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哈巴狗電台:鹿鹿要回家(一)

立報/本報訊 2014.03.02 00:00
■陳真

我爸媽常來這廟上香。他們過世後,我便繼承了遺志,沿著昔日足跡,經常來此遊玩。上周,在廟附近空地看到一隻快要變成化石的狗,皮膚病很嚴重。對於這類慘劇,我向來抱著眼不見為淨的心理建設,當做沒看見就算沒我的事了。但這隻流浪小狗不知為何,竟主動朝我既熱烈又害羞地走過來討摸,很可能嗅出我身上異於人類的特殊氣味,想同我做個朋友。

我叫牠鹿鹿,因為這兒是鹿耳門天后宮。買了兩根香腸給牠。牠很開心,一見香腸就像土著見到神蹟那樣高舉雙腳膜拜,圍著香腸跳起舞來。我把香腸遞到牠鼻子前,牠卻身子往後退,彷彿怕玷污了神聖而不敢靠近,一味圍著香腸手舞足蹈。因我必須趕最後一班公車回家,不知道牠還要膜拜多久才敢吃這兩根神聖的香腸。為節省時間,我乾脆剝一小塊一小塊餵牠,並趁牠享用美食時偷偷溜走,避免待會人狗依依不捨的悲劇發生。

若不救牠,皮膚病迅速擴散,很快就會變成一身化石。依眼前狀況,似乎已痛苦萬分。救牠得花些錢,治療期間約需兩個月,難處不在錢,而在於我們住的地方已經有一隻也是在街上救回來的阿憨。因家中無適當空間,人狗都過得十分痛苦。

我住在一個文化水平相當低級的社區,周遭許多敵狗人士,極度排斥非名種狗,更甭說流浪狗出身。我們兩人經常分頭出差或出門幹活,生活忙碌不堪,連睡覺吃飯都經常沒時間,實在很難每天遛兩次狗,往往因此放棄許多外出機會。總之,養阿憨已經很不狗道也很不人道,人狗都痛苦,但又沒法把牠送走,處境艱難。

曾在所屬醫院附近救了十幾隻剛出生就被人刻意丟棄醫院門口的小狗,前後兩三胎,為此不眠不休忙了一年半載,每天洗澡清大便除蟲施藥打針等等,然後再想法子四處找人領養。凡是領養者一概贈送精美大狗籠一座,並親自把狗送到您府上。送出前,每次都得幫狗兒打扮漂亮,像在嫁女兒,穿新衣打蝴蝶結。每次都我自己開車送。最遠的一隻送到基隆東北角,認養者是位十八姑娘,童心未泯,喜歡小狗,但隔天卻打電話要求退貨,說把拔馬麻不讓她養,我只好又開車北上一路開到基隆港把小狗連夜接回。

十幾隻狗就這樣全部送走,總算幫每一隻找到溫暖的家。回顧前半生,乏善可陳,足以張揚的重要成就不多,這算是其中之一。

(醫師)

(圖/中央社)

延伸閱讀

哈巴狗電台:ET要回家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875

哈巴狗電台:吸血鬼一族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691

哈巴狗電台:唯神能訴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485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