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苗縣府毀田4年 大埔新農地 插新秧

自由時報/ 2014.03.14 00:00
〔自由時報記者鍾麗華、林欣漢/綜合報導〕苗栗縣政府「怪手毀田」四年後,大埔田地終於再度插上新秧!朱阿嬤的媳婦鄭景蓮說,雖然婆婆無法等到這一天,但務農一輩子的公公終於又有自己的農地可以耕作,「總要看稻子在土地上一吋吋長大,心裡才有踏實與歸屬感。」

強徵農地 逼死朱阿嬤

苗栗縣長劉政鴻強徵農地開發竹南特定區,二○一○年六月派出怪手破壞即將收割的稻田,「大埔阿嬤」朱馮敏不捨農田被毀,抗爭無效憤而自殺,聲援大埔農民的各界人士夜宿凱道抗議,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承諾「以地易地、原屋保留」,縣府最後畫了七公頃多農地,集中給被徵收的十九戶農民,其中只有陳文彬的農地得以保留。

朱阿嬤的田換到陳文彬附近,但滿是石礫、雜草且缺乏引水,光是整地就拖了三年,直到三月八日才重新插秧。

以地易地 整地拖3年

「土壤肥沃度明顯不夠,能不能長成不知道,但總是要開始,還是先插秧試試看。」朱阿嬤的兒子朱炳坤指出,田裡肥沃的表土都沒了,回填土還有磚塊、小石頭,光是整地就花了好大工夫,新的紅土較黏稠,沒有舊農地肥沃,且南邊有水、北邊無水,今年收成一定不好,要過個幾年,持續努力翻耕才能穩定。

大埔四戶之一黃福記農田,也因徵收案被迫一分為三,雖然無法種植稻米,卻也在住家旁的一小塊農田種植韭菜、高麗菜等蔬菜自用。

沃土不再 水路遭破壞

「這地本來就是我的!長時間精神上的壓力累積,真的是折騰人。」黃福記說,去年縣府強拆家門口圍牆,把灌溉水溝也破壞掉,現在無法種稻,只能自行埋管打水灌溉,縣府既然已不上訴,就該盡快清走廢土、恢復原狀。

台灣農村陣線政策遊說志工林子淩說,農田旁邊的建地價格已翻了好幾番,但建地賣的景觀,竟是大埔民眾拚命搶救才保存下來的農田景致,顯得格外諷刺。

協助大埔居民爭取勝訴的律師詹順貴表示,縣政府雖然「以地易地」,卻不把當初挖壞、破壞的農水路重新修築,農民找營建署出面開協調會,終於在上週農水再度流回大埔田,但還有農地沒法插秧,希望縣政府盡快處理解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