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真情人物》走進社運現場 …黑手那卡西 唱弱勢者心聲

自由時報/ 2014.03.02 00:00
記者郭安家/專訪

每逢總統府前重大社會運動現場,總會聽到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開唱,旋律簡單,字句卻唱出弱勢者的苦悶與怒吼,不過,這些歌曲多非黑手團員自己創作,而是來自抗爭現場、工作坊與民眾集體創作,堪稱台灣史無前例的音樂運動。

黑手那卡西主要團員包括陳柏偉、劉自強、王明惠、莊育麟、姚耀婷、張迪皓、楊友仁,各來自不同工會及反迫遷運動。

串聯關廠工人 唱出工運名曲

黑手的故事得從關廠說起,一九九六年電視每天播放周潤發代言的工地提神飲料,廣告詞「福氣啦!」紅遍大街小巷,但實際上,福昌紡織廠、東菱電子等接連發生資方欠薪落跑事件,勞工沒福氣,他們開始串聯全國關廠工人抗爭。那年無數個夜晚,劉自強、陳柏偉與工人圍廠「埋鍋造飯」,無聊之餘改編歌曲,自彈自唱。

隔年,黑手就這樣唱出首張專輯《福氣個屁》,同名歌曲寫著:「經濟的大餅頭家吞、台灣的工人攏無春、野生的動物伊孝姑、幕後的英雄是攏無份…我咧!福氣啦!福氣啦!福你一元屁…鴨霸的頭家歸氣甲伊翻!」諷刺的是,這首歌至今仍是台灣勞工寫照,成了工運名曲。

卅多年前,已故民謠歌手李雙澤鼓吹「唱自己的歌」運動,後代傳承,黑手不僅如此,二○○○年左右,還史無前例展開集體創作音樂實驗,與社運、弱勢團體精障者不定期開工作坊,透過對話、培力(empowerment),最後將音樂交給弱勢,唱自己的歌。

與精障者開工作坊 集體創作

劉自強說,人在抗爭現場,面臨危急、走投無路時,很快就能激發創作歌曲的靈感;但不在抗爭現場時,就需透過集體創作激盪、挑戰自我想法,歌詞才能勾勒出社會的矛盾與荒謬。他回憶,黑手曾花了一年半與台灣國際家庭互助會(TIFA)辦工作坊,讓娶外配的丈夫知道自己學歷不高、長不帥、工作機會少,種種窘境是社會造成的,老公們「頓悟」後再與老婆們合辦男女工作坊,集體創作歌曲,之後出版《跨海/牽手》專輯。

黑手也與慈芳關懷中心精神障礙者出版《破病人生》專輯,但多數精障者說不出心中的不滿與慾望,有一回莊育麟問,「想不想告訴別人我不是怪人」、「給我更多工作機會」,竟觸動了他們的心。姚耀婷說,某些精障者邏輯跳躍,是種緊張反應,只要讓他們安心、慢慢傾聽,其實可展開民主對話。在莊育麟的空心吉他伴奏下,精障者緩緩唱出:「能不能慢慢聽我說,能不能輕輕安撫我,能不能不要用力綁住我,我只是在發脾氣。」

「集體創作中,很重要的元素是參與,歌曲都是弱勢者的共同經驗,經過對話、互相分享,這不是你的、他的,而是大家的音樂,也跟我們在座每個人都有關係。」劉自強說。

張迪皓補充,黑手希望將文化工具交給人們,而不是由樂團為弱勢代言,看似簡單,但多數弱勢、基層勞工沒有這機會。莊育麟則逗趣說,雞排妹、搖滾天團五月天的《入陣曲》,都在鼓勵年輕人起來行動,不過,黑手不只要唱歌,還要「入陣去」!

願為社運獻歌 不出賣給藍綠

不過,社會實踐的道路總是拮据的,黑手以NGO(非政府組織)方式經營樂團,莊育麟、姚耀婷雖透過接案酬勞換得薪水,其他成員兼職工會幹部、大學教職,偶爾還將薪水回捐黑手。民進黨立委蕭美琴曾找過黑手唱選舉造勢場,但黑手斷然拒絕,他們堅持音樂來自抗爭,可為社運免費獻歌,但不能出賣給藍綠政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