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學生設「人民議場」 給台灣上了一課

立報/本報訊 2014.03.20 00:00
【記者劉仲書台北報導】反服貿公民自18日晚間占領議會,經過警察幾次攻堅未果,以學生為主的群眾20日持續守住立法院。「人民議場」布條懸掛在立法院外,街頭更上起了由各大學聲援教授所進行的「街頭公民課」講堂,光20日就安排了12位老師輪流接力,內容精采。守在議場裡的學生,疲憊與悶熱席捲全場,許多人倒在地上休息,出入口處大量障礙物與輪流把風的人員持續接引民眾進出,警察也在封鎖線默默守候。

(上圖)占領立法院的學生20日齊坐在議場中央,準備抵禦警方攻堅。(圖文/楊子磊)

反黑箱 希望總統出面對話

議場內學生們的訴求:首先是王金平必須出面回應並處理這件事,對違反程序的委員提出懲處;再來是要求直接將服貿協議退回給中國大陸,因為不對等。以及要求國會增訂關於兩岸貿易監督條款,台灣確實需要與中國大陸貿易,在監督條款下逐項討論貿易內容是否對台灣有益。最後是馬英九到底把自己定位成總統還是特首?決策小組希望馬英九出面與民眾對話。

參加過同志大遊行與西藏抗暴遊行的法律系大學生Amber說,19日下午進來,至少留到週五,等到院會開會希望能開啟對話。他解釋,先不論服貿好壞,政府對這議題的推動非常強硬,踩著人民的信賴硬是要通過法案,覺得很不舒服。他說:「為了自己的權利發聲所以才來到這裡。」

「這次應退回協議,兩岸之間的議題要擬定審查標準,用來審查兩岸的條例、條約,這樣才有合理依據。」他說,最反對的是它的不透明、不公開,立法院是一個民意代表機關,但這個地方卻沒辦法發揮民意,已經失去意義,占領立法院就是為了讓真正的民意進來。對於警察圍堵,他指出,身為一個法治國家,如果警察不遵守上級機關的命令,而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思隨意行動,社會也會偏向另一種極端。他說:「我們需要民主,但也需要警察。」

參與學校同志社團的財經系大學生Betty19日晚上進入議場。她說,法案還沒仔細分析之前就推動,太草率且沒讓人民得知內容,非常不妥。「闖進來立法院,可以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有行動。」她說,這次有這麼多人聲援,就是因為跟大家的職業與未來都有關係。

長期關注同志運動的工藝系大學生Brown,在18日晚上攻破門後的第3波進來留到現在。她指出,明明法案與許多產業都有關、對很多人有影響,卻以黑箱方式進行,她無法苟同。對於警察圍堵,她表示,警察穿上制服之後轉換成職業身份,不管內心支不支持,必須有自己的職業態度,「其實沒什麼好苛責」。

香港是台灣借鏡 不能隨意通過

研究所學生SatSiri說,服貿是台灣跟中國大陸全面性的貿易協議,對比雙方的對向承諾,落差相當大,中國大陸開放的東西很少、非常保護自己的國家,台灣卻開放非常多項目,當初訂定者也非政府高層級代表,沒有全面討論。她說,香港是台灣的借鏡,香港回歸之後,政治跟經濟都被中國大陸箝制,簽服貿協議會面臨相似的狀況。她說,這件事也沒經過所有人的同意,立委用取巧的方式推動,應該發出自己的聲音,讓朝野聽到民眾的心聲。

現場不只有學生,在遊戲產業上班的大又,特地請假在20日一早進入議場,打算一直留到週末結束,「就是想出一份力吧!」他說,主要就是反黑箱,內容當然大家需要好好審查一次,但不正當流程不能接受。他說,服貿對自己公司衝擊還好,「但這不是我個人的事情,站出來也是為了未來自己小孩」。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台北大學中文系學生彭浩齊說,學知識不是為了應付考試,而是讓自己在社會找到安身立命與面對現實生活的方式,現在就是實踐的時候。他指出,這是個不尊重人民與民主的法案,國民黨用荒謬、粗暴的方式欺騙大眾,馬英九總統忘記了一件事:選他不是要他來當皇帝,就算認為服貿好處很多,也不能藐視民主國家該有的程序。

他質疑,政府已經承認服貿能帶來的GDP非常少,並非即時性的利益,為何急著用強硬手段推行?「對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怎麼能不懷疑這真的單純是經濟因素?」彭浩齊說,自己從事性別運動已經2、3年,「弱勢其實是在同樣的壓迫底下,是在一起的」,他說,有資源的人壓迫沒資源的人、不受歧視的人壓迫受歧視的人,「我們有能力去體會別人同樣受到的痛苦,我們必須並肩作戰」。

▲中國1989年學運的領袖吾爾開希20日凌晨來到議場為學生打氣,他強調在關鍵的歷史時刻站出來是光榮的,也是大家的責任。(圖文/楊子磊)

▲ 許多疲憊的員警藉輪班的休息時間補充睡眠。(圖文/楊子磊)

▲進入午夜後,許多疲倦的學生在議場內席地而睡。(圖文/楊子磊)

▲20日上午在青島東路上,許多民眾在雨勢中協助搬運物資。(圖文/楊子磊)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