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人民幣急貶 該買還是該賣?

網路地產王/ 2014.03.14 00:00
文/朱美宙

◎ /前言/二月下旬,人民幣出現罕見大跌。雖然匯價已反彈,連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似也持續看升人民幣,但人民幣兌美元今年會不會突破6元大關,已經不再一面倒,人民幣的前景如何呢?

◎ /正文/人民幣在二月連番下跌,二月二十八日更出現近年來最劇烈的單日波動,當天跌幅0.86%,在人民幣向來受人民銀行嚴格管控,單日漲跌幅通常不會超過0.2%的慣性中,相當不尋常。

「人民幣還會再升值嗎?升值空間已經到頂了嗎?」中國自2005年七月對人民幣匯率進行重估,不再與美元掛鉤,迄今累計已升值30%,這次突如其來的劇烈波動,已經引起諸多揣測。

台灣開辦人民幣業務才屆滿一年,許多銀行業者推出優惠存款利率搶客,更有央行總裁彭淮南的強力政策支持,人民幣存款餘額已經超過2000億元,台灣的人民幣風潮才剛起,就遇上人民幣升值趨勢的反轉嗎?

■ 不再是「無風險資產」

人民幣的大跌讓很多人大感意外,由於人民幣連年的升值走勢,幾乎讓市場失去戒心。台灣部分高資產人士甚至把人民幣視為「無風險資產」,人民幣存款年利息為3%起跳,歷年又有3%以上的升值空間,即使不做任何風險性操作,光是在銀行做人民幣定存,就有6%的獲利。「這年頭要去哪裡找這樣低風險、獲利穩定的標的啊?」相較於投資債券型基金還要忍受淨值波動,在台灣開放人民幣業務後,這樣的概念很吸引人。

就在打如意算盤的人愈來愈多時,二月突如其來的人民幣匯率波動,急壞了一票投資人。首當其衝是台灣眾多的人民幣存款戶,3%以上的存款利息,看似誘人,很多人只怕人民幣回頭走貶,就要落得「賺了利息,賠了本金」。

其次,有許多金融商品是依人民幣升值的假設,設計成結構性商品,一旦人民幣貶值,就會產生虧損,但這主要是針對法人客戶或高資產客戶,台灣散戶只能購買「保本型」人民幣結構性商品,只要持有到期、不出場,頂多不賺,不至於大幅虧損。況且人民幣在三月第一週已經反彈,信心也回穩。

到底人民幣的未來走勢如何?央行總裁彭淮南在接受立委質詢時脫口而出:「貶值是應該要買,而不是賣吧!」人民幣貶值就是買點的話一出,市場解讀等於用他的金字招牌為人民幣掛保證。

彭淮南對立委說,人民幣貶值「有跡可循」,一二年時中國將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由0.5%放寬至1%時,人民幣也連貶好幾天,目的是扭轉外界對人民幣單向升值的印象,而二月下旬的匯率波動,也符合增加匯率波動性的政策。彭淮南報明牌,基本上也與投資界的預期相當。

■ 短期波動率提高

星展銀行環球金融市場資深副總裁王良享,就是看好人民幣未來三至五年仍會穩健升值的代表之一。他指出,人民幣匯率的短期波動率提高,有助於減緩套利投機,反而提供如中央銀行、保險公司、退休基金等長期投資者及海外個人逢低買進人民幣的機會。

根據國際結算銀行的外匯巿場報告指出,人民幣的交易量已躍升至全球眾多貨幣中的第八位,王良享認為,中國大陸在擴大資本市場,並引進長期投資的前提下,需要「穩健」的人民幣匯價,加上中國要避免資本帳開放時,人民幣一次性的大幅升值,因此人民幣今年還是維持2至3%的升值幅度,今年下半年有機會升破「六元」關卡。

匯豐環球資本市場亞太區財富策略部總監葉劍雄也是「破六派」,他預期年底美元兌人民幣會見到5.98的價位。原因之一是中國經濟的基調良好,雖然三中全會後定調經濟以改革為主,但匯豐預期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為7.4%;且中國仍有貿易盈餘,資金並沒有外流,出口又恢復雙位數的成長,經濟活動並沒有顯著放緩,人民幣匯價是貨幣正常的波動。

目前,一般人若要接受彭淮南「人民幣貶值就該買」的建議,在固定收益的商品中,主要有人民幣定存、直接投資境外人民幣債券及人民幣債券基金。宏利中國點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陳培倫指出,直接投資境外人民幣債券不受限於投資金額,且境外人民幣債券為人民幣計價,平均殖利率也高於人民幣定存,人民幣升值與債息可兩頭賺。然而,由於一般人不易取得債券標的,若直接投資人民幣債券基金,也能參與人民幣債券成長與人民幣升值契機,更因投資一籃子債券標的,較能分散信用風險。

■ 市場不再一面倒看好

值得注意的是,市場上不再是一面倒地看好人民幣升值,即使預期升值走勢,幅度也比以往小。

瀚亞投資固定收益部投資長黃文彬,原先預期人民幣溫和升值2至5%,最近已修正為1至2%。他指出,人民幣已經大幅升值,中國國內工資也大漲,在實質有效匯率上,人民幣已經偏貴,為了維持競爭力,再放手升值的機率不高,因此人民幣的升值空間已不若以往。不過,中國要增設境外金融中心與設立境內自由貿易區等加速開放中國境內資本市場的措施,人民幣也不太可能由升轉貶,只能維持溫和升值趨勢。

受《財訊》之邀,四月即將來台灣訪問的中國大陸《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也是挑戰「人民幣不再只升不貶」的代表之一。宋鴻兵說:「全球經濟環境已經改變,不能再用前兩年來的心態來看人民幣的走勢了。」他強調:「人民幣雖然沒有大幅貶值的可能,但升值空間也不大。」

宋鴻兵估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區間,今年約會落在6至6.4之間,呼應了國務院將擴大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區間的政策目標,一反多數人期待今年仍有機會見到「五」字頭的「破六」走勢。

從國際與中國境內的經濟情勢來看,宋鴻兵認為,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愈來愈大。一是美國量化寬鬆政策的退場,美元強勢,資金持續流出新興市場,中國不容易置身事外;二是許多新興市場貨幣都出現大幅貶值,中國的出口業飽受壓力,自然不希望貨幣過度強勢,人民幣短暫的放手貶值,可說是製造業的及時雨。他還透露,東南沿海的製造廠商因為有人民幣貶值的預期,並不敢大量接單,以免匯損吃掉獲利空間。

宋鴻兵人在中國大陸,對於台灣現況不太了解,但一聽到台灣有許多人看好人民幣持續走升而搶購,使得人民幣存款激增,他連忙說:「一定要把全球資金流動的狀況考慮進去,一四年的國際情勢變化仍多,人民幣勢必也會有嚴峻考驗。除非美國量化寬鬆退場暫緩,人民幣才會重起強勢升值的走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