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大 中國 蔡英文

白先勇揭288真相:有了解才有諒解

yam蕃薯藤新聞/周宜樺/採訪報導 2014.03.17 00:00
作家白先勇繼《父親與民國》後,於今(17)日發表新書《療傷止痛》,談父親白崇禧在228事件爆發後來台接手處理的關鍵十六天。為寫作這本父親的傳記,白先勇親自訪問多位228事件相關見證人,力求還原事件真相,白先勇提及自己父親來台最重要的在於「救人一命」:「我們常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父親一到台灣,第一道命令就是『除共黨份子外,一律從寬免就』,判死刑的被免刑,也有人在送往槍決的路上,車開到一半折返,因為這道命令,而被救了一命。」新書發表會席間,見證人蕭錦文與陳文茜也一同參與出席。 228事件爆發後,在1947年3月17日,白崇禧奉命由南京飛抵台北松山機場,第一晚下榻於中山堂,而白先勇便選擇在相隔67年的今日,還原67年前的歷史,在中山堂作新書發表:「父親在抵台後,下令禁止濫捕濫殺,並執行公開審判,採取寬大懷柔的政策,確實穩定台灣人心。228見證者的其中一位蕭錦文先生,當年21歲,擔任《大明報》實習記者,舅舅便是《大明報》社長,蕭錦文先生被軍警逮捕,隔一天準備送往刑場槍決,卡車開到一半折返,就是我父親的一道命令,改變了他的人生,當我訪問蕭錦文先生時,我握著他的手,聽他說這段過去,我真正感受到他的創痛。」 228受害者親自陳述 酷刑不堪回首 二二八見證人之一的蕭錦文先生應邀上台,陳述自己在228事件中被捕的記憶,並感謝白先勇寫出這段歷史,面對這段不堪回首的過去,蕭錦文不時哽咽:「那時我被抓進去,被酷刑刑求,他們問我舅舅躲在哪,我真的不知道;有用槍管打我,把我打暈好幾次,還有灌水,在我臉上蓋一條毛巾,用大茶壺灌水,那時我受不了,隨便告訴他們,我舅舅可能躲在家中的木板隔間...。」與會的陳文茜,也受見證人蕭錦文先生的發表動容:「蕭錦文先生的眼淚,讓我看見了台灣人的謙卑。面對228時,他沒有選擇,但現在,他選擇誰拯救了他,而不是誰迫害了他。」
▲ 白先勇(左)及二二八見證者蕭錦文先生(右)/圖 周宜樺攝影
這段關鍵十六天,讓白崇禧在台灣民間聲望倍增,因此被國府當局刻意掩蓋,成了台灣史上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白先勇提及:「我知道228在台灣史上的重要性,以及不可抹滅的創痛,這創痛從何而來?很大部分就是不諒解,我想,唯有透過全面的了解,才能有全面的諒解。」因此,在《止痛療傷》中,白先勇和多位二二八事件相關見證人訪談,包刮蕭錦文,家屬陳永壽、楊照、白崇亮、彭芳谷、粟明德等六位,期望完全還原二二八的真相,重建父親來台宣慰的前因後果,以小時為單位,近距離觀察這十六天,願呈現給讀者一段有血有肉,能以情感連結的歷史觀點。 陳文茜:白崇禧的故事沉入黑水溝 陳文茜研究白崇禧的歷史已久,也多次訪問白先勇,她提到,白先勇的《止痛療傷》除了紀念白先勇父親,更為讀者提供一個不同的史觀:「當時二戰結束,國民政府必須接收很多地方,能才之人都被派到重要的東北一帶,而台灣這種邊緣位置,就被分派到三流人才,只懂得鎮壓的官員,白崇禧來到台灣後,許多台灣仕紳們都搶著求見白將軍,因為在台灣人眼中,他是唯一還有良知的政府官員。」
▲ 陳文茜發表讀《止痛療傷》的心情與看法/圖 周宜樺攝影
白先勇說,父親來台做的事情是「止痛療傷」,這也是為何他將此書作此命名。而陳文茜也提出,白先勇和齊邦媛老師紀錄父親的方式很相似,不以悲情的方式去書寫,既使白崇禧將軍晚年將病逝時景況不堪:「白先勇卻選擇優雅地,和齊邦媛老師一樣,紀錄父親英挺的身影。他們的父親,當初以國民黨的身分來台,最後卻都為國民黨所不容,他們的故事無法留在中國,也到不了台灣,就像是沉入黑水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