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KANO臨演日記⑥:導演/演員

立報/本報訊 2014.03.17 00:00
臨演的工資一天8百,我3天的工資就是2千4。當看臺上的觀眾,應該是很爽但是不涼的工作,包吃包住什麼都不用想,只要坐在那裡配合工作人員要求的動作跟聲音就好了,照理說,應該是很好賺的錢,可是我旁邊的阿伯說,這錢好難賺。

《KANO》對當觀眾臨演的需求很多樣,需要各色各樣的人,所以沒太多年齡跟外型的限制。阿伯失業很久,先前看到就業服務處的訊息就跟著來,做一天算一天。他一天扮大叔、一天扮老富商,人要衣裝跟著服裝造型走,就散發完全不一樣的氣質。他揮了揮扇子,拉起毛巾擦汗搖搖頭說:「這錢好難賺。」

我們是演沒幾天的臨演而已,就已經覺得,早上4、5點要起來然後晚上7、8點才吃到飯,中間被曬得半死這種工作,真的累得要命。而那些主要演員以及從頭到尾的工作人員,一定更累,他們的狀態完全是一整個綁住,然後一再重來。

我參與的這3天臨演鏡頭是嘉農隊來到甲子園的盛大畫面,第一天有個鏡頭是球隊初入場,看到場內那麼多人而嚇到發直、擋住後面搞不清楚情況仍舊前進的人於是大家紛紛跌倒的畫面。只聽到劇組東試一個角度、西來一個特寫的要求,於是球員要換試不同跌倒的樣子,一再趴倒。我心裡想著,如果是滑壘或飛撲接殺那種一再高速劇烈貼地的畫面呢?光用想的,我大腿跟大腦就跟著發麻。演員一再撲倒不斷地try,然而我想當導演的心一定也不好過。

眼前這群人,都是因為相信他、相信他能帶著大家走到那個未來可以看見的方向,所以會在現在一再拚命地努力。導演的責任跟壓力那麼大,就像摩西要帶眾人出埃及的路上,萬一前面沒有你說的那片豐饒美地在等著,那你要怎麼補償我們所付出的失去的?

在片場的每一天,都是在燒錢,燒那個投資者還在猶豫能不能回收的本、燒那個每天動工就是一堆債務開支出去還不知幾時才能轉過來的錢,如果你不夠勇敢地看不到未來、不敢為未來發夢,就不敢在每一個現在豪賭狂鬥。也因為如此,就要為了每一個還能夠奮鬥與創造的現在,拚命盡可能努力到底。

當了3天臨演的心得是,矮額,我寧可寫十篇博士論文,也不敢當導演拍一部電影。在台灣的電影工作環境,要背負多少人的期待,要有一個同進退的團隊,才能撐起一部電影。這群人幾乎都是置生計與家人不顧來追隨夢想,導演每個決定都決定了他們。於是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好偉大的行業,願意在裡面工作的每一份子,都好可敬、好可佩。(下期待續,文化工作者)

(圖說)馬志翔導演對於永瀨敬業與專注相當佩服。(電影劇照提供/果子電影)

相關閱讀

【KANO臨演日記①:分類】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189

【KANO臨演日記②:混搭時代】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211

【KANO臨演日記③:敬業】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322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