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連家教唆馬英九干涉司法?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4.03.17 00:00
去年九月八日,馬英九以總統之尊,召集層峰兩巨頭吳敦義、江宜樺,在總統召開記者會,詔告天下王金平涉及柯建銘的司法關說案,還正義凜然留下「如果這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的經典語句。但是,短短不到半年,這位以法律人自居的總統,竟也淪為自己口中那位「疑涉關說」的人;而且,還把手伸進媒體,搓掉這件幾可視為國恥的醜聞。

今年一月廿三日,周玉蔻在本報發表《當連勝文進出花花公子兔女郎派對!》專欄,內容直指一名與連勝文同時就讀哥大的「知名法界人士」向她說,當年連勝文不僅住在第五大道的川普大廈,還前往加州洛杉磯參加花花公子創辦人海夫納籌辦的兔女郎派對。

消息曝光,連勝文隨即出面否認,並直指周玉蔻以不實、充滿惡意的言論攻擊他。隔天,一月廿四日,周玉蔻在律師陪同下,前往台北地檢署控告連勝文涉嫌公然侮辱。由於周玉蔻文中提及的「知名法界人士」,指的就是一位與馬英九總統關係深厚的「御用律師宋耀明」,因此,當全案進入司法偵查後,檢察官理應傳喚出庭作證。

時間到了二月廿五日,周玉蔻出席檢察官陳韻如的偵查庭時,就當場建議檢方傳喚宋耀明作證;問題是,時至今日,這位唯一能證明連勝文有無去過兔女郎趴的關鍵人物,迄今卻從未接到檢方傳喚。

問題出在哪呢?全台灣最清楚答案的人,恐怕就是馬英九。

因為,今年大年初一,馬英九依照慣例前往連戰家拜年,兩人闢室密談。馬英九離開之後,隔天,也就是大年初二,居然親自打電話給宋耀明,要求「關鍵證人宋耀明」,別出庭替周玉蔻與連勝文的官司作證。

馬英九如何理解連家的「想法」,我們不得而知。但是,依照馬英九謹小慎微的性格來看,若非有人請託,以法律人自居的馬總統,必然會有絕對的警覺及認知,曉得自己的一通「關心」電話,會對曾經是馬英九學生的宋耀明產生何種影響。問題是,相對於對九月政爭中的高道德標準,這一次,馬英九顯然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

電話中,馬英九大致說明了年底的7合1選舉,對國民黨及他本人都極為重要,尤其台北市更有非贏不可的壓力;連勝文是目前國民黨內民調的領先者,很有可能勝出代表國民黨參選。所以,對於目前周玉蔻正在控告連勝文的官司案,要求宋耀明幫忙,暫時不要出庭。

據轉述,宋耀明在電話中清楚的告訴馬英九,「我有我的原則」;而且,只要檢察官陳韻如有傳喚,他還是願意出庭把話講清楚。從這樣的回應來看,如果馬英九不是要求宋耀明不要出庭替周玉蔻作證,為何宋耀明會以「否定」語氣,強調自己「我有我的原則」?

而且,如同本文前面所言,周玉蔻早在今年二月廿五日時,就已向陳韻如要求傳喚證人說明;結果截至目前為止已過了近一個月,整起訴訟案幾乎呈現停滯狀態,唯一該傳喚的證人宋耀明,完全沒有任何動靜。

不僅如此,這在這段期間內,為了對證人宋耀明施壓,與連家相當友好的國民黨中生代立委,曾經親自致電宋耀明及相關友人關說此事。但是,宋耀明都不置可否,僅維持一貫態度表示,只要檢方有傳喚,他就願意出庭作證,把事情講清楚,與當時回應馬英九的態度是完全一樣。

事已至此,馬英九還想撇清自己曾要宋耀明別出庭作證的干涉司法行為嗎?

因此,從馬英九向連戰拜年、誹謗案證人宋耀明接到馬英九來電,一直到檢察官陳韻如遲遲不傳喚證人宋耀明,這三件事彷彿黑暗中的探照燈,清楚照亮了「是誰在陰暗面搞鬼說謊」。

首先,為何有人希望「證人宋耀明」不要出庭作證?如果連勝文真的沒有出席花花公子趴,為何有人向馬英九提出這樣的請託?所以,連勝文到底有沒有去過兔女郎趴,真相已經很清楚,連勝文還要不要繼續對外公然說謊,應該審慎為之。

第二,馬英九打電話要證人宋耀明不要出庭的動作,到底有多嚴重呢?簡單說,去年九月政爭,馬英九只因為一通非法監聽電話,聽到王金平對柯建銘說「ok了」,就斷定王金平涉嫌司法關說,掀起滔天巨浪,動用黨政機器全面撲殺王金平。

而現在,如果依照馬英九在去年九月政爭中搬出的法律標準,那麼,中華民國總統打電話給偵查案件中的證人,要求這位證人不要出庭,請問,「如果這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

而且,如果陳韻如真的傳喚了證人宋耀明,而對方卻因為馬英九的一句「不要出庭」而有所遲疑的話,那麼,馬英九是不是涉嫌干預司法,教唆證人拒絕出庭呢?再者,如果一句語意含糊不清的「ok了」,就能將王金平扣上關說帽子,那麼,馬英九又該為這句「不要出庭」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第三,陳韻如為何遲遲不傳喚證人宋耀明呢?只能說,當馬英九打電話給證人,要求對方別出庭作證時,另一隻手,會不會也直接伸進檢調,要陳韻如「不要傳喚」呢?

更嚴重的事情還在後頭。

一位相關人士,因為不滿這件單純的誹謗告訴,竟演變成總統涉嫌妨礙司法,讓國家機器陷於司法危機,因而找來國內一家相當知名媒體,雙方約在三月七日傍晚,在台北市敦化南路上的誠品書局,將這段醜聞全盤托出。

隔天,也就是三月八日,這家媒體立即發動調查,並向總統府等相關單位、人士進行查證動作。而當媒體以電子郵件方式,向總統府發出查證函之後,立即引起高層騷動,除對相關人員下達噤口令,更透過關係向該媒體高層「情商」,請託取消「馬英九涉妨礙司法」的重大新聞。

至於報導有沒有被搓掉?隔天報紙一攤開,沒看見任何消息,證明「馬英九涉妨礙司法」的新聞已被抽掉。但是,整件事仍是紙包不住火,目前幾位國內主跑府院黨的資深媒體人,幾乎都已掌握事件的大致輪廓,只是在壓力下,無法讓事情爆開。

去年四月,筆者與本報董事長許信良共同發表了一篇《馬英九的末日現象》,內文中談及「國家領導人的失能,導致政府施政失當、貪汙弊案失控、國家內外失遽;同時,馬英九習慣於「小圈圈政治」,都無助於在此刻幫他分憂解勞。所以,馬英九政治權力的末日現象,已經出現。」

當時,本報已觀察到馬政府無以為繼的現象;結果,時隔不到一年,當馬英九在歷經一連串倒行逆施的失能執政後,唯一還能拿來自我安慰的「法律風骨」,如今,竟然也變成澈底淪陷到干涉司法的結局。

中華民國總統,如果能毫無忌憚的打電話,要求檢方偵查中的案件證人不要出庭,那麼,其所牽涉的情節與司法問題,嚴重性必是遠超過王金平的司法關說案。如果王金平因為替柯建銘打了一通電話就必須被開除黨籍、離開院長職務,那麼,身兼總統與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又該向國人作出什麼樣的交代呢?

尤其,過去一年,馬英九屢次透過總統府發言人給連戰穿小鞋,馬、連幕僚多次互嗆、交惡;連勝文甚至還在九月政爭中痛斥馬英九是大明王朝、丐幫幫主。結果,此次馬英九涉及的妨礙司法,協助的對象居然是即將參選台北市長的連勝文,馬、連關係從互嗆到共謀,變化之大匪夷所思,除了表面人情之外,幕後到底還有哪些暗盤交易?

同時,一位即將參選、且極有可能當選台北市長的候選人,面對媒體監督一再說謊,最後,卻藉由權貴家族勢力要總統涉嫌干預司法,這樣的人,真的適合坐在台北市政府的市長辦公室,主掌國家首都門面嗎?

面對干涉司法的嚴峻事實,本報在此呼籲,要求在野黨領袖共同撻伐馬英九惡劣不法行徑,要求立院黨團立即組成調查委員會調查總統違法事宜;並要求法務部責成承辦檢察官依法傳訊證人,順利進行偵查程序,拒絕馬英九的關說。

馬英九回函承認致電宋耀明談周、連官司

(本報訊)針對本報「連家教唆馬英九干涉官司」的報導,總統府方面做出回應,強調馬英九日前出訪期間,因有媒體詢問「宋律師是否提供資料給周小姐」,所以回國後,確實有致電宋耀明詢問此事;問題是,總統府同時卻又聲稱,馬英九在電話中,並未談及周玉蔻與連勝文。前後文明顯自相矛盾。

本報為遵循專業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