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KANO臨演日記⑦:曬傷

立報/本報訊 2014.03.18 00:00
■林頌恩

展開臨演生活的前一天晚上,定裝結束後,我來到下榻的旅館。同寢一位長髮女生,已經當了好幾天臨演,我們幾位新加入臨演陣容的菜鳥,不斷問她片場的情形。她說,那裡風沙很大,非常曬。她建議我們千萬別聽化妝設計師說不要擦隔離霜才會比較好上妝這件事,她很堅定地說:「一定要擦。」

看著她的堅定神情跟小麥膚色,我說:「可是你這樣看起來也還好啊,不像有曬到的樣子。」那時我還完全不懂拍片現場的嚴苛環境是怎麼一回事。結果這位長髮美女立刻說:「我以前不是這樣的,我很白。但我現在已經不管曬黑這回事了,我只求不、要、曬、傷就好!」

「曬傷」這檔事,是這般第一次進入我的意識。最早我看到澎澎傳來給臨演的報到訊息寫說:「自備傘跟毛巾。」就覺得片場會很曬,所以要自備遮陽用品。但很快不到幾個小時之後,我開始知道這幾天,真的必須要認真去意識到這檔事。

首先是片場的工作人員,從外型裝扮來看,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全身包緊緊型,帽子墨鏡全臉防塵防光用布或罩或綁,更別說脖子跟手臂的部位了,總之這身裝扮讓我想到蚵田的青蚵嫂要去下海田做農,還是搶銀行,怎麼會出現在拍電影的地方;另一種則是防曬有個屁用型,只穿個簡單T恤褲子頂多戴帽遮個光線,其他就沒了,因為反正一定會曬,做甚麼保護措施也沒用反而會妨礙工作,所以乾脆給它曬。片場的工作人員基本上是這兩種極端造型,馬導就屬於後者。

那麼我們當演員的怎麼辦?擔任主角的球員若想要防曬那是不用想了,因為一整天下來總有許多take要拍,根本沒時間讓你離開鏡頭做任何保護措施。至於我們臨演可還有許多空堂能擋光,只要鏡頭的方向不會帶到我們,嘿,就早早把傘拿出來擋著,一聽到導演組大喊:「開始了!」我們就以被訓練到極為俐落的速度收傘,放到背後腳下或丟到鏡頭拍不到的看台前方開始認真拍戲,然後不斷衡量可以再次拿出傘的空檔會是幾時。一整天收收放放下來,真讓我覺得,小時候習慣躲媽媽、長大後擅長躲老師教官老闆藏東藏西的人,一定能夠當好這片場的臨演,因為你的反應跟速度都要很快才行。

記取長髮美女的叮嚀,我第一天上工前就狂塗防曬乳。第一天晚上我回飯店後照了照鏡子,看了看也還好嘛,沒有曬得太誇張,應該這圓邊仕女帽也有幫忙遮到光線。等到我第二天上工後,負責化妝的男設計師來到我面前問說:「你是不是有塗防曬乳?」我一副很像做錯事的小孩子被抓到那樣,心虛地回說:「有……」然後他就指指鼻唇之間的人中位置說:「你這裡沒塗到,要塗均勻,如果沒塗勻,曬完會有色斑。」蛤!甚麼,這有嚴重到,我可不想拍個3天下來就變成顏面燒燙傷的模樣啊。於是第二天開始,我連先前忽略掉的人中部位也開始猛塗,心想這也太誇張,這裏才一小塊而已啊不是嗎,是真的也會曬到有色差喔!

無獨有偶,另一位負責髮妝的男造型師,也過來跟我建議:「你沒拍片的時候,最好也不要戴眼鏡,不然這樣曬下來,頂著眼鏡架的側邊皮膚,會被曬出一條線。」靠北!會曬到這種程度,我一聽就嚇到趕快拔眼鏡收起來,因為你可以想像那種一條線的下場啊!

現場的陽光,是真得很曬。對臨演而言,我們被設定的位置就是看臺上的觀眾,因此除了看臺以下的遮蔭處,我們是完全沒有地方可以躲太陽的。上戲的時間又不一定,因此除了放飯時間那短短半小時,也是沒什麼時間可以到蔭涼處躲起來,就只能一直在看臺上大量曝曬。

一位臨演兄弟很可愛地把揮舞支持球隊的小旗子直接插在帽緣邊擋光,問題是他穿著全套西裝,整個看起來就很跳tone,把我們女生都惹笑了。他則苦笑說:「就是要這樣隨時隨地保護自己,我才能留到現在啊。不然你看跟我同期進來當臨演的,都被曬跑了。」他那黝黑到發紅的臉,感覺像是跟陽光戰到僅存最後的一兵一卒,說明了已有多少人被此沙場的烈陽給奧斗(out),出局了。

我相信,這種嚴峻的拍片環境,連男生都撐不住了,女生更不用說了吧。跟我同寢同一天來報到的有一位女生,她說劇組一開始就跟她談,希望能待上一個禮拜,她也確實備妥了一周衣物行李還跟老公告假下來高雄。但是到了第3天,我就沒看到她來上工了,片場這麼曬的地方,確實對愛美的女孩子是種狠毒的考驗啊!

第三天下工,我把衣服還給劇組回來旅館以後,好不容易照了鏡子,因為打從早上出門前洗完臉,我就再也沒照過鏡子。可突然間我被鏡中的影像給嚴重驚嚇,尬丁包!我居然曬傷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不是都有塗防曬乳的嗎?可是曬傷的部位竟然是眼皮以上、眉毛以下的地方!這兩塊都紅黑了起來,簡直就像腮紅塗錯了塗到眼皮上方,那模樣就像唐朝美女把大紅花鈿從額頭錯放到兩邊眉眼間,一整個走樣嚇死人!

後來我明白了,原來儘管我後來注意到鼻唇之間人中一帶要狂塗防曬乳,免得產生化妝設計師說的會有不均勻的色斑現象。但先前我確實忽略眉眼間這個位置,以為反正有帽子戴著可頂一下該沒關係吧,卻忘了第三天換了頂其實只是裝飾好看卻沒有帽緣的帽子。天哪~!我就這樣硬生生眼皮曬傷了,說出去誰會相信啦眼皮還會曬傷方面。

於是,這個曬傷妝,就成了我從《KANO》臨演帶走的「被」戰利品。果然,陽光還是最贏的那一方。我輸!

(下期待續,文化工作者)

(圖說)永賴低溫泡水整晚拍戲相當辛苦。(電影劇照提供/果子電影)

相關閱讀

【KANO臨演日記①:分類】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189

【KANO臨演日記②:混搭時代】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211

【KANO臨演日記③:敬業】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322

【KANO臨演日記④:嚴峻】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358

【KANO臨演日記⑤:陽光】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464

【KANO臨演日記⑥:導演/演員】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482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