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鄉下民宿 親手整地搭屋實現夢想

中央廣播電台/劉靜瑀 2014.03.21 00:00
創業,是很多年輕人的夢想,但是對於能否長久經營,每個人都有不同見解。郭濟維夫婦是6年級生,因為厭倦了台北的喧囂生活,把10年積蓄全拿到台東,買了塊荒地,打算一切重新開始。他們經歷過家人反對以及身邊雜音,從挽起袖子除草整地開始,堅持打造夢想中的家。夫妻倆在後山台東找到新生活,也用行動證明夢想可以被實現。

◎遠離都市塵囂 到鄉下開民宿

多少人夢想中的生活是拋下都市的繁忙工作,開家咖啡廳或民宿維生。睜開眼睛,陪伴郭濟維和Nancy的除了一隻黑色拉不拉多犬,還有一望無際的太平洋以及房子後方的都蘭山;很多人,羨慕這對年輕夫妻的生活。

郭濟維,曾擔任10年的健身房教練,很多老同事都會以暱稱「J」來稱呼他。4年前,他選擇放棄月收入7、8萬的生活,帶著剛新婚的妻子Nancy,他們說,要一起找尋自己的夢想,就這樣落腳台東,開始了在鄉下開民宿的新生活。

郭濟維:『(原音)全部都要一樣的。』

Nancy:『(原音)他很龜毛。』

郭濟維:『(原音)床組它有出這種顏色。』

Nancy:『(原音)不能亂搭配。』

記者:『(原音)職業病除了寢具之外還有甚麼?』

Nancy:『(原音)會看,家裡常用的杯盤跟寢具,大概是這樣吧。』

Nancy剛拿起廣告DM,就忍不住開始精打細算,她打趣的說,以前她是個不愛逛街、購物的女生,但現在為了自家民宿,每次看到寢具或是鍋碗瓢盆,就會開始思考是不是又要為家裡採購一些消耗性商品。

10年前郭濟維曾到花蓮旅行,當時的民宿老闆提供一個單純住宿的紅磚屋、沒有太多現代用品的住宿環境,卻帶給郭濟維改變人生的契機。夫妻倆一個是健身教練,一個是上班族OL女郎,卻決定要放下一切,花掉工作前10年的積蓄,開始了後山的墾荒生活。

◎創業遇上雜音 險掀家庭革命

可別以為他們是人生勝利組,因為對他們來說,要放棄在都市曾擁有的工作和社會地位,到台東東河鄉下開始打造新生活,一開始並不是這麼順遂。Nancy:『(原音)整個行李搬下去,甚至連房子當天才找的。下去之後,在還沒找到地之前,因為還沒有確定的目標,那時候兩個人一直爭吵。非常的慌,因為沒有工作,一直花掉積蓄,所以那是爭吵的最高峰。(記者:一直到營運後,慢慢穩定?)一直到買下一塊地之後,心才定下來,有覺得有一個落腳地方,雖然還沒有收入,但已經有開始,這就是以後的家,未來夢想的藍圖就可以建立在這塊地上面。』

除了面臨現實生活的困難,到鄉下生活和開民宿這件事更是引起家裡的反對聲浪以及身邊好友看好戲的雜音。郭濟維:『(原音)身邊人的反對,包括家人、朋友也是會有。朋友可能不是反對,而是抱持好奇、不可思議的想法,你怎麼會去幹這種事情。家人反對很嚴重,其實我也為這種事情跟家人一直都在吵架。』

雖然2009年才剛走過金融海嘯,但台灣的健身產業正處於百家爭鳴階段,要辭職、一切重新開始是個很大的賭注。郭濟維笑說,自己有著「反骨性格」,就算家裡反對,他也堅持要執行屬於自己的夢想。郭濟維:『(原音)我2005年有去執行,但有受到阻撓、家裡的反對。我曾先跟家裡說,家裡當然還是非常傳統的觀念,覺得(到鄉下開民宿)這是退休後要做的事情,他們就非常堅決的反對。我後來回到(健身)產業裡面,默默努力,到2009年,才又想執行這件事,這次我就沒有告知,直到我執行時才通知大家。』

為了讓家人放心,民宿女主人Nancy還重新回到校園唸書、修教育學程,因為這對小夫妻還看到台東教育師資缺乏,有了教職不但多一份收入,也算是對偏鄉地區的回饋。Nancy:『(原音)我本來在貿易公司上班,現在因為到了那邊,所以我重新回到學校唸書,再去修教育學程,讓我的人生又改變另一個方向,就是唸完教育學程後,既然我住在那邊,我希望藉由這份工作,再去幫助那邊的孩子。』

◎後山墾荒整地 親手鋸木造房

既然要做,總得要做出些成績吧。健身教練Apollo看到郭濟維現在的生活,令他羨慕。談起當初到後山陪這位好朋友一起「墾荒」,回憶的畫面再次湧現。Apollo:『(原音)他們剛開始,就是我們講「墾荒的生活」,我去到那邊發現,畢竟只看到要除草、荒地,去到那邊之後,我發現他其實對這個夢想的執行很堅持。那時候我比較閒,時間比較多。(記者:你幫他好幾次?)2次,第一次去就是搬石頭吧。』

郭濟維開玩笑地說,既然自己原來是從事健身產業,就應該「有力出力」,所以才找朋友一起幫忙。他自己則是從整地、鋸木頭到牽水管,一步步摸索,加上聘請幾位原住民師傅加工,如今放眼望去,偌大百頃的地,現在已有與山比鄰的小木屋以及寬闊的活動空間。很多人無法想像,當初雜草堆得比人還要高、被低價拋售的山坡地,卻成為郭濟維和Nancy心中的福地。

◎鎖定小眾市場 民宿重生活、空間分享

因為當初開民宿想法是「分享」,郭濟維夫妻只分出家裡的部分房間提供旅客住宿;也就是說,想來民宿的客人,得要和這對夫妻以及他們養的愛犬Dana一起分享環境。Nancy:『(原音)他就是憑著圖片、感覺跟地點就來找我們,所以我們外國人的客人滿多的,香港客人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找來的,我們有問他,他說就上網隨便搜尋。』

他們漸漸發現,上門旅客大多都是尋找一種「家」的感覺,不只溫暖、還要令人感到放心,前有太平洋、後有都蘭山的環境,偶爾郭濟維還找來以前的同事在空曠廣場舉辦瑜珈體驗營,他們打造出新型態的旅遊方式。郭濟維:『(原音)如果你開民宿是以要賺錢為主,就必須要去迎合任何一種族群。我自己開民宿是以我自己為主,我要在這裡生活得舒服,所以必須要以我為主,我覺得我就是不想要有冷氣、電視,客人也不會有,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我也很歡迎你去別的地方找有這些東西的。』

對郭濟維來說,創業,除了是去做一件喜歡做的事情之外,還要用行動去證明自己到底有多喜歡。郭濟維:『(原音)我們現在想的到的問題,都不會是問題。因為我們現在是這樣的模式生活,譬如說,我原本是在都市生活,我們會去想下去之後沒有工作、薪水怎麼辦,要怎麼生活、養活自己?其實事實上當你真的去執行之後,你自然會解決這些東西。』

「如果創業只是想要逃避現在的生活,那成功機率也就變低。」Nancy表示,他們用行動證明自己有多喜歡現在的生活,因為投入心力去做,任何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回頭看看過去幾年的生活,夫妻倆笑說,一點都不後悔這項選擇。遠離台北都市喧囂,守著一個親手搭造的木屋,看著夢想慢慢實現,他們享受「沒有一定非要做甚麼」的隨興生活,也因為這小小的滿足,讓這對6年級夫妻的創業之路走得更踏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