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檢測需普及 非青年因愛滋垂死

立報/本報訊 2014.02.2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一名駐辛巴威的HIV/AIDS專家表示,非洲有數以千計HIV陽性反應的青少年因感染垂死,這都是診斷過晚的緣故。他呼籲愛滋高風險國家的衛生單位,能夠普及兒童愛滋檢測。

診斷過晚 過半感染者不知情

根據《路透警示網》報導,倫敦衛生暨熱帶醫療學院小兒愛滋及HIV專家費宏(Rashida Ferrand)2010年的研究報告指出,HIV/AIDS是辛巴威首都哈拉雷兩所公立醫院中,青少年主要的住院原因及在院死因。

根據聯合國統計資料,非洲有超過3百萬名兒童罹患HIV/AIDS,當中有170萬人是10歲至18歲青少年,他們大多數都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費宏常常處理危急病例,像是一名15歲的孤兒得了隱球菌腦膜炎,導致腦部膨脹。「他的雙眼因腦壓增加而向外突起,情況非常嚴重。」她透過電話訪問表示。

那名男孩情況相當緊急,但是他的祖父卻不准男孩接受醫生建議的治療。祖父違背了醫生的建議,讓男孩出院。「他們把那孩子帶回家。他極有可能過世。」費宏表示。2012年,11萬名10歲至19歲的青少年死於愛滋及相關疾病,當中有9萬7千人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不送醫治療 違反人權

費宏表示,不讓兒童接受能拯救生命的醫療行為,是違背人權的行為。「如果這發生在英國,我們會呈報社服單位,採取兒童保護措施,強迫兒童監護人帶孩子去接受治療。」她表示:「這個議題很難處理,也相當複雜。因為你無法進入一個社群,大剌剌地指控他們忽視兒童人權。」

除了HIV/AIDS之外,非洲同時也在勉力處理隨之而來的孤兒問題。根據聯合國,有1,500萬名兒童因HIV/AIDS失去雙親之一,而大家庭通常沒有足夠金錢或時間照顧他們接手的親戚子女。

在另一個案例中,一位11歲女孩呈HIV陽性反應,需要接受藥物治療,但她的繼父把她送到鄉下住,因為他覺得自己無法支持女兒。這名女孩的母親過世後,他娶了另一名女性,育有3名健康子女。

「這些事情不好在社群裡宣揚。沒有人想說:『我歧視那個孩子,因為他/她不是我的親生孩子。』」費宏表示。

早期篩檢至關重要

費宏在辛巴威的研究發現,至多有80%較大兒童感染了HIV,卻未被診斷出來。「忽略這個年齡層的篩檢是個大問題。大多數青少年都是在出現愛滋症狀時才接受檢測。」她表示:「到了這個時候,他們的免疫系統已非常脆弱。」

在沒有接受治療的情況下,半數HIV陽性反應的兒童活不過2歲,但有1/3能夠活到16歲。「兒童得病及發病的時間在延後。」費宏表示。

她描述了近年來在減少母傳嬰情形上的努力。在她工作的醫院,病床上躺著滿滿的青少年。在她2010年的研究中,她發現送來醫院的46%青少年有HIV陽性反應,當中大多數是出生時被感染的。這些孩子當中,約70%會出現肺炎及肺結核等伺機性感染。

家長同意不易取得

費宏呼籲所有健康照護機構對兒童進行定期篩檢,確保更多兒童能夠接受反轉錄療法(ART)治療,同時在為時已晚之前,對肺部疾病及發育不良等併發症予以治療。據統計,只有34%符合資格的15歲以下兒童接受反轉錄療法治療,比例只有成人的一半。

「我想,在辛巴威等高風險國家,花錢讓進入健康照護機構的所有不分年齡的兒童篩檢,是很有效果的一件事。」她說:「我們必須發展出一套連貫的篩檢模式,對年齡較長的兒童進行檢測,找出那些在童年時錯過HIV檢測的人。」

那位得了隱球菌腦膜炎的15歲男孩已經看了超過3年的醫生,他不斷抱怨頭疼,還有發育不良的問題,但他這段時間內卻從未在醫院接受過HIV篩檢。

就算近年來的推廣已算有成,2012年由HIV帶原母親生下的嬰兒中,仍只有40%的嬰兒在醫生建議的2個月內接受篩檢。

費宏在她於辛巴威的研究中發現,來診所看病的兒童中,76%兒童被提供了HIV篩檢的機會,但只有30%真的接受篩檢,因為大多數兒童都無法獲得家長同意。

在許多國家,18歲以下兒童要接受篩檢,必須得到家長或監護人同意。但南部非洲時常見到的情形,即是家長遠到另一個國家工作,而這些兒童也因此無法接受篩檢。

(圖說)辛巴威兩名孩童走在首都哈拉雷市郊的玉米田中,圖攝於2010年2月2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