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陪你細數歲月

立報/本報訊 2014.03.20 00:00
克里米亞戰爭期間,羅馬尼亞籍的德薩斯馬利(Carol Popp de Szathmary)用相機記錄下戰爭景象,不僅令他成為世上首位戰地記者,也從此成為羅馬尼亞的驕傲。另一位跟隨著他的腳步、成為著名戰地攝影記者的羅馬尼亞人,就是在一戰中擔任隨軍攝影師的阿克辛特(Costica Acsinte)。

(上圖)克斯提亞·阿克辛特 (Costica Acsinte)網站的數位化攝影集錦截圖,圖攝於2014年2月18日。(圖文/路透)

近來,阿克辛特的作品在網路上被大量轉載,這都要歸功於一項數位化計畫。這些黑白照片多為人物肖像,但同時也有一戰中的軍隊及少數風景照,大部分照片還是在玻璃上顯影的。

曾在斯洛伯奇雅市(Slobozia)成立一間小工作室的阿克辛特,在1984年去世前都不斷從事攝影,他的早期作品皆以玻璃板作為負片拍攝,後來才改用賽璐珞片或底片。

他的作品有如見證庶民史一般,記錄著超過50年來羅馬尼亞民眾的面貌;然而,當雅洛米塔(Ialomita)縣立博物館買下這些照片時,許多照片都因保存不善而已然損壞。

當地一位熱心的攝影師波皮斯庫(Cezar Popescu)在數月前自願協助搶救這些逐漸毀壞的影像並將之數位化。他開始了一場與時間的競賽;先仔細清潔玻璃負片、掃描成高畫質數位影像,接著加上他所能找到的所有照片資訊,最後再上傳到網路上並開放授權。

波皮斯庫一天通常能將30張照片數位化,其中最困難的步驟是清潔玻璃負片。此外,由於部分玻璃片的明膠已脫離基底,或是髒污或刮傷使照片難以掃描,並非所有相片都能被搶救。

《路透》攝影師克利斯特(Bogdan Cristel)採訪這篇報導時,決定將過去與現在連結起來。他想找出當年的相中人物或仍安在的建築,但這並非易事,因為阿克辛特幾乎未留下任何照片的資訊。

幸運的是,許多民眾開始將當年阿克辛特為他們拍攝的相片拿給波皮斯庫進行數位化,這令他找到一位女性帕斯拉路(Marioara Paslaru)。他原想仿照阿克辛特當年的拍攝法幫她拍照,但最後仍選用了現代相機,拍下一張她拿著舊相片的平實影像。

如今,阿克辛特的作品以數位形態重生,他的名聲也逐漸擴散。羅馬尼亞將他的作品掛滿市立圖書館的大片外牆上,斯洛伯奇雅市也就此成為羅馬尼亞歷史面貌的最佳代言城市。

(來源/路透 編譯/劉耘)

▲雅洛米塔縣立博物館中,攝影師波皮斯庫(Cezar Popescu)正在掃描阿克辛特的作品,圖攝於2014年2月21日。(圖文/路透)

▲&▲▲波皮斯庫在掃描前仔細檢查並清理阿克辛特拍攝的玻璃負片,圖攝於2014年2月21日。(圖文/路透)

▲帕斯拉路(Marioara Paslaru)拿著50年前阿克辛特幫她拍攝的照片,圖攝於2014年2月21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