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天災保護少 亞太都會貧童陷危險

立報/本報訊 2014.03.11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加德滿都一名12歲男孩擔心,如果下大雨或地震,他工作的簡陋磚廠就會崩坍;雅加達的街童表示,他們在天氣很熱或下大雨時會生病,因為他們無法取得足夠的食物;菲律賓馬尼拉貧民窟的兒童每到雨季時,都要躲進擁擠的避難所一到兩週,才能躲避高升的水面。

援助任務重偏鄉 忽略都市

根據《湯森路透基金會》報導,國際環境發展學會(IIED)和國際兒童計畫組織(Plan International)公布一項最新報告指出,亞洲都會區的貧窮兒童是災難來襲時最脆弱的一群,然而整個地區卻很少針對這個族群施行減災風險計畫。

「對於這些都會貧窮區域兒童所面臨的環境風險,還有氣候變遷將如何影響他們的健康,我們所知甚少。我們對於如何強化這些兒童復原能力的了解更少。」報告指出。

該報告譴責,以兒童為中心的研究及援助工作多有偏見,以鄉村地區兒童為主。少數以都會區兒童為目標的計畫則傾向於著重災害預先準備、早期警告和回應,卻未將重心放在導致兒童脆弱性的根源,例如都市發展政策及計畫等;報告指出,這是因為後者需費用較為昂貴。

此外,報告補充,災難預防倡議行動大多以學校為出發點,這讓許多最貧窮、最脆弱兒童給排除在外,他們可能被迫得工作,或因為學費太昂貴而未能上學。

對那些必須承擔家務等額外負擔的女孩來說更是如此,大多數家庭都以教育男孩為優先。

這份在孟加拉、尼泊爾、菲律賓及印尼首都所進行的研究,敦促政策制定者及非營利團體將兒童納入制定中的減災風險計畫中。

「雖然兒童在許多方面都面臨不成比例的風險,他們並不只是受害者;在足夠的支持及保護下,兒童對壓力及創傷也有著強大的恢復力。」報告指出。

報告補充,這4個城市裡的兒童「對減災風險計畫有著令人驚豔的各種看法」,這駁倒了認為年輕兒童缺乏知識及能力、無法做出有意義貢獻的說法。專家表示,亞太地區是世上都市化速度最快的地區,全球18歲以下人口中有半數(約11億人)居住於此,當中許多國家是災難及氣候變遷來襲時最脆弱的地方。

日常風險更易致命

亞洲地區的大都會中,有大量人口為嬰兒、兒童及青少年,這種青年膨脹現象(youth bulge)讓兒童開始成為減災風險計畫的關注重心。

報告指出,全國平均數據顯示,都市兒童的生活一般來說比鄉村來說更為充裕,但實情是有數億都會兒童處於赤貧中。低收入的非正式居所可能會造成嬰兒及兒童的死亡率及營養不良率提高,這些住所的飲用水、衛生情況、基礎建設及健康照護等通常品質低劣,其中也包含興建於陡坡或洪氾區等危險土地上的住宅。

在訪問貧窮兒童時,許多人表示危險的工作環境、骯髒的居住環境及糟糕的環境管理是他們健康及生存的最大威脅。舉例來說,馬尼拉13名接受訪問並擔任拾荒工作的兒童全都表示,他們至少目擊過一場謀殺事件。

「這項普遍發現很重要,因為這再次確認了減災風險計畫需要與長期行動配合,處理長期發展不足,導致都會地區兒童(及其他脆弱族群)風險的問題。」報告指出。大型災難可能會導致人命、健康及財產的巨大損失,但像是受污染的食物、經水傳染的疾病或其他小型災難等「日常風險」,其實影響了更多兒童及他們家人的生命。

青年團體以行動解決問題

儘管有種種障礙,青年團體已經開始著手處理減災風險計畫議題。該報告以馬尼拉都會區外的「青年同進退」(Youth Bind Together)為例,該團體正處理都會區的污染問題及隨之而來的健康風險。他們提高大眾認知,敦促政府制定條例,要求規範所有工廠公布他們排入河中的化學物質。

另一個草根組織都會貧窮環境社群(UPES)則在2007年創立於尼泊爾南部靠近印度邊界的畢古尼(Birgunj)。組織由來自當地最貧窮區域的年輕志工所組成,他們幫助許多家戶取得貸款,用於興建排水溝、衛生設施及飲用水等基礎建設。

但報告指出,這類善行仍是少數,兒童參與社區決策過程的情況通常只是「象徵性的參與」。

此外,近來的經驗也顯示,地方政府並未將以兒童或青少年為中心的計畫,看得與包含整個社群的計畫一樣重要。「挑戰在於,確保兒童被納入那些以社群為中心的地方層級永續計畫。」報告指出。

(圖說)菲律賓拉古納省聖彼德羅鎮遭凱莎娜颱風重創時,孩童蹲坐在被大水淹沒一半的房屋中向外望,圖攝於2009年9月30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