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讓人民掌握科學,掌握自己的命運(上)

立報/本報訊 2014.03.20 00:00
讓人民掌握科學,掌握自己的命運──文諾.瑞納在台灣的演講(上)

■文諾.瑞納(Vinod Raina)

我問人家說,台灣有多少人?有人告訴我是2,300 萬,我覺得這是一個有意思的、非常好的地方。印度有10億人,當然中國比印度還要多一些。我們可以想像一個有10億人的國家的情景。我希望有一天來台灣,來到一個只有2,300 萬人口的地方居住。

在印度,沒有一個時刻是無聊的

印度是貧富差距很大的地方,好的很好,差的很差。在印度,沒有一個時刻是無聊的。在印度你經常可以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建築,旁邊就是貧民窟。你可以看到很富有的人,也可以看到連飯都吃不飽的人;印度有很多美食,但是也有人連基本的食物都沒有。

我有時候去日本旅行,老實說,在日本的時候我覺得有點無聊。很多東西一模一樣,日本是我知道的最單一文化的國家,全國各個地方都是同樣的語言,同樣的種族,同樣的建築,同樣的豐田汽車。

在印度,我們使用的語言種數就有467種,其中80種是官方語言。我只會講6種語言,所以我到很多地方去的時候,根本沒有辦法跟他們說話。我到台灣來,雖然我不懂中文,就像在印度我到很多地方去,我也不懂他們的語言,但是我不會覺得不懂得的語言是很麻煩的事情。所以在這樣的一個社會裡面,我們學會用各種辦法溝通。同時我們也會被引導去學習很多語言,我懂這些語言並不是我被教導要學習這些語言,而是你要跟人溝通,你就需要這些語言。

當我們談到民眾科學,很多人會覺得奇怪,科學跟人民有什麼樣的關係?科學不是跟電腦、手機和戰爭的武器等高科技武器連繫在一起的嗎?那麼為什麼我們要有一個「人民科學運動」?

科學和人民有關係嗎?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為什麼我們要叫做「人民科學運動」?我們叫做人民科學運動,是因為一開始宣導這個運動的很多人是專業專家,有核電專家,有醫生或工程師。科技是一個高度爭議的領域,我們的生活被科學與技術圍繞著,我們每天都面對很多科學與技術的問題,不管是在概念上,還是在現實生活上。我們所詮釋的科學,不只來自於實驗室、大企業或大學,科學是每一個人在不同場合所應用的技能,包括在農田、在家庭、在每天的生活裡,都是科學。比如說,農業作為一種科技,已經有1萬年的歷史,那麼農民使用農業科技如育種、種植等等這些都是1萬年以上的實踐。在還沒有「科學家」的時候就已經有這樣的科技。

在廚房裡,你必須瞭解熱力學的一些原理,如何煮一鍋湯?如何使用熱源?這個實際上跟化學是一樣的,只不過我們沒有把它稱之為化學,所以我們說每個家庭主婦每天都在重複的在做化學實驗。我可以談很多與廚房有關的科技,比如家庭主婦如何使用熱源,如何挑選各種材料,如何使用這些材料。還有,我們通常只是隨手把它們稱之為手藝的這樣一個領域,有許多手藝人,有各種各樣技能,所以我們說這個世界上科學的實踐是有人類以來就一直持續著。

結合庶民知識與標準知識

人民科學運動結合了人民的庶民知識以及所謂的標準知識,也就是現在科學所教的標準科學。我們反對科學裡面壞的面向,我們反對戰爭,我們反對核子武器,我們反對在我居住的城市裡殺死了2萬5千人的毒氣,這些是科學特別惡劣的一面。另外一方面,科學是看待世界的一種方法,科學是一種好奇心,所以科學是一種想像,科學是一種藝術。比如說音樂裡面有大量的科學原理,大部分的音都有數學的結構。科學是一扇向世界打開的窗戶,跟美學、跟藝術、跟生產都聯繫在一起,然後結合成某個完整的知識體系。所以科學的實踐也可以是為了人民的共同福祉,這是我們民眾科學運動如何看待科學的論述。

我們許多工作人員是從實驗室或大學辭職,全身心投入到這個運動裡。因為在大學裡面,在實驗室,我們不可能控制我們的生活,這些機構可以用我們的知識與技能來做炸彈,做對人民不好的東西。我們這些科學家對這樣的事情卻沒有任何控制能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從這些機構辭職來發展我們的運動,讓我們自己的技能與知識能真正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為這些機構服務。所以民眾科學運動非常重要的精神是,直接跟人民一起工作。

人民科學運動最早是從印度南方喀拉拉邦開始的,運動一開始我們只是試著把科學知識翻譯成本地語言。印度很多地方,沒有本地語言所寫的科學教科書與科學材料,所有教育語言用的是英語。1962年開始了這個運動,把科學介紹給只懂本地語言的人。我在1972年開始參與民眾科學運動,做兒童的科學教育。那些兒童是在農業與手工藝為基礎的村莊裡面長大,我們希望能把他們的知識跟標準科學知識結合起來,去發掘他們的本土知識跟標準知識的聯繫,然後有機的連接起來,希望能打造所謂的「有機知識份子」。

1984年在印度博帕爾發生的,在和平時期裡面科學技術屠殺最多人的一個事件,有2萬5千人被毒害。因為毒氣的外洩,成千上萬的人還在承擔著那次毒氣洩漏所造成的後遺症,包括咳嗽、肺功能、眼睛的問題等等。但是該企業使用了各種各樣方式擺脫了事件的責任。

所以民眾科學運動必須面對這樣的情況,要試圖參與進來,介入民眾與科學之間的問題。除了人為災難,自然災難是不斷的,我們需要告訴人民如何去面對這些災難,譬如說我們告訴人民如何建造堅固的房子去抵抗颱風與海嘯。自然災害是對最多數的貧窮人造成最大的傷害,因為有錢人多半會住在安全的地方。譬如我們也參與了反對興建納馬達大壩的運動,為了這個大壩,有20萬人被迫離開他們的祖居地,而且我們發現整個大壩在技術上的設計是錯誤的,這個大壩所承諾提供的電,提供的水的設計都是錯誤的,這個運動發展成了被驅逐的民眾的運動,我們也參與到這個運動裡面,我們民眾科學運動提供一些技術上的資源,然後一起上訴到印度的最高法院。這些大致就是我所參與的一些運動。

相關閱讀

【深入鄉野、與人民並肩而行】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592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