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人滿為患 比國向荷蘭租監獄

中央社/ 2014.03.23 00:00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魯塞爾特稿)比利時監獄人滿為患,已向鄰國荷蘭租用監獄。又因為外籍犯多,安特衛普市長更提議,比國有上千名摩洛哥籍受刑人,何不乾脆在摩洛哥蓋1所監獄?

比利時監獄在過去一年經常成為當地媒體報導焦點,原因是受刑人數量持續增加,可能原因包括臨時拘留的處分太多及刑期越來越長。

由於現有的32所監獄早已不敷使用,比利時政府近年陸續規劃各種方案,紓解人滿為患的壓力。

根據非政府組織國際監獄研究中心(ICPS)調查,統計到2013年1月止,面積與台灣差不多大、人口約1100萬人的比利時,共有1萬2126名受刑人,也就是每10萬人約有108名受刑人。

比利時監獄分為封閉式、半開放式及開放式。封閉監獄配備所有該有的監視及安全設備,包括圍牆、鐵欄、監視器等,受刑人大部分時間都待在牢裡。

在半開放監獄裡,受刑人白日可在監獄內或外的工作坊勞動,夜裡則必須回到牢房。

開放監獄是安全設施最寬鬆的一種,受刑人可在最少的限制條件下,自願接受教育課程。

值得注意的是,比利時的外籍囚犯比例比其他歐洲國家明顯要高,達44.2%,而在隔鄰的法國,這個數字大約在30%。

首都布魯塞爾監獄的情況最嚴重,將近6成受刑人不是比利時人,比利時議員形容這種情況已經「失控」。

比利時的外籍受刑人,最多來自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前南斯拉夫、羅馬尼亞及法國,比利時政府得為每人每天花費70歐元(約新台幣2926元)。

受刑人過多,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空間不足。比利時32所監獄總容納量約9400人,遠遠無法容納所有受刑人,只好自2010年起向鄰國荷蘭的堤堡(Tilburg)監獄租用3年使用權,但也只能多容納650人。

比利時正規劃新建7所監獄,預計2016年可以完成,另外還整修現有監獄,2015年底前可把總容納量增加到1萬800人,仍然不夠。

有議員建議引渡外籍受刑人回母國服刑,安特衛普市長德威弗(Bart De Wever)更提議,比利時有上千名摩洛哥籍受刑人,何不乾脆在摩洛哥蓋一所監獄?

此外,自2011年起,比利時法院傾向對非暴力性質的犯罪判處坐牢以外的懲罰,尤以社區服務最普遍,也是減少獄中受刑人的方式之一。

受刑人過多,不僅造成財政負擔,世界衛生組織(WHO)還指出可能引發傳染性疾病及心理壓力問題。

世衛組織早在1995年就提出監獄健康計畫(HIPP),促進監獄設施符合健康要求。

全歐洲約有200萬名受刑人,入獄經常意謂他們會增加罹病風險,包括HIV病毒、肺結核、毒品及心理疾病,或無法妥善治療原有疾病。

舉例來說,擁擠的比利時監獄缺乏處理受刑人心理問題的服務,估計有10%的受刑人有心理問題,是比利時獄政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

相較於比利時監獄的擁擠,荷蘭在獄政管理上算是歐洲國家裡的資優生。

「紐約時報」就曾報導,美國受刑人平均刑期為3年,90%的荷蘭受刑人平均刑期卻在12個月以內,且出獄後不受工作及居住限制。

由於犯罪率下降,也為了撙節預算,荷蘭於2013年初宣布將在5年內關閉26所監獄。

荷蘭司法部還於今年1月中提議新做法,要受刑人每天支付16歐元的住房費,最多付兩年,因為執法成本、照顧被害人等費用,不該全由社會支出,受刑人至少應負擔部分關押所需的經費。

荷蘭受刑人權益團體嗤之以鼻地說,受刑人兩年要付將近1萬2000歐元,他們可能原本就沒錢,坐牢期間更是一無所有,「這樣是要他們一出獄就負債嗎?」

歐洲國家對監獄的普遍觀念,是協助受刑人在獄中為未來重新融入社會做準備,而非把囚禁作為一種懲罰。

從這角度來看,就比較能理解荷蘭政府的提案:監獄不只是隔離犯罪者及社會的牢籠,而是學習社會化、為自己負責任、與他人和平共處的過渡場所,要求他們負擔部分經費,也不為過。(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3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