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基本工資 殭屍基因 花蓮

《228殺2萬人小case》王曉波:這是替台灣人 加重蔣介石罪孽

自由時報/ 2014.03.02 00:00
記者曾韋禎/專訪

面對質疑,擔任教育部課綱微調檢核小組召集人、世新大學中文系教授王曉波昨天表示,他是最早在戒嚴時期提出二二八平反的,怎不是站在台灣人觀點?他並批評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陳儀深不敢與他辯論,只會躲在群眾後面。

王曉波受訪時表示,會批評蔣介石在中國清黨時就殺了四十幾萬人,就算台灣在二二八被殺了兩萬人,相較之下只是小case;這是替台灣人加重蔣的罪孽,怎是幫蔣說話?「蔣介石殺了我娘,關了我爹,還解我的聘,我才是最痛恨他的人。」

友人要他封口 可能是受蔣偉寧拜託

他透露,友人昨天就請他不要再說了,可能是教育部長蔣偉寧拜託的,但「頭可斷,血可流,理不可屈」,正確的話為什麼不能說?

王曉波強調,戒嚴時期最早討論二二八平反的,是學者楊國樞參與「中國論壇」編務時,計畫在一九八一年的國慶日專號探討省籍矛盾和台獨意識;這篇由他起草的文章就明確提及,二二八是台獨問題的癥結,非談不可。後來江鵬堅擔任立委時,曾於一九八五年二月就二二八平反提出質詢,也是他幫忙寫質詢稿。

王表示,他的《二二八真相》,還是第一本專論二二八的書籍。怎麼不是站在台灣人觀點?他反駁,陳儀深才是用日本殖民統治的觀點在看台灣史。

王指出,他多次寄信到中研院近史所找陳儀深辯論,上月初出席課綱微調座談會時,也當面邀陳辯論,卻都被回絕。若陳真的站在台灣人觀點,而他是中國史觀的話,不是可以透過公開辯論來凸顯嗎?陳為什麼不敢?懂的人應該站出來辯論,不要只躲在群眾背後放話。

台灣還沒獨立 怎能用一邊一國史觀

對於未來十二年國教的課綱方向,王指出,教育部沒找他參與,大概也是不敢了。他認為台灣史不是不能獨立成冊,但不能因此就斷絕與中國史的關係,這是「地方志」的傳統,從以前的《台灣府志》,到戰後的《台灣史通志》都是這樣;台灣又還沒獨立,怎能用一邊一國的史觀來寫?等台灣真的獨立再這樣寫,不要用「偷吃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