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跨海尋親夢 正確資料是關鍵

中央社/ 2014.03.01 00:00
(中央社記者林瑞益、黃旭昇新竹1日電)在芬蘭長大的柯尼、薩賓娜兩人回台尋親,面對個資法對個人隱私嚴格保護,關鍵仍在於更為明確資料,才能讓尋根之旅不再坎坷。

原名何劉明烽的柯尼(Conny Wiik)今年33歲,1歲時被芬蘭家庭收養,直到女兒6年前誕生,讓柯尼意識到自己在世上還有其他血親,希望透過有限的線索找到可能住在新竹市的母親。

柯尼出示手邊僅有的可能線索,幾件嬰兒服,幾張推測是在台灣的孤兒院拍的照片,包括其中一張照片有一名女子背著嬰兒,但他也說「不知道照片中的女子是不是生母?」

柯尼坦言「收養這個話題,在我家是禁忌或秘密,尤其我媽擔心我要是找到原生家庭,就會回台灣」,因此直到兩年前,他們才第一次真正談起這件事。

目前在芬蘭已落地生根的柯尼繼承父業,有個飼養狐狸和貂的牧場,夏天也會出海捕魚,與妻子蒂娜育有4個小孩,其中2個是蒂娜與前夫所生,蒂娜非常支持他尋親。

柯尼想知道生母目前過得好嗎,會不會想念他,及當初為什麼送走他。柯尼也知道要回台灣尋人如大海撈針,但為了一償心願,已開始學中文,希望可以與親人或台灣民眾說上幾句中文。

薩賓娜.索德倫(Sabina Soderlund)又是另個故事。34歲的她,中文原名范嫚倫,漫長的尋親路已歷10年,1980年還是嬰兒時期,從台灣出養到芬蘭,尋親過程發現自己的出生資料,疑似遭人口販子假造,因此很難據此找到原生家庭。

由於文件上的名字、戶籍、生父母、出生日期都不是真的,薩賓娜尋親的念頭,10多年來雖沒斷過,但一直無法圓夢。

聯繫薩賓娜與台灣故鄉的情感,除了嬰兒服裝、襪子等,唯一的線索就是當年涉及非法仲介100多名嬰兒給外籍人士收養,在1981年被判刑的金淑華,與林文雄、褚麗卿夫婦販嬰集團。

走訪尋親路,中央社記者查訪柯尼的母親「何劉淑真」最早住在新竹縣香山鄉三塊厝,但如今該處已變成新竹市香山區牛埔南路,記者到牛埔南路查訪,發現該處是一戶新建數年的民宅,何劉淑真早已搬遷。

再詢問新竹市政府社會處,社會處長武麗芳說,經查名為「何劉淑真、何劉明烽」的戶籍資料設在桃園縣,兩人的身分證字號也符合,但須考慮名字與人是否相符,或當初的文件登錄名字是否屬實,以及考慮是否為幽靈人口等因素。

竹市府社會處表示,早期幼兒出養的資料交由家扶中心處理,如今資料移交給社會處,當事人若有意願尋親,可以簽署委託書請人代辦,或親自洽社會處查詢。

薩賓娜的故事中,文件線索雖斷線,但依據當年偵破販嬰案的刑事警察局資料,其中一對被出養的雙胞胎女嬰之一,很可能是薩賓娜。依警方資料,當年郭母未婚懷孕,後來另有婚姻,但夫家不願意收養小孩,於是在生下雙胞胎後,委託販嬰集團找人收養。

警方當年追查到住在台北縣三重市(已經升格為新北市三重區)的郭母,其中姐姐被美國籍夫婦收養,已辦妥公證手續,正待出境手續辦好,被帶往美國之前,遭警方查獲;孿生的郭妹妹,被一對芬蘭籍的夫婦收養帶到芬蘭。

不過,單薄的線索,是否可以將郭妹妹與薩賓娜劃上等號?前提是要先尋找到現年60多歲的郭母。但新北市400多萬人口,尋人猶如大海撈針。

依目前新北市府建置資料庫中,難以追溯30年前的出養資料。新北市政府社會局分析,早年因貧窮或未婚生子而出養;因無法生育、不孕背負傳宗接代的壓力而收養,讓收養家庭也不願張揚,複雜的情緒憑添薩賓娜尋母困難。

當年,人販集團是透過正常程序,將小孩出養給外籍家庭;對收養家庭來說,經法院公證,一切手續合法。違法之處在於販嬰集團攫取小孩的來源,以及變造資料。

跨海尋親,關鍵在於正確的年籍資料,戶政單位建議,透過刑事局調閱相關舊案,提供明確的背景資料,進一步協尋,才有機會拉近千里尋親的一線希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