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南管+現代舞 林文中「慢搖•滾」

民生@報/陳小凌 2014.03.06 00:00
圖說:林文中「慢搖•滾」彩排。兩廳院提供。

【文/陳小凌】現代舞、南管、融合現場的鋼琴聲,更加入流行音樂--伍佰的「夏夜晚風」與南管唱腔心境相呼應,有許多破碎的片段,在《慢搖•滾》中,舞者和樂師以各種不同的方法詮釋「愛情」。

編舞家林文中表示,這次不同於2011年的《小南管》,終於實現「讓樂師和舞者一起在舞台上跳舞」的夢想。讓「當代」與「古典」在詩意的劇場敘事中,聲身相映、異拍即溶。3月7日至9日於實驗劇場演出4場,目前票券已全數售罄。

2011年編創《小南管》時,完全不會南管的林文中,邀請學妹林雅嵐跟幾位南管老師來舞團,花半年的時間讓舞者學習南管及梨園戲的肢體訓練。本來以為會做出一個現代舞版的西廂記,結果後來卻變成了一個很像南管補習班的有趣結業呈現。

這個出乎大家意料的節目,亦成為台灣第一個進入東京藝術節(F/T)的舞蹈節目。就像過去曾有許多編舞家使用西洋古典音樂一樣,在這兩次的創作中,林文中並非想重新拆解南管,而是要將南管中的韻味、節奏、手姿等元素融入現代舞中,發展並詮釋獨特的舞風,讓現在年輕的新生代對於較不熟悉的南管音樂有新的認識,培養對現代舞與傳統的新感動。

當音樂與身體放在傳統/現代、東方/西方,這些被約定俗成相異的情境裡,如何才能不被視作跨界相遇,而能夠心靈相通地在一起?在《慢搖‧滾》中,林文中嘗試將南管用舞蹈演繹的方式,回到人們對音樂直覺與感受的起點,而樂師與舞者回到一種本能的純真與自由。

源於數百年前的南管古音,本是古人的搖滾流行,「忘我」則是它的搖滾精神,寄幻想於現實之不能,一如用流行歌對話這個世界。儘管南管曲調中多見壓抑的愛情、被動的女身、不被俗世容許的畸戀,到了今天,為何還能催動人心傾聽?在音樂與身體的各種交手對話中,延展出人與人關係的具體形貌,原來人都需要勇氣,或者需要被傾聽。

療傷情歌千古不變,南管與流行音樂,都可能是斷腸詩。當人們隨音樂起舞,那些愛情與關係中的欲望與背叛、歡愉與痛苦、喧囂與孤獨,以身體一一超渡。現代音樂的即興元素也增加了整個作品的實驗與多元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