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主播 雷陣雨 奧林匹亞

政院遭闖、強制驅離 江宜樺國際記者會致詞全文

NOWnews/ 2014.03.24 00:00

記者康仁俊/台北報導

針對反服貿民眾侵入行政院,行政院長江宜樺今(24)日舉行國際記者會,說明因應與立場,並對抗議活動變質與失控感到痛心與遺憾。

江宜樺記者會談話全文如下:

對於昨天晚上發生的不幸事件,也就是反服貿的抗爭民眾強行進入行政院造成破壞,以致行政院必須採取強制驅離的措施,我相信不只全國人民都十分關心,甚至國際輿論也在注意這件事情的發展。

因此今天特別召開記者會,向國內外關心這件事的朋友,就事情的經過做扼要說明,同時也說明政府採取行動及事後處理的態度及想法。 首先我要跟各位報告昨天的整個經過。昨天下午我們獲得消息,從媒體報導上聽說占據立法院議場的抗爭團體,似乎有了內部不同意見。 不久之後,聽說有些人主張要把行動激烈化,率領群眾進攻總統府或行政院,但這樣的訊息一直無法得到確定。

一直到大約晚上7點半左右,開始有學生運動裡的組織,即「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的一些領導幹部,號召在立法院的部分群眾開始轉向行政院移動。我在7時35分左右接獲院裡面同仁報告,在電話上告知我,這群迎向行政院的群眾,已經開始破壞大門,想辦法進入行政院院區。

不久之後又聽到通報,開始有人用破壞窗戶、架設樓梯方式,進入行政院辦公大樓,情況非常危及,因為辦公大樓裡有全國最高行政機關各種重要資料,所以我們院區裡的警衛中隊,在第一時間就已經盡力來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但是在人數上沒有像要來占領行政院的群眾人數那麼多,所以沒有辦法有效地控制住場面,警政單位馬上徵調警力。在等待徵調警力的過程中,也開始設法控制住侵入行政院大樓的這些群眾的行為。

我們在昨天晚上看得到的是,許多的群眾在黑色島國青年的號召之下,他們不止來到行政院的大門口,並且是有備而來地攜帶棉被、油壓剪等工具,他們剪開了我們的防阻設施,他們用棉被跨越過我們的蛇籠,而進入院區之後又進一步以樓梯攀爬,進入了我們的行政大樓,進入行政大樓後除了破壞門窗,試圖要去奪取我們的一些公文資料,也有人帶著預備好的布條,從高處往外垂放。從這些種種跡象看起來,這應該是一個事前有所規劃的行為。

我們剛開始院區裡面的駐衛中隊只有200名左右的同事,在警力上沒有辦法立即阻止這一切的作為,但是在增援部隊陸續抵達之後,我們大約在10點鐘左右已經把侵入行政大樓的這些群眾,控制了他們的行動,準備進行偵訊。

而在大樓外面院區大約有2000多名的群眾,我們先以警力把他們隔阻於行政大樓之外,凌晨開始,我們先用抬離的方式,到清晨的時候,用消防水車水柱噴灑的方式,來強制驅離包圍行政大樓的群眾。

我想各位關心的是在這一次的行動之中有多少人遭到逮捕。根據早上10點鐘左右警政署提供的資料,有61人侵入行政院辦公大樓、破壞公物或是意圖進入院長室而被逮捕,這其中有35人正陸續進行偵訊之中,而有另外的26人則是在初步的登記資料之後,已經請回。

另外在院區外面,不是被逮捕,而是被以各種方式強制驅離的群眾大約有2000多人,連同忠孝東路上面一些圍觀的群眾,我們大約在今天凌晨五、六點左右,已經把道路清理完畢,讓行政院可以恢復正常上班的秩序。

在強制驅離的過程裡面,不幸的有些人受傷,根據10時左右我獲得的資訊,總共有107位受傷,其中包含55位民眾跟52位警察,但是稍後在我要來召開記者會之前,衛福部新統計的資料是110人,我相信各位也知道這類的統計資料在我們剛發生事情之後,訊息會不斷更新,所以我們會以最後統計的資料為準。

由於受傷的群眾裡面,大部分是學生及我們的員警同仁,所以我已經在今天一早,就要求內政部部長、教育部部長及本院政務副秘書長,分別代表行政院以及相關部會,前往探視受傷的員警及學生。

對於這次民眾想進攻行政院、霸占行政院的行動,我要代表行政院表示極為痛心,因為這顯然是過去這幾天來,在立法院所進行的群眾抗爭活動,已經發生了變質而失控。

在前幾天,我們看到雖然聚集的人群很多,但基本上,大家都能夠在學生指揮的情況之下,以靜坐、演講或其他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意見。

但在昨天下午及傍晚,由於有部分學生或學生團體,顯然是想把這個抗議行動更加激烈化,所以導致他們率領部分民眾,入侵行政院或轉往其他政府機關。這樣的作為,使得原來標榜和平、非暴力的行動,變成了暴力、進攻並霸占政府機關、癱瘓國家行政的群眾運動,我們因此感到十分遺憾及痛心。

各位也都知道,過去這幾天,雖然立法院裡同樣有極多的人群聚集甚至霸占議事場,使得議會無法進行,但是我們的警力在配合立法院的指揮監督下,都沒有採取任何強制的驅離作為。

所以一定會有人想知道,為什麼當同樣的這一群人進攻到行政院、包圍行政院或霸占行政院時,我們就立即採取強制驅離。

我在這裡特別要向全國民眾報告,行政院和立法院雖然同樣是國家的憲政機關,但是立法院是一個民意代表聚集討論國家法律及其他政務的地方,有時我們也會看到,立法院裡因為大家意見還沒有辦法獲得共識而暫時會停擺幾天,但是行政院是全國最高的行政機關,也是我們中華民國的行政中樞所在,不要說是每一天,甚至可以說是每天的24小時,行政院都必須保持可以運作的狀態,否則例如像東亞地區,如果有北韓的飛彈發射發生了危機,或者在台灣的某個地方發生規模很大的地震,行政院都必須在第一時間裡,能夠建立起指揮系統。

在行政院辦公室裡,我們存放有各種內政、外交、經濟、社福等重要的政策資料,甚至包括國家安全的重要文件,因此這是一個不容被外力侵奪、霸占或破壞的地方。

因此當昨天晚上,我們聽到有抗爭的民眾要來霸占、占領行政院時,我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的嚴重,我第一時間就責成警政署必須馬上增派警力,務必要把情況控制。

而過來的群眾據說在出發前,也公開宣稱他們要讓行政院明天無法上班,這也意謂要癱瘓我們國家的行政中樞,對於這樣一種明顯要破壞國家的公權力和社會秩序行為,行政院絕不能坐視不顧。所以雖然同樣是一群前幾天在立法院靜坐示威或抗議的民眾,當他們來到行政院想用同樣方法想要占領行政院或院長辦公室時,我們必須挺身而出、依法執行。

在這裡所關係的不是我個人辦公室如何,這裡面是代表國家的最高行政機關,不是誰的辦公室,而是行政院長的辦公室。

但昨天侵入的民眾,他們先從我辦公室隔壁主任辦公室的窗戶打破窗戶,爬進主任辦公室之後,先是弄亂我們辦公室裡的資料,進而想要侵入我的辦公室,所幸在我們警察分局局長和同仁的力阻之下,沒有讓他們侵入我的辦公室,而這件事情昨天半夜我已請孫發言人向全國民眾先進行說明,以免大家擔心國家的重要資料或資訊外洩。

對於這樣一種作為,以及接下來政府所採取的強制驅離行動,我相信今天社會各界都已有所觀察有所評論。我們很遺憾的是,雖然絕大部分的各界媒體,都能認清這件事情的經過及本質,但是今天早上也看到有部分媒體或人士,把警察為了要保衛行政院所採取的作為,形容是血腥鎮壓,不斷強調及傳送受傷民眾的照片,來形容這是彷彿六四天安門事件一樣的暴力鎮壓行為,對於這樣的一種說法,我們覺得是高度的扭曲事實、混淆視聽,我們對這樣的報導,不僅要提出抗議,同時也要呼籲全國民眾,千萬不要受這種錯誤言論的影響。

在很多國家有所謂國家暴力去鎮壓民眾的情況,但是在台灣多年來,我們警察的訓練,已經都是用最和平理性的方式,來處理群眾抗爭,即使是發生在街頭上,包括包圍凱達格蘭大道的群眾,我們的處理原則也都一向是儘量理性、低調、平和。

但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並不是街頭上的遊行而由警察鎮壓,相反地,是抗爭民眾衝進行政院,要企圖霸占這所大樓,破壞我們的行政運作。

如果這時我們公權力仍然沒有行使的話,我們愧對國人,所以對於這樣一個昨天所發生的臨時事件,以及我們處理的經過和行政院的立場,我在這裡特別向我們全國國民做一個報告。

第二點,我要向大家說明的是,雖然在今天早上的驅離行動之後,大部分的人群已經散去,但是仍然有部分的群眾回到立法院的院區內外,他們加入了原本在立法院抗爭的一些群眾,不只持續抗爭,而且進一步提出要發動全國罷工、罷課的示威活動。

我們針對這樣的呼籲,同樣希望全國各界人士,都能夠冷靜、理性對待。這件事情的本質,是來自於社會各界對於服務貿易協議的簽署以及未來的審議有不同的意見,但是,絕對沒有理由構成以這個事件、以這樣的議題為藉口去發動全國性的罷工、罷課。

全國性的罷課,會干擾到原來各個學校系所上課及受教的計畫,全國性的罷工或是罷市,則會嚴重干擾我們的經濟活動跟社會安定,我相信所有的有識之士,絕對不會隨意去響應這樣的訴求,我們也希望在立法院抗爭的團體,不要以這種升高衝突、製造動亂的方式,讓國家更加無法治理。

第三,對於在立法院抗爭的團體,我們有幾句話要說。第一,我們始終非常肯定青年學子以及其他國人對於國家未來的關心,對於影響國家未來公共政策的討論,我們也歡迎大家可以以各種方式表達看法。

我們非常希望任何一個政策能夠經過大家進一步冷靜地認識、瞭解並且彼此討論之後,能夠得到一個最好的結果。

所以對於前面幾天,為數眾多的青年學子跟國民,在立法院區附近的示威抗議、靜坐活動,我們表示尊重,我們也肯定年輕人關心國事的初衷。

其次,我也要肯定在立法院裡面試圖要維持整個抗爭群眾秩序的領導幹部。

各位也可以看到,前天我徒步前往青島東路的門口時,雖然人群極多,但基本上仍然相當有秩序,在我們青年學生的領導幹部指揮之下,大家席地而坐,來讓我做說明,我也能夠平安離去。

從這個地方,我們可以看得出來,我們台灣的民主絕對有這樣的成熟度,不是因為人群大量的聚集就一定有不測的事情發生。

對於到昨天為止,我們抗爭的青年領袖,他們所展現出來的自我節制跟呼籲理性和平的基本方針,我要表示肯定。但是,回到非法占領國會議場這件事情,我仍然要說,這不是我們認同的一個民主抗議的方式,這對於我們全國民眾,尤其是年輕人,也是個不好的示範。

因為畢竟沒有任何一個公民或任何一個團體可以自己宣稱代表全體的國人,然後號召要跟他們一起行動的群眾去攻占我們的國會殿堂,取代我們經由每一個人選票所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所共同構成的最高民意機關,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這樣做,而可以代表人民。

我們仍然希望,如果大家有任何不同的意見,儘可以用合法的、平和的方式來表達,而這個社會,包括我們的政府,也都願意來傾聽跟對話。

所以我最後要講的是,即使發生了昨天晚上這種比較激烈的抗爭行動,進攻行政院的情形,我仍然是要代表政府,對我們現在在立法院持續抗爭的其他的民眾表示「溝通的門永遠是敞開的」,只要我們這些抗爭的團體,不要預設任何的前提,要政府答應這個或那個事項,才要坐下來,而願意開誠布公地就服貿或是其他相關問題的利弊得失,來跟我們相關的單位討論,至少我本人隨時都願意邀請這樣的團體,派出他們的代表來行政院,大家坐下來,冷靜地、好好地交換意見。

因為畢竟任何的民主溝通,絕對不是說見面之後第一句話就是要你先答應你要把哪一件事情退回,否則其他的事情不用講,因為即使是要把服貿協議退回,也請讓我可以有時間問一句話:「為什麼要退回?」,當你要回答這句話的時候,你必須要講出,你認為合理的理由,是我們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這24條條文裡面的哪一條、哪一項你覺得會出賣台灣,會傷害台灣的經濟利益,哪一條訂定得不好,要做什麼樣的修改,你必須要講出來,而不是很籠統的用服貿協議等於「親中賣台」,等於破壞台灣的未來,這樣一個籠統的概念,然後就要把它全盤否定。

但是到目前為止,我並沒有聽到反對服貿的團體告訴我們服貿協議的哪一條是錯誤的,是要進行怎麼樣的修改,在完全沒有這樣的對話的基礎之下就要對方先退回服貿協議再說,我相信這不是對於我們已經高度成熟的台灣民主的一個良好示範。

我要再度說,政府絕對願意溝通,過去在整個說明跟溝通不足之處,我們都願意持續地加強,不管是對於各行各業,或甚至對於學校的師生。

但是,請讓我們有機會坐下來,以民主、和平、理性的方式討論問題,而不是用攻占憲政機關,要求答應某些前提要件,然後才願意結束活動的方式來進行這樣的一個互動。

最後,我要為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以及今天早上,由於我們為了要維持博愛特區以及我們院區附近的安全,而在交通警察單位有採取的一些管制措施。

我聽同仁講說,因為這些措施使得許多民眾在上班時多花了許多時間要繞不同的路,在這裡感到十分的抱歉,我們也希望這樣的一種局部的、區域的交通管制情況,能夠隨著情勢的穩定,而儘快的解除。

最後我也要利用這個機會,感謝台北市政府的協助,讓我們在維護整個國家首都的治安上面,大家可以共同努力,讓我們的全國民眾知道,政府有決心,也有能力要維持我們的公權力,即使未來面對類似的挑戰,我們也一定會堅定,但是用最妥適的方式來維持住我們國家的運作。

以上是行政院關於昨天跟今天早上的發展情形向各位所做的報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