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國際環境評論:烏克蘭變局與北京的糧食安全戰略思維

立報/本報訊 2014.03.03 00:00
■倪世傑

烏克蘭情勢幾乎讓所有中東歐問題專家失算,如同1989年的國際關係學界一般,幾乎無人能夠預料與設想當2013年12月烏克蘭終止與歐盟就自由貿易協定問題談判,轉與俄羅斯簽署貿易協定的3個月後竟演變為經濟學人雜誌所加封的「二月革命」(February Revolution)(註1)。究竟這是一場「政變」(coup d'état)還是革命,純粹看評論者是如何擺弄憲政主義的位置。相當弔詭的是,以法治精神著稱的歐盟相當快速的承認了新政府的合法性;而被自由之家評價為威權國家的俄羅斯則是不意外地收留了其所支持被議會罷黜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質疑新政府合法性的同時,俄國杜馬早已通過出兵提案,呼應烏克蘭克里米亞省總理阿克瑟諾夫(Sergiy Aksyonov)的建議,「協助恢復克里米亞的和平對峙狀態」。到筆者於3月2日晚上8點截稿為止,俄羅斯地面部隊已開進克里米亞超過20小時,繼2008年俄羅斯與喬治亞就南奧賽提亞問題開戰以後,這幾乎是當年戰爭前奏的翻版。

烏克蘭事件牽動的大國利益難以估計,就地緣政治學來看,居於北約與俄羅斯之間的緩衝國,尤其是俄羅斯的黑海艦隊需要克里米亞半島,而克里米亞主張自治公投卻被臨時政府宣布此舉「違法」實令人發噱。臨時政府同樣未經憲法規定的程式罷黜亞努科維奇而逕行宣布籌組臨時政府,由歐美強國支持的未具有合憲性的臨時政府宣布另一個地區的自治公投「違法」,當中直接考驗的是現實政治中的大國角力,誰是合法政府,強權說了算。

既然提到國際強權,就不能不提到中國。中俄兩國是友好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已2度訪俄,蒲亭無論在總統還是總理任內亦多次訪中;但另一方面,就歐盟一方,僅就德國而論,總理梅克爾自2006年上任後共7度訪問中國,幾乎是每年都走一遭,再加上中國本身在烏克蘭擁有利益的情況下,身為聯合國安理國會常任理事國的北京態度依然重要,而瞬息萬變的情勢下,某種模糊以對似乎是最佳方案。

中國要如何面對烏克蘭究竟有何利益?主要還是中烏兩國於2012年簽署了《中烏農業領域合作四方框架協議》。據烏克蘭媒體稱,烏方目前未履行相關協議義務。2月26、27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中強調中方未以違反糧食貸款協定為由向烏克蘭索賠30億美元,中方願繼續發展中烏戰略夥伴關係,並希望烏方保持對華政策的延續性,確保雙方簽署的相關法律檔和協議得到有效執行。並表示中國不干預烏克蘭內政,希望烏克蘭各方繼續以和平的方式通過政治協商解決分歧,尊重當地人民根據本國國情自主作出的解釋(註2)。

中國在烏克蘭的利益就是農業產品。根據2013年中烏簽署的租用耕地協議,在50年的計畫時間內中國最終會租用烏克蘭取得3百萬公頃、占烏克蘭耕地的5%的土地(註3)。烏克蘭的耕地主要向中國提供玉米,今年元月烏克蘭向中國出口了19.04萬公噸的玉米,占其玉米出口中的8%。而根據協議,烏克蘭每年應該對中國供應2百萬至250萬噸的玉米,但是中國從頭到尾只獲得了18萬公噸的穀物,亞努科維奇政府「拿錢不辦事」,並將大部分的糧食優先出口給伊索比亞、瑞士、摩納哥等國家,相信吃了大虧的中方也是心知肚明的。

當前的中國已是全球最大的玉米消費國,並從3年前的玉米淨出口國轉變為世界第5大玉米進口國。中國糧食行業協會玉米分會副秘書長劉笑然表示,預計2013至2014年度國內消費量為1,975千萬公噸。中國需要玉米,同時卻不斷地以包含基改成分等理由退運美國出口的玉米貨櫃,除以中美貿易戰手段的角度解讀以外,中國意圖分散對美國糧食出口的依賴的目的是相當明確的。

中國戰略研究第一把手,北大國關學院院長王緝思教授前年於環球時報所刊載的《「西進」,中國地緣戰略的再平衡》(註4)一文饒富「另一種中國想像」的況味,文中表示中國不是東亞國家那麼簡單,應回到「中土之國」的角度思考中國的地緣政治意義。如配合上習近平擔任國家副主席時所說的:「在國際金融風暴中,中國能夠基本解決13億人口的吃飯問題,已經是對全人類最偉大的貢獻。」(註5)餵飽13億人的問題就只能西向解決。中國總理李克強於去年11月底的中東歐訪問中便提到歡迎「中東歐國家的肉奶製品進入中國百姓家」,中俄兩國現也積極地加強西伯利亞地區的農業合作,以中國豐沛的勞動力配合西伯利亞地區未經開發黑土地共同生產黃豆、小麥與玉米等糧食作物;2013年底上海合作組織會議中習近平亦表示要加強中國同中亞國家之間的糧食安全項目進行合作。

從以上跡象來看,中共不僅從建政後就特關心國內糧食生產,在加入全球大分工的世界中,隨著國內人口持續增長以及需求質量皆大幅提昇的情況下,糧食安全必然排定在前3位的中國國家安全重點項目,這也注定影響了中南海對烏克蘭的政策:無論誰執政,只要穩定地作為中國人民的穀倉,他就是我的朋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註1:"Ukraine: The February Revolution." The Economist, 2014.03.01.http://goo.gl/1PwL3o

註2:就社會認知的角度,北京方面即根據這項態度處理兩岸問題:兩岸關係屬中國內政範圍,他國勿干預中國內政,「九二共識」即是尊重當地人民根據本國國情自主作出的解釋(一中各表),並透過海基海協兩會以及陸委會、國台辦協商解決分歧。

註3: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耕地總面積約81萬公頃。

註4:王緝思,「西進」,中國地緣戰略的再平衡,環球時報,2012年10月17日。

註5:此語係出自習近平於2009年2月11日年在墨西哥與當地華僑社團聯誼的演講。

(圖說)克里米亞巴拉克拉瓦(Balaclava)的烏克蘭邊境檢查哨外,一位支持俄國的民眾(未在照片中)在俄國坦克車後高舉起俄國國旗,圖攝於2014年3月1日。(圖文/路透)

相關閱讀

【盱衡兩岸緊密經貿關係下的台灣農業發展】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911

【哥倫比亞農民暴動】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2925

【一個崛起中的國際食品強權:中國(上)(下)】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3094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3303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