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連勝文漫天謊言的悲情牌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3.11 00:00
住帝寶是擔心安全不保,遭槍擊後那一陣子,「真正是風雨飄搖;受了傷後第一次真正走在大馬路上,是受傷六個月之後」,這是連勝文宣佈參與台北市長國民黨初選後,接受中天新聞台電視獨家專訪時的回答。他說,那段時間,也就是受傷後走上大馬路之前的半年期間,「基本上是躲起來的」。說這話時,連勝文表情略顯悲悽,聲調也充滿了令人動容的不忍。

六個月,好長一段害怕恐懼難熬不堪的悲情日子!卻不是事實。

連勝文不應該不記得的。那是2011年1月24日,距離2010年12月26日連勝文碰上離奇槍擊案這天,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連勝文就公開出門,公然出現在大庭廣眾眼前,看不出來有任何要躲起來的意思,抬頭挺胸站在金衛醫療TDR正式發行掛牌典禮的舞台上,大聲對著攝影鏡頭和台下群眾強烈推薦金衛TDR的前景,具體描繪金衛醫療在台灣將要開發成功的兩岸醫療生技商機。根據媒體當天的報導,槍傷尚未痊癒的連勝文,那天臉上還貼著膠布。如此搏命露面,據了解,很令在場人士印象深刻;也就是這樣的畫面,加深了金衛TDR說服股民掏腰包買進的力道。後來的發展是,連勝文的基金賺到了TDR募集的近億元資金,穩賺不賠;不少相信連勝文而購買金衛TDR股票的小股民,一路買進,卻一路套牢,金衛股價腰斬又斬,成為真正受傷恐懼的受害者。至於金衛醫療集團在台灣的投資大餅,至今仍是尚未實現的空白。

說謊,已經不是連勝文2014年以來的第一次了。從今年初確定有意參選,必須接受公眾檢驗之後,連勝文面對質疑,多半以不誠實的回應搪塞。最早,是否認開過一瓶20萬紅酒;接著,連在哥倫比亞大學讀書曾住在美國紐約市69街上川普大廈第34B單元的事實,都不肯承認。2月底,股票買賣涉違反證交法的辯解說詞和幕僚完全矛盾;現在,用煽情的說法為自己住豪華帝寶找理由,依然藏著謊言。

關於紅酒,那篇報導明明是2012年9月出刊遠見雜誌所做的連勝文獨家專訪專輯。訪談中,連勝文曾經大力推薦接班他悠遊卡公司董事長職位的至交好友巴克萊董事總經理楊應超,在遠見雜誌撰稿者的訪談中指出,「一回在香港幫連勝文慶生,大家合夥送了一瓶1982年的紅酒(價值4萬5千元港幣),現場連勝文很自然把這瓶名貴酒打開,跟朋友分享,讓楊應超大吃一驚」。4萬5千元港幣折合台幣20萬元。這項報導刊出一年三個多月,連勝文和楊應超從未向遠見雜誌提出更正要求,顯示這則紅酒價格報導的真實性不容懷疑。直到美麗島電子報由本人寫作,標題為《連勝文打律師恐嚇牌?》一文引述,於今年一月公開刊出廣為媒體轉載報導後,連勝文第一時間的回覆,是由朋友李德維接受中國時報記者訪問指出,酒是別人送的,連勝文不知道價錢。

接下來沒隔幾天後的公開活動,記者詢問出席的連勝文開一瓶高價20萬紅酒大家喝的問題;連勝文在電視新聞影片為憑的報導中回答說,酒的價錢其實是十位朋友一人出了1000元港幣買的,價格是1萬元港幣,台幣4萬元,不是20萬元。

連勝文不顧遠見雜誌早有刊載的白紙黑字報導,說了不誠實的話也就罷了。一月下旬,目前仍任職巴克萊銀行,有知名分析師美譽的楊應超,從工作所在地香港來訪台灣,安排了一次一家電視台的獨家專訪,對著電視鏡頭說,那瓶七,八年前同事共同購買,他親口說價值20萬台幣的名貴紅酒,其實價錢不是20萬,是他記錯了;他還說,同事們找出了當時購酒的單據,查證的結果是大約1萬元港幣。楊應超是公認的鴻海專家,股市分析力極強極準,身價極高,國際聞名,在業界備受尊敬;這一番為連勝文紅酒20萬改口而為4萬台幣的說詞,很令同業錯愕;也為他竟然要在遠見雜誌一年多以前他說過的名酒價格,替連勝文做了難以讓人相信的修改感到不值。

楊應超是股市超級分析師,按道理不應該弄錯酒的價格,更何況,1982年的拉菲酒,究竟價值多少?網上都可以查到。楊應超涉及此事被追究起來所付出的代價,不只是專業執照,專業倫理,恐怕還有分析師最重要的操守誠信問題。

奇怪的是,在連勝文口中一度20萬變4萬的那瓶紅酒,後來又改變版本,成為2萬元。到底連勝文那日開的紅酒價格如何?至今,遠見雜誌並未更改他們那一期楊應超所說的港幣4萬5千元的報導。連勝文的這一酒價說法無法吻合的說謊紀錄很容易被確認。

紅酒事件還不到十天,連勝文又說了一次謊言。

這一回,他不僅不承認美麗島電子報特稿指出,他曾經居住在美國紐約豪宅川普大廈;曾經邀請哥倫比亞大學同班同期台灣籍同學回到川普宅邸,向同學說明家中傢具由友人贈送的往事,還公開否認當年曾向同學表示出入過美國花花公子俱樂部。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在接受記者質疑提問時,連這篇《當連勝文進出花花公子兔女郎派對》文章中所引述的消息來源,一位哥大同期男性同學都不認識,指稱文中描寫「都不是事實,是造假,捏造」,所說的人都不認識。

哥大法律研究所當期和連勝文同窗的台灣人只有4位,其中還有女性,依常理判斷,連勝文說他都不認識,難以讓人置信。更值得注意的是,連勝文曾經在媒體刊出的訪問中,提及自己住過川普大廈。2005年,他還向一位聯合報記者表示,住在紐約時帶朋友回到他紐約市中心曼哈頓區的住宅,請友人從高樓往下看,還問友人「看到的是什麼?」友人說的是夜景繽紛,愛美食的連勝文開心的說,他看到的是一千多家餐廳。

曼哈頓,正是川普大廈所在地。

連勝文的母親連方瑀被報導的美國資產中,早早就登錄著在連勝文就讀哥大時期,就擁有了川普大廈的房子。這些事實佐證,輕易就揭穿了連勝文這一波的謊話連篇。

正式宣佈參選記者會的2月24日,連勝文受到他是否涉及股市內線交易,操縱股價的挑戰。主要的原因是,連勝文從2005年起拉抬個股動作效應極強,贏得「股市連來瘋」稱號。他介入的喬山,金衛TDR和鐿鈦等個股,股價在他背書後明顯大幅上升,他個人持股引起關注。

這一次,連勝文的回應依舊與真相不符。

2月25日接受廣播節目訪問時,他回答說「一股沒賣哪來內線」。同一時間,他的幕僚秦蕙媛卻在自由時報刊出的報導中說,連勝文鐿鈦股票「在法說會之前都出清了」。另一位幕僚游梓翔在前一日下午電視節目中辯護說,連勝文的「鐿鈦這支股票虧了錢」。

兜不攏,也說不明白。連勝文和幕僚只會用情緒性罵人的字眼回應做擋箭牌。

最近一次的謊言悲情牌,為的是替他居宅於金權意味濃厚的帝寶做澄清。這項電視獨家專訪3月3日晚間8點到9點在中天新聞台播出。訪談中提及他罹患癌症克服病魔的過程;他悠遊卡公司董事長任內的佳績,他「只差0.5公分」的槍擊案。當節目進行到19分至21分的2分鐘當中,連勝文回覆主持人提出他住帝寶被批評的問題時表示,他本來最喜歡的是原來和父母一起住的地方,「那裡生活機能好」,雖然舊了,是35年的住宅,但是他一直不願意搬到信義計劃區;不過「真正發生問題的是受傷之後,我只能說那一陣子風雨飄搖,真正的風雨飄搖。我受傷後第一次走在大馬路上,那是受了傷6個月之後。那天,突然我發現有6個月沒有在外面大馬路上走過,感覺像土撥鼠一樣,冒出來了,春天來了終於冒出來的感覺」。

接著,連勝文解釋,帝寶是媽媽名下的房子,槍擊案後,流言很多,他的人身安全可虞,甚至還擔心有人再補一個動作,才搬進了保安嚴密的帝寶。他再三強調,那段時間,真的是非常沒有安全感,「基本上是躲起來的」。說這番話時,連勝文的語調低沈,表情肅穆。

主持人沒有追問他受傷還不滿一個月,就出場為金衛TDR拉抬背書股價的舊事。繼續出現在電視畫面上的,是槍擊案當晚,連勝文父親連戰先生忍著悲痛在郝龍斌造勢場上的感人講演。

鏡頭再回到連勝文時,主持人笑問連勝文是不是掉了眼淚;連勝文有些靦腆,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槍擊案的遭遇令人同情,不言可喻,台灣全民上下莫不感同身受,記憶深刻,也曾誠摯為連勝文祈願祝福。可是,這樣的情感認同投射,卻無法掩蓋連勝文這番悲情訴求解說背後謊言連連的真相。

說謊,一次是意外;兩次,或許是不小心。三次,四次呢?參選公職的政治人物,誠實是基本條件,根本要求;連勝文任意踏踩這條紅線還不自知、不自覺,是自欺欺人,還是自欺欺負人?欺負選民,欺負公理正義?還是欺負藐視台灣的體制,中華民國的價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