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左右看:烏克蘭變天

立報/本報訊 2014.02.26 00:00
左看:新權貴上台 未來正破產

烏克蘭除了與俄羅斯有共享的歷史過往,也是俄羅斯出入歐洲的重要據點。在前蘇聯時期負責發展重工業的烏克蘭,至今仍是俄羅斯與中國採購軍工產物的重要對象之一。不論就軍事或經濟的戰略佈署而言,西方國家只有奪下烏克蘭,才能壓制俄羅斯與中國的勢頭。

儘管美國與歐盟不願承認,但這場政變就是他們所促成,如同早些年的橙色革命一樣。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的政客與官員到抗議廣場致意,提供資源加以援助,甚至在電話裡逕自討論烏克蘭新政府的職務分配與可能人選。而抗議活動最後會升溫變調,更是反對派領導人確定取得歐盟支持後,態度更加激進所致。

無疑的,這是場悲劇,也是場鬧劇。烏克蘭人自以為正對抗貪污專政,卻只是將西方所支持的新權貴們送進執政舞台。無能的失勢的亞努科維奇已用「提前大選」協議讓步,新權貴們卻怕面對敗選,繼續利用街頭不幸激發憤恨,一鼓作氣政變到底。這些新權貴本非為了理想獻身政治,加上還有法西斯團體從中推波助瀾壯大自身,烏克蘭的未來正面臨破產。

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自以為正義 卻陷入窘境

近日烏克蘭政局巨變,頗值此岸參照。烏克蘭作為前蘇聯的一員,總以為擺脫與俄羅斯的經濟體系,向西轉進加入歐盟,就可邁入進步的現代。歐盟的經濟體系,本不同於長年與俄羅斯緊密相繫的烏克蘭,無視現實差異,空談經濟接軌,無視將來衝擊,對烏克蘭來說不見得會是好事。

該國先前有過一回橙色革命,也是類似背景,只是革命後的烏克蘭未能改善經濟,反倒深陷高額負債。正因如此,才會有先前挾歐盟向俄羅斯要脅要來的150億美元金援承諾,與政變後臨時政府急著向美國與歐盟開口350億元救急需求。

但無論是美國或歐盟,都還在經濟困局裡尋求脫困,他們雖然樂見藉烏克蘭擴大自身市場獲利,但是否有餘力向烏克蘭提供經援,仍待觀察。經濟若無起色,必將興起更為極端的政治勢力,一旦陷於長期動盪,眾人所期盼的美好生活要到何時才能實現?

當抗議民眾憑藉混雜著落後腐敗的自卑與怒氣,自以為是正義小飛俠反抗惡魔黨,卻沒有對於所處的現實處境多所理解,恐怕只會讓自身陷入更為困窘不堪的境地。

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圖說:烏克蘭反對派領導者提摩申科在哈爾科夫市(Kharkiv)被釋放,圖攝於2014年2月22日。(圖文/路透)

延伸閱讀

衛報週評:俄、美各懷鬼胎,無助解決烏克蘭困局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955

社論:烏克蘭政變的啟示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944

第三隻眼睛:西風吹拂烏克蘭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915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