系學生的她,未來想開個人工作室,但年輕人創業最初大多與小型企業合作,服貿一簽,國內小企業恐將更快衰微。看似不相干的兩岸協議,卻與她切身相關。

面對對岸向設計人才不斷招手,開出優渥薪水,她不為所動。她說,「我是台灣人,當然留在這邊。我們在這邊出生、成長、生活、呼吸這邊空氣,我們在這裡有朋友、家人、同伴。」她不想離開親愛的家人,到外地工作。

這次到立院靜坐抗議,爸媽和親戚們也都支持她,只是擔心她的安全。楊佳蓉說,「我認為非常安心,大家都在一起。這點很重要,不管場內場外都在一起。」她覺得場內外的民眾有著共同目標與想法,就像一家人,出了事會互相幫助,這次因為台灣有難所以站出來,為了台灣的未來一起努力。

比起住在立院的不舒服,讓她更不舒服的是馬、江二人的不回應,無視於人民的訴求。儘管憤怒,但她內心很平靜,她知道,這場戰役誰先沉不住氣誰就輸了。

而他們有場外民眾的支持與保護,他們會繼續堅守立院,絕不放棄。

(圖說)北部某科大設計系大二學生楊佳蓉說,儘管生活有不便,但會繼續堅守,因為一走之前努力就白費了。(圖文/黃文鈴)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