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那年夏天,部落生活體驗

立報/本報訊 2014.03.20 00:00
圖文■邱家樺

還記得自己為什麼會想到社團法人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簡稱原促會)工作,因為喜歡原住民文化、喜歡服務、喜歡體驗不一樣的事物。很幸運地,在一個社群網站上看到了原促會的徵人資訊,相信藉由這個工作機會可以增廣自己的視野並學習。而想從事這相關領域工作的原因,我想是大三那年夏天,在部落裡的日子。

(上圖)一行人參與部落居民家族聚會。

繁忙的前置工作準備了差不多了,7個人、4台機車、一堆行李器材,帶著興奮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出發,前往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潭南和雙龍部落。你不會知道在接下來1個月未知的旅途裡,會有哪些不一樣的體驗和事情發生。1個月的隨身家當,還有課程道具器材都在行李袋裡,而所有人的行李也堆滿了每一台機車,就這樣大夥騎車上山。一路上都是髮夾彎,沿途的風光美景美不勝收,不過也只有坐在後座的人可以好好欣賞沿途風景,騎車的人可要謹慎小心。前往途中因有落石崩塌,施工單位正在整修道路,只能改道,結果因為不熟路況迷路了,所幸附近部落的居民很熱情地為我們帶路,我們才能夠順利到達目的地。

克難的部落經驗

抵達第一個目的地潭南部落後,社區理事長帶著我們到暫時落腳的地方,介紹了一下這裡的環境。潭南部落裡沒有民宿,所以我們休息的地方是社區活動中心,我們簡單整理後,隨地打地鋪,還好有過社團甘苦的經驗,對我來說打地鋪不算什麼大問題,但其他沒有過活動經驗的組員們可不是這麼想的。

我比較擔心的是,我們睡覺的地方沒有鑰匙可以鎖鐵門,擔心之餘就問了理事長,理事長說沒關係!在部落裡很安全要我們放心。我們怎麼能不擔心,這一趟可帶了不少貴重器材啊!在部落的生活裡,少不了就是蚊蟲叮咬,還要不時驅趕一下蟲子,連睡覺也是。除了驅趕蚊蟲外,在炙熱夏天裡,三更半夜還會因為日夜溫差大而冷醒。

在第二個部落,雙龍部落,比較好一些,我們住在民宿,可以睡個好覺,但器材不知怎麼地每天都會輪流出現問題,必須得下山修理,這影響到我們執行作業的進度。現在回想起來,每一次的活動參與,讓我覺得越是克難的經驗,回憶和體會越是深刻。

體驗部落人情

在部落的日子裡,就像打雜工一樣,幫忙著部落一些大大小小瑣碎的事,我們的計畫就是從服務幫忙中,認識部落、了解部落。話說是幫忙雜事,但其實我們也意外多了很多不一樣的體驗且樂在其中。好多好多的第一次體驗,第一次睡社區活動中心、第一次採龍鬚菜、第一次這麼熱血像瘋子一樣,一路飆車到部落最高處,只為了捕捉那一瞬間的美景。

有一次還為了拍攝影像,起了一個大早摸黑上雙龍部落的後山,一群人就坐在貨車後面,路途比想像中顛簸,坐在後車的我們還要不時閃躲樹枝,一不留神就會被垂下的樹枝打到,那感覺就像在玩叢林生存遊戲般地刺激。到了山上,部落的星空、夜景、日出,所有景色盡收眼底,從高處眺望遠方的景象,真的很漂亮。仰望著天空,聆聽蟲鳴鳥叫聲,理事長說:「這可是最自然的交響樂!」

遠離塵囂的生活很簡單、很樸實,當我們和部落居民相處後,也深深感受到居民與都市生活的人們不一樣的情懷。記得有一次為了活動到每一戶家裡宣傳,部落居民剛好在烤肉,他們熱情招呼我們一起共襄盛舉。還有,父親節有戶人家家族聚會在殺豬,因為我們是外地人,就熱情邀約我們一起參與他們的家族聚會,入境隨俗體驗不一樣的文化。讓我們就算在這人身地不熟的異鄉,也對這股真誠熱情感到滿滿的溫暖。

依部落需求提供服務

其實在這次計畫工作執行過程中遇到了許多的變數,有些變數是原先我們想得不夠周全。例如,原本的計畫是想辦理國小孩童的課輔活動,但因為部落小學每年寒暑假都會有很多大專學校社服團體到部落辦營隊,所以小朋友對我們的活動參與度不高,結果活動招生人數不足。理事長說:「今年來辦的營隊太多了,小朋友們都還沒有放假,很累所以不想參加。」

在部落裡,學童課輔的資源已足夠,比起帶活動,他們更需要可以幫忙部落發展的人力資源。最近我看了一篇網路文章,是一位國際志工的反思,文章有一段話:「我們應該要依服務對象的需要去思考,我們的做法到底有沒有意義?而不是依我們的需要去對待服務對象。」和理事長的談話也讓我重新省思,從前我們大學社團帶活動的意義是什麼。經討論後,我們決定重新調整計畫內容,但沒有改變來到部落的初衷,還是希望可以幫忙。

這次的旅程裡,在潭南部落,我們幫忙農民採龍鬚菜。「龍鬚菜是潭南部落產業之一,龍鬚菜不是高經濟作物,所以不會僱用太多人幫忙,也因孩子都在外地,所以人力不夠很辛苦。」一位阿姨這麼說著。相較從來沒採過菜的我,確實感到格外興奮,畢竟是從未有過的經驗。而在雙龍部落,因為社區協會在工作上欠缺影片剪輯技術,剛好我的組員們都是設計系學生,對於影片剪輯都很拿手,所以決定幫忙社區發展協會製作影片和剪輯的工作。

理事長和我們聊到以前布農族是沒有文字的,都只能透過口頭傳述,這次藉由錄影方式把老人家的故事記錄下來,延續傳承文化。我們跟著理事長去拜訪部落耆老,阿公、阿嬤們說著以前的故事,因為是說布農族母語,很多地方我們是聽不懂的,但對阿公、阿嬤們來說那些生活彷彿歷歷在目,仔細聆聽時,也給了我無限想像的空間,想著以前部落是怎麼生活的。

我一直都記得那年的暑假,兩位部落工讀生和我們分享他們今年暑假做的事,只為了想找回自己遺忘已久都沒注意的文化。還記得,理事長和我們訴說部落的故事,並且拍攝部落紀錄片及蒐集部落文史,就為了保留部落的根,希望部落晚輩可以記得自己的文化,就算再困難也要完成那平凡而偉大的事情;也還記得,阿姨們每天的關心和叮嚀,就算我們只是客人,好多好多的故事,感染著我們想要幫忙部落的心,而滿滿的回憶烙印在腦海裡,在此刻還是記憶猶新。

(社團法人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專案執行)

圖說:拍攝紀錄片,訪視部落耆老。

圖說:雙龍後山美麗的山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