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太陽花學運的民主價值與政治衝擊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4.03.24 00:00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過或不過,原本就是台灣複雜的政、經、社會利益相互糾葛的難題,大學生夜襲並佔領立法院議場的行動,標榜著反黑箱服貿的政治訴求,也因為張慶忠立委「偷吃步」的不正當法案審查行為找到了杯葛抗爭的政治著力點與社會動員能量,讓這場「太陽花學運」的政治風潮席捲全台遍地開花,逼得執政的江揆與馬總統親上火線間接回應學生的訴求,其結果,雖因雙方的政治認知差距過大而難有交集,但卻展現了「人民力量」可以撼動官僚體制、「公民社會」可以捍衛民主價值的政治意志,超越黨派,超越政經利益,為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上了最寶貴的一課。

夾雜了反馬、反政府與反服貿各種政治情緒的學運風潮,最難處理的是內部整合問題與相應策略及行動的政治評估,長期抗爭、癱瘓國會的政治動能如何有效延續?在在考驗著代表不同且多元的學生運動能否順利達成其政治抗爭的目標,當然也更考驗著馬總統、王院長與民進黨三股政治勢力此消彼長的政治動向與變化。

衝過頭失言喊「凍蒜」的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聲援活動的政治表現上已經首先被淘汰出局,馬總統「牛頭不對馬嘴」的中外記者會行銷服貿宣傳,更已種下反服貿學運轉為反馬、反政府的升高對立情緒,而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則藉機把反服貿政爭爭議做為與馬總統及民進黨政治角力的政治籌碼,扮演各方政治勢力的平衡槓桿,伺機而動。

事實上,從退回委員會逐條審查服貿協議,變成要求政府撤回服貿協議重新與中國大陸進行新的談判,也許是抗議學生們拉高與馬政治對話談判的政治籌碼,也許是佔領議場的學生與教授領袖藉此展現反服貿的政治決心,但由於國民黨根本不可能退讓到此地步而難有轉緩讓步的空間,使得這場因服貿協議審查而引發的學運抗爭活動更充滿難達成共識的不確定變數,抗議學生們是否能夠堅持到底展現長期抗爭的決心,迫使馬總統能接受他們要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的主張?恐怕才是最後能否讓學運抗爭活動理性收場、和平落幕的政治關鍵所在!

當服貿協議審查的國會監督正常法定程序無法順利進行時,學生們佔領立院議場癱瘓國會的政治正當性便已確立,國民黨想把這場學運抗爭風潮定調為脫序、暴力的違法行為已不具說服力與正當性,服貿協議的利弊得失與價值已難有理性討論、務實處理的政治餘地,此時,不論江院長與馬總統如何費力行銷宣傳服貿的優點也難以說服台灣民眾,反而,可能更因此激發更多反馬與反政府情緒的有力集結,同時,也讓學生們這股反服貿的政治抗爭行動如滾雪球般的迅速蔓延擴散,更直接衝擊馬政府統治的正當性與領導威信,這對未來兩岸關係的長遠發展其實是具相當殺傷力的政治重創,馬政府若不儘速的採取政治止血的善意回應,恐怕服貿協議的審查不僅無法在立法院此會期結束前順利過關,就連未來各種兩岸協議的簽訂與處理都更難取信於民,更不要說年底七合一的選情會有如何負面的政治衝擊!

不管是馬政府施政的傲慢自大造成服貿協議的政治擱淺,或者是馬總統因為缺乏自信而強行偷渡服貿協議的審查進度,如今,原本可以逐條討論、逐條表決的服貿協議審查已經轉化為「反服貿」的抗爭有理的政治局面,馬總統顯然錯估此「太陽花學運」的政治衝擊與殺傷力,再加上王金平院長站在學運抗爭與國會自主的立場「缺席」總統召開的院際會議並適時對馬總統展開政治回擊,腹背受敵的馬總統其實已經沒有多少政治籌碼可以抗衡這股不約而同的「反馬」政治浪潮。看起來,馬總統應該「體察時局、傾聽民意」對外宣布暫停服貿審查,儘速召開結合各界與產業、學生、教授代表以及各大政黨代表的「公民憲政會議」以回應學運訴求,或許才能解開政治對立僵局正常發展的公信力,回歸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局面。

當然,由於此波學運得不到馬政府的善意回應,部分學運人士按捺不住反彈的憤怒情緒回應,部分學運人士轉而夜襲攻佔行政院,引發警方大規模的強制驅離行動,造成多位學生與民眾受傷或被逮捕偵訊,此躁進的政治抗爭讓太陽花學運稍受挫折,但堅守立法院議場的勇氣維護和平、理性抗爭,展現自制不衝動的政治表現,還是能夠讓人敬佩這些勇敢且負責任的年輕學運領袖的沈穩表現,不因佔領行政院抗爭的意外事故而動搖了他們的決心與策略,值得嘉許。

總之,兩岸服貿協議的理性討論政治空間已經受到壓縮,馬政府「反民主」的錯誤政治示範必須付出政治代價,如何迅速止血療傷才是重點。太陽花學運掀起的公民社會覺醒政治浪潮,正是對付朝野政黨混亂對立政治對抗僵局的特效藥,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不再只是朝野政黨爭權奪利的政治工具或藉口,還必須時時呼應台灣人民的主流價值與心聲,不再隨國、民兩黨及中共當局政治起舞或加以操縱,這才是方興未艾的學運公民運動所展現的民主價值與政治效用,值得關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