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讀者來稿:拒絕「服務學習」先試著「練習學習」

立報/本報訊 2014.03.02 00:00
■思乃泱

隨著12年國教實施,服務志工瘋狗浪的情形儼然已在各高中為顧及學生甄試順利加分運作下被大肆鼓勵或變形。原本這種到部落出隊進行「服務學習」的現象多年來以大專生為主,如今顯然有「向下紮根」的趨勢,令人憂心若主事者自以為是進行規劃,不知會對年輕人的成長或是部落的承受要帶來多少問題。

我以10年寒暑假期間陪伴非原住民高中生到部落進行「練習學習」的心得,加上見證不少學生的成長,我認為高中生具有及早到部落展開「練習學習」的必要性。但絕對不是假「服務學習」名義,讓學生誤以為部落需要他們關懷或輔導。

那樣不僅會變相強化學生從一般媒體得來對部落的刻板印象,也會製造他們在未來認為自己擁有較強權勢關係去面對與詮釋原住民,反而會讓他們失去真實認識、感受原住民對土地人群的豐厚文化思維,同時也無法反省諸多關於結構的問題。

那麼從高中時期到部落進行「練習學習」的必要性在哪裡、作法又是如何,與大學時期才到部落出隊的差異又是怎樣?經驗告訴我,高中生的心很柔軟,很多打開視野與尊重享受差異的工作,到大學才動工鬆土就太慢了。平時在校可以先用讀書會方式,閱讀原住民學者或作家文章,看原民台跟立報新聞議題並加以討論,做好去部落之前打開視野、攪動思維的準備。

到了寒暑假在部落時,白天可以藉由跟族人一起勞動或依循部落的脈動跟著忙碌、從中體認人與土地共存關係所伸展出不同地域族群文化的體系,晚間聽取族人講課交流或內部反思,從這些不是目的性很強的活動先練習如何認識部落,感受自己有哪些面向可以被部落浸潤、歸零自己來向部落學習。

如果高中時期沒有機會先被打開,等到進入大學要到部落時,目的性恐怕就會變得很強。很可能立刻就被諸如學產基金、營隊專案等經費補助計畫所綁架,為了要在競爭中寫出可以過關的提案、為了要能達到出隊或調查願望,就有太多不適當意識自圓其說在操作,如是一來反而搞出一堆自以為幫到部落但可能讓族人莫名其妙的執行內容,雖有熱血但卻完全狀況外,套一句我們這邊部落的習慣用語便是:「真的很不必。」

我誠懇切盼,尤其都會高中校長、主任與社團指導或帶隊老師哥姊們,如果要設計任何到哪一個部落的活動,麻煩請先擁有那一個部落的朋友、了解部落的人在想些甚麼,然後雙方共同規劃思考彼此年輕人需要的是甚麼、可以共同被培力與刺激的又是甚麼;或是有哪些活動經驗可以幫助彼此年輕人從體驗操作與交流中更認識部落,既讓都會青年有機會從中反思整個社會結構原漢之間不公不義等問題,也讓部落年輕人可以去思考自己身為原住民的責任與行動。

這些對都會高中生而言並不會太難,而是鼓勵他們如何先從關注開始,從年輕時期就能心中也懷有部落,而能在未來有所展望與行動。千萬不要一紙公文過去,就要部落配合自己關在學校討論出來放到任何一個部落都是自己玩自己的行程,那樣對學生或對部落都是災難。

高中生的心是肥沃的土地、能種出芋頭葉肥大如帽子般的地方,所以不是不要高中生到部落,而是要怎樣到部落與族人同在,這是我之所以反對用「服務學習」這類弱化部落主體性、蔑視族人尊嚴的概念,然後扭曲膨脹學生自我意識與態度來規劃在部落活動的看法。

關心教育的朋友,我們同樣也要關心非原住民青年用甚麼樣的角度面對部落,因為那也會養成他們未來作決策與考量時,到底會不會認真、真實地在乎與傾聽少數群體的想法。(文化工作者)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