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心跳的聲音:空間解消、地緣永在

立報/本報訊 2014.03.03 00:00
■張義東

二戰後歐洲,沒落貴族兩強夾縫裡勉力昂首;「蘇東波」,冷戰結束,一夕「推平世界」;歐洲化,說既是小型全球化,也是面對全球化堂堂回覆。歷史,寫來彷彿存在已合理,風浪隨緣飄。

真是這樣嗎?

向西拉丁日耳曼對上向東斯拉夫糾結,烏克蘭瞬成權力真空之際,南方俄軍趁勢開拔,舉世震動,抨擊四起。

媒體回首前塵,不只看見喬治亞、車臣、布拉格,一路直連東正教、基輔公國,以及19世紀俄皇亞歷山大三世說的,俄羅斯只有兩個盟友,它的軍隊與艦隊。

世界社會裡紛紛擾擾,爆發起來,常見被遺忘的那些人、那些事,振袖捲土而起。千堆雪裡卻原來層層疊疊,前現代、現代、後現代,蜿蜒理不斷,一團線頭眼下落在怎麼空間解消也依然常相左右的地緣政治上。

俄羅斯這廂自視人道干預、義師旗正,為匡勘其謂烏國極右派亂象,持國會同意而來,號稱秉憲合法。

一國內政,輾轉隱然歐戰,內中其來有自。自俄觀之,所謂威脅,非是烏克蘭受之於俄國,而是俄羅斯受之於西方。各式口惠與條約裡,俄與美歐互稱夥伴,一派融融,地圖一攤,卻見華約成灰已成往事,北約卻直直到了俄羅斯門前。

那麼至少保住一群親俄的國家條裹在前吧,當然,還有《戰爭與和平》背後的克里米亞,一直都在那的黑海艦隊。

如何落幕,未可逆知,讓烏克蘭重回兄弟懷抱,那就實屬瘋狂,如若扶植親俄,抑或分國而治(東烏克蘭的重工業可以更親俄些)或自治,或甚至俄裔6成的克里米亞共和國由屬烏改屬俄,當是俄之所願,至不濟也得鞏固黑海。

此番美歐失算,眼下面對蒲亭的「新帝國主義」,束手無策。烏克蘭也是,所以兵不血刃,接管無礙。但是俄羅斯能否步步稱心,歸結還在烏克蘭人民與美歐如何拆招,而且,全球年代的地緣政治也非是以往那樣單純規格了。

早在蒲亭最早剛主掌聖彼得堡市政府國際事務委員會的1991年,Sassen的《全球城市》就讓我們看見了,物理空間的社會關係沒那麼容易擺脫。

風雲丕變,地緣政治的冷靜算計,歐盟與北約東擴,如今是俄羅斯,和平也讓位予軍事。原來全球化裡,空間其實並未解消。只是,在複雜虛擬了從地方到全球、過往到未來數不盡層疊錯綜的新空間關係裡,機關,是怎麼也算不盡的。

(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助理教授)

圖說:位於克里米亞辛費羅波(Simferopol)市郊村落的烏克蘭軍事基地外,一位烏克蘭軍人看著俄國軍人,圖攝於2014年3月3日。(圖文/路透)

延伸閱讀

心跳的聲音:歐洲理念與左派黨的成長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735

心跳的聲音:百年一瞬光影中的馬克思主義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087

心跳的聲音:2030年超越德國?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6673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