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鳳代理校長謝捷晃:十年一覺大學夢 誰是下一個高鳳

自由時報/ 2014.03.10 00:00
記者葉永騫、李立法/專題報導

「大學教育乃百年大計,皆賴吾人畢生奉獻心力,始臻境界,願我高鳳師生以提升學術文化,增強國家競爭力為使命,勿忘勿懈,誠駕勤業。」這是高鳳數位內容學院已故創辦人洪水法,在興學記裡對高鳳人的殷切期盼。無奈十年一覺大學夢,百年樹人大業無以為繼,走上退場之路。

臨危授命處理私校退場首例

高鳳在十年內換了七名校長,仍難力挽狂瀾,收拾殘局的是高鳳發言人謝捷晃,他臨危授命接下代理校長職務,以最短的時間協助學生轉學,摸索史無前例的私立院校退場之路。

謝捷晃認為,「高鳳絕對不是最後一間退場的私校」,大環境對私立技職院校十分不利,他建議教育部修改校產基金的動用規定,保障教職員的權益;其他私校也應全面提升辦學品質,若只是一味衝高招生數,最終仍會因僧多粥少而走向退場一途。

八○年代,教育部開放大學設立,有意到屏東縣設校近十家,後因時空環境轉變,大都打退堂鼓,只有高鳳堅持設校,光是籌備建校就花了六年時間;等到九十三年正式設校時,已錯過前三年的招生黃金期。

謝捷晃說,比起縣內其他六間技職院校,高鳳最為偏遠,交通也最不方便。雖然該校的動漫設計等數位內容系所都站在潮流尖端,師資堅強,但縣內每年畢業的高中職生不到五千人,在地理環境上就落居下風;加上缺乏財團支持,面臨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窘境。

高鳳在十年中僅一年達到收支平衡,其餘都處於虧損狀態,最高峰時期學生僅兩千兩百多人,連教育部設定的三千人最低門檻都達不到;辦學經濟規模不足,資金缺口擴大到三億元,難逃停辦命運。

媒體出身的謝捷晃說,今年一月間,教育部與高鳳達成退場共識後,教職員工紛紛另謀出路,學校也積欠他將近一百萬元薪資;而他兼任學校總務長等多項職務,仍要處理學生轉學及員工欠薪,並全力安撫師生、家長的不安情緒。少子化的衝擊又急又快,學校延攬教育界菁英擔任校長,終究無法救亡圖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