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KANO臨演日記⑤:陽光

立報/本報訊 2014.03.16 00:00
■林頌恩

眼前這群電影工作者,是跟陽光作戰的人。

打從清晨陽光還沒出現,就要趕著拚梳化進度,讓演員可以隨著天光,出現在片場。然後把握一整天的陽光,只要還有一點可以拍的光線,無論如何都要撐到最後一秒。

陽光與天氣應該是拍電影期間除了資金、演員以外最讓工作人員擔心的問題,因為你準備了今天要拍這個,然後需要那樣的陽光跟天氣,然而很可能偏偏那一天的陽光跟天氣,就是不讓你拍到你想要的那樣。更重要的是,沒辦法對陽光跟天氣生氣,因為沒有用。

所以能掌握的,就只有當現場還有光線時,工作人員跟演員可以就這光線拚出個什麼來。

當臨演的我們在不同看臺上扮演觀眾的角色,往往因為是背景的關係,所以很多時候其實是在等主要球員在場內拍戲,然後有需要我們的時候,就換我們迅速進入狀況。也因此,當臨演的我們往往在等戲發呆時,會突然被場上一陣旋風叫喊聲嚇到:場上一聲令下,就有一群人快跑向前猛衝,而且真的是用跑百米競賽的速度喔,迅速從後方衝往前方去推架機器。因為他們的時間,一分一秒都耽擱不得,只要還有天光,可以從不同角度多拍、重拍幾個take,就要跟陽光搶時間,沒有人在那邊慢慢來的。

片場如戰場,管你男生還女生、體力好或差,只要這個工作該是你負責的,扛機器、吊設備、推架子,沒有分別,就是得衝得搶得快。大家都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趕快合力把這件事情做好,因為還有下一件事情要做。

其中我很佩服的是一位拿Boom桿在收音的女生,那真的是沒有體力意志力跟極高熱情絕對會做不來的工作。話說收音既要在現場,Boom桿又不能被鏡頭拍到,所以一定得吊離畫面老遠。而這全要靠腰力靠臂力又靠背使勁才能撐得住,簡直就是人體阿科燈來著,但偏偏又不是大理石打的底座,怎麼能撐那麼久、還得隨著劇組狀況不斷調度,簡直就是神人來著。

「還可以嗎?那我們再來一個。」明明太陽就快西沉了,然而劇組人員還是不放棄,抓著天光要我們這些在二壘正後方的臨演再補上一個鏡頭,方才甘休。

你們一定是最愛陽光、最恨陽光、同時也拚命跟他作戰到底的一群人。

(下期待續,文化工作者)

(圖說)永瀨正敏在寒流低溫十度以下拍淋雨戲,敬業不喊苦。(電影劇照提供/果子電影)

延伸閱讀

【KANO臨演日記①:分類】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189

【KANO臨演日記②:混搭時代】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211

【KANO臨演日記③:敬業】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322

【KANO臨演日記④:嚴峻】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358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