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實習日誌:第一次採訪,總是這麼的不堪回首

立報/本報訊 2014.03.13 00:00
圖文■張元杰

今天(3/12)是第一次跟著跑新聞,幸運的得到了一個比較簡單的活動——「台灣國際兒童影展」。過程大概就是:小朋友們來到現場—主辦方台視的主持姐姐宣布活動開始—小朋友們和影展娃娃tiffi一起跳舞—合影留念—小朋友到便利店給買影展票—合影留念。

(上圖)攝影記者們交流經驗的高端場面,菜鳥我「外行看熱鬧」中。

客觀點說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活動,但我完成的可是一波三折,可以用「2+2+2」總結。

首先,這個過程裡遇到了兩個困難。一是,尋路難,用手機GPS定位找到活動地點的時候,我還以為我走錯了。完全沒特色的一個7-ELEVEN,只是玻璃幕牆上有影展的貼圖。雖說路線並不複雜,可是對我而言都是完全陌生,一邊走路一邊想「當記者要是方位感不夠好,讀不懂地圖,還真是發布會結束都找不到活動場地。」說不定實習結束的時候,我已經像陸戰隊一樣被訓練出了良好的野外搜尋能力。

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幹什麼?剛到現場,完全沒經驗該做什麼。多虧了林佑哥和其他媒體的攝影叔叔們,他們早到了活動現場,在交流一些攝影經驗。看到我來了,他們非常熱情的跟我打招呼。坐在椅子上有點茫然,林佑哥跟我說:「可以跟著其他媒體的攝影記者,看看她們是怎樣提問的。有用的就可以記下來,在這個過程裡,可以思考她為什麼這樣問,如果她有沒問到的,你還可以問什麼。總之就是要跟著去觀察啦。」林佑哥給我說不遠處一個正在聊天的女生就是記者。得了這個指點,我才如夢初醒般的找到像「便衣」一樣的美女姐姐,在她身邊開始細聽,而後又有了自己的發問和其他的採訪。

下面還要總結一下採訪中的兩個失誤。第一個超級囧的失誤就是:沒有問清楚所有受訪者的名字,引用的時候不能給出明確可信的稱呼。尤其是採訪中遇到的超級可愛的小朋友,足足跟他聊了15分鐘,最後竟然忘了問名字!我都快讓自己給蠢哭了!第二個失誤就是:準備工作做得不夠。一張嘴,就發現自己問問題很生硬,不能切中要害。回去的路上,就開始各種想到還沒問的問題,還沒問到位的問題,問的奇怪的問題。

採訪的前一天晚上準備一下,瞭解一下採訪的內容是很必要的。否則,像今天一樣去了現場,就會覺得自己還沒進入情境。老師說,台灣很多電視記者問了蠢問題會被罵。當時還很奇怪,為什麼會問這麼無聊的問題。自己採訪之後,終於明白了——準備的不夠,不了解情況,又沒經驗不會變通一定會問出蠢問題!

最後還要有兩個感謝。第一,要感謝抽空就會指點我的各位老師和哥哥姐姐。仲書哥採訪完了還等我問完了最後一個問題,都沒有催我,聽說我是第一次寫稿,路上還指點寫稿的基本構思,適宜的字數,一定要寫什麼,要排除沒用的資訊……這些超有用的入門技巧,仲書哥都有條不紊的告訴我。他截稿之前要寫今天的稿子還這麼照顧菜鳥的我,不吝時間的給我建議,菜鳥超級感動能跟立報的記者從入門學起,因為會把很多不懂得東西消滅再萌芽,老師和記者哥哥姐姐們的一點意見,就可以少走一些彎路。

好了,不多矯情。還有第二個要感謝的人就是——被我採訪的不知名的小導演。跟他聊了好久,問他可不可以問幾個問題,他亮晶晶的大眼睛帶著一點拘謹,想了一會,鄭重的說:「可以啊。」他的童言童語讓我有一種回到小時候的感覺,一問一答的15分鐘跟他的距離越來越近。記得問他對得獎有沒有什麼期望,他告訴我:「不知道哎,大概不會到金馬獎那種程度吧。」讓我笑了半天。最讓我吃驚的是,採訪結束的時候,他非常珍重的跟我說:「謝謝你哦。這是我第一次被人採訪。我有點緊張。」一瞬間被他的單純和天真打動,我告訴他:「應該我謝謝你才對。今天也是我第一次採訪,我也有些緊張,多虧遇到這麼好的小朋友,超級配合!」他笑了。

總結一下,今天的採訪就是:兩個困難,兩個失誤,兩個感謝。

寫的稿子,那麼幼稚,忘記問受訪者名字這種糗事也做了,真是一下子心理負擔減輕了。

不知道,記者們第一次採訪會不會都有點緊張、慌亂,反正我的第一次採訪是有點「不堪回首」,想想就臉紅。

知恥而後勇吧!(西北大學新聞系、世新新聞系交換生,台灣立報實習記者)

▲活動紀念照片。我採訪了前排右二的小男孩,他超NICE,謝謝他。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