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哈巴狗電台:鹿鹿要回家(二)

立報/本報訊 2014.03.09 00:00
■陳真

有一天,急診值班,一個狼狽不堪的憂鬱症病患因企圖自戕被119送來,滿臉傷疤污垢血漬,說她無路可走,哭求住院。我說沒問題。血液生化數據顯示有些內科問題,但內科醫師認為憂鬱症才是主要病症,拒收住院,可是當時精神科已滿床,短期內難有空床。隔天,急診催說若不收住院就請她離開,急診床位須保持暢通。

我把這困境告訴病患,她大哭,說她無路可走,我無語以對。當時,急診護士一再表明急診床位不能久佔。我很為難,當下湧上一個念頭,我心想:我穿這一身白袍,在這樣一個巍巍峨峨姿態萬千的大醫院裡,所為何事?如果我連這樣一種慘況都能見死不救,那我做這工作究竟有何意義?我甚至連當個「人」都有問題了。當時心想,如果我到最後仍然還是必須把這樣一個病人趕走,那我也決心要同她一道離開醫院,因為我沒有資格再當一個醫生了。

後來,終於擺平種種困難,成功收她住院,也幫忙解決了許多有關生存的問題。她身無分文,半年後離院時欠了醫院一大筆醫藥費鉅款,但我還是讓她健康出院。

想到眼前這隻快變成化石狗的鹿鹿,幾天來常想起急診這件事,兩者處境類似,但難度更高,畢竟在醫院有一整個醫療團隊可共同面對各項難題,但若要救援這樣一條滿身傷病的流浪狗,卻完全不是我目前的生活處境與居住環境所能為力。

6、7年前有一天,醫院宿舍前來了隻大黑狗徹夜慘叫,鬼哭神號了一個晚上。護士抱怨整晚沒法入睡,揚言找環保局來「清理」。我請她們刀下留狗,給我一天時間。當下找來獸醫,連吹箭都帶來了,準備強制就醫,因為牠腿斷了,而且做勢咬人。這隻狗現在跑很快,宛如黑神駒,速度快過飛鳥,有一回還騰空躍起撲下一隻麻雀,遭到我的痛斥。這就是目前「很不狗道」地被我收養的黑皮(英文名 Happy),外號阿憨。

之所以硬著頭皮收養是因為阿憨當時已4歲,體型大,加上是黑狗,夜裡只能看到兩顆眼珠發出綠光,全身其他部位統統看不見,賣相不佳,沒人要,我只好自己養。但因家中只有我們兩人,經常得為牠放棄各種外出機會。後來,從鄉下搬來擁擠髒亂的城市後,環境更不允許,養牠已幾乎是一種不可能的任務。

養一隻已如此艱難,不可能同時養兩隻,空間不夠,街坊鄰居更不允許。因此,我們可以救鹿鹿一時,但若想救牠一世,就得需要仁人志士伸出援手,給牠一個家,否則這小狗也差不多就毀了。

走在街上,抬頭看天上藍天白雲,心裡常有這樣一份感受,你也可以說這是一種籲天吧:天地偌大,難道容不下這樣一條無助的小生命?

(醫師)

圖說:莫斯科的流狼狗,圖攝於2008年2月2日。(圖文/維基共享資源)

延伸閱讀

哈巴狗電台:鹿鹿要回家(一)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062

哈巴狗電台:ET要回家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875

哈巴狗電台:吸血鬼一族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691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