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冬奧閉幕導演 為「華麗夢境」新馬戲帶來詩意

yam蕃薯藤新聞/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2014.03.13 00:00
【2014冬奧閉幕典禮編導 攝影師世家技術傳承】
  2014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邀請到了長期幫太陽馬戲團、奇幻馬戲團創作出許多精彩作品的導演丹尼爾.芬茲.帕斯卡,他曾經獲得紐約戲劇委員會最佳導演的提名,是一個享譽國際的藝術創作者。2006年擔任冬奧閉幕典禮的創作兼導演,深受國際讚賞,以此表現獲得瑞士頒發的表演傑出成就獎,2014年冬季奧運,丹尼爾.芬茲.帕斯卡更再度受邀,回鍋擔任閉幕典禮導演。   出生於瑞士,流有義大利血統的丹尼爾,來自一個四代傳承的攝影師家族,曾祖父打造的暗房,在他童年裡留下鮮明的記憶。也因為如此,身兼燈光設計的丹尼爾,總是自童年與懷舊中汲取神祕的靈感,將作品打造得宛如若隱若現的顯影過程,場面調度有股濃厚的剪接感,好比一張張散發光暈的老照片隨時光流動,讓他的作品總是展現華麗而夢幻的視覺印象。 【詩意新馬戲 向俄國大師契訶夫致敬】
  小丑與雜技的劇場藝術,對丹尼爾而言,就像是夢與變形最理想的詮釋者。因為和現實保持距離,創造了接觸神祕的可能性,可以進入回憶的時空、也能探看文字還未觸及的視野。雜技本身其實就是一種隱喻,對抗沈重的地心引力、試圖挑戰極限、在平衡間遊戲;雜技的身體,如最初成形的象形文字,描繪那些飛起旋又掉落的片刻。小丑則是在玩笑和荒謬之間,具現了思想和情感的跳躍。丹尼爾在其中看到飛翔的可能,認為這種輕盈的狀態,正可以展示事物隱形的面向,他稱之為「輕撫的劇場」。   這種「輕撫」美學在《華麗夢境 — 給契訶夫的一封信》中,完美詮釋一位讀者和作家的對話。丹尼爾讓他個人的想像,想像契訶夫筆下的人物與現實生活,一同進入契訶夫在病榻上的夢;自由拼貼、流動的細節、重疊的綽約人影,人生片段好比雪地裡油燈照耀的浮光掠影。 【精練簡潔的視覺調度與身體意象 回應契訶夫筆下的人性與生命】
  導演以精練的轉化手法回應契訶夫強調簡潔的寫作風格,舞台視覺以大量的白與些許的藍為基調,呈現遙遠雪國的冷沁與浪漫,紛飛的紅暗喻斑斑的咳血、肺癆消耗的生命,卻也意味著對藝術生命的熱愛和激情。溜冰女子令人聯想到《帶小狗的女士》;跳著幾近滑倒的踢踏舞、仍勉力維持平衡的少女,如《凡尼亞舅舅》中的索妮雅;而垂吊半空、玩著大吊燈上的圓形冰塊的,似乎是《三姊妹》。台上的演員彷彿在《櫻桃園》的大宅邸裡最後一次歡暢地高歌,像無聲默片裡的人物惡作劇,在昔日的夢裡想像與嬉戲,為了和過去告別,為了向生活前進。   契訶夫的作品冷靜、批判,正視誨澀與沒落,不免予人淒涼感;但在機智的對白和嘲諷中,卻又見輕快的希望和對世事明亮的洞察。丹尼爾在劇中安排小丑探詢人生真義,小丑雖和我們同是庸碌之輩,可是身段滑溜、進出自在,更懂得舉重若輕。這封給契訶夫的信,有著十九世紀末俄羅斯的風土情調、氤氳的抒情,尋找靈魂的小丑在其中穿梭,引領觀眾品嚐契訶夫作品裡微妙的人生滋味。一如他在死前飲下了一杯久未喝到的香檳,這封由音樂、光影、雜技和幽默所寫就的「情書」,也將契訶夫字裡行間的留白與心靈轉化為輕盈的氣泡。現實如夢、夢即真實,靈感上鉤時,同小丑在笑裡拭淚,與雜技享受飄浮的詩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