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華府觀察》台灣政治擺爛 從政人物恥辱

自由時報/ 2014.03.24 00:00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

台灣準備好面對二十一世紀的經貿談判了嗎?從開放美國牛肉到兩岸服貿協議所掀起的政治風暴來看,答案顯然是沒有。

美牛涉及政府的決策過程與溝通,服貿協議還要再加上一個台灣特有的中國因素。在制定對外經貿談判的遊戲規則上,華府至少有兩件事值得台灣借鏡:一是國會通過的快速貿易授權法案;二是行政部門與民間部門、國會的諮商過程。這套遊戲,美國玩了三十幾年,不但培養出龐大的經貿談判人才,也讓整個決策過程透明化。

一九七四年以來,美國國會通過立法授權總統和外國談判經貿協定,國會得在一定期限內接受或否決,不得修改內容,也訂下送出委員會和院會辯論的時限,讓美國政府的對外談判信譽得以維持。

美國法律也嚴格規定了行政部門在談判前、談判中,以及談判後與國會的諮商程序。例如二○○二年通過的貿易授權法案規定,行政部門必須在有意談判的九十天前以書面通知國會,並與國會進行諮商。總統還得在談判前、談判後以及簽署前,通知國會且進行諮商。

談判前,行政部門必須在三十天前提供協定的詳細內容給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並在總統開始談判後的九十天內,告知國會協定對美國經濟的影響評估。更重要的是,國會議員可組成國會監督小組擔任談判顧問,而不僅是行政部門的橡皮圖章。

從二○○二年八月至二○○七年四月,美國貿易代表署總共與議員助理們進行了一六○五場的諮商會談,這還不包括聽證會以及對議員的機密簡報在內。

至於民間部門的參與,根據一九七四年的貿易協議法案,貿易代表署組織了二十八個委員會,有七百多個來自民間的顧問,閱讀談判密件的人都要簽保密協定。在通知國會有意談判前的三十天內,民間顧問委員會的報告必須送交國會、總統和貿易代表署。政府還必須在聯邦公報上公告,讓所有業者有時間反映意見。

對中經貿 是國安問題

服貿最複雜的是台灣的中國結。全世界都在苦思如何應付一個強大的中國。服貿不應該是傾中或反中的辯論,而是如何在符合國家利益下與中國打交道。美國務實地表示這個關係很複雜,有競爭也有合作。華府從中國看見機會,也看到風險。

因此,美中雙邊投資協定在談,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去年也阻止被懷疑有解放軍背景的華為收購美國三葉(3Leaf)系統公司。與中國的經貿往來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美國這個超強都如此慎重,何況是台灣?

台灣的朝野兩黨爭先跑到北京去尋求共識,都想拜會北京的領導人,卻找各種理由拒絕朝野對話,甚至拒絕建立自己黨內的共識,讓整個台灣政治擺爛。一個攸關台灣國安和經濟永續發展的服貿協議要靠學生佔領立法院才引起全民關注,不是台灣從政人物的恥辱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