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冷眼集》連勝文的路徑

自由時報/ 2014.02.25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連勝文當然具有被選舉權,他很早就被認為是台北市長選舉的熱門競逐者,民調也始終位居前茅。做為官二代,堪稱貴,卻與大權在握的同黨總統發生權與貴的鬥爭,對於首都市民來說,這種右派內部的政治對決,個人性與封建性,實高於公民性與進步性,很難與願景產生連結與想像。

連勝文的第一步,先要取得國民黨提名,要過這一關,連勝文不惜在美苦候與金小刀見面,做出這種務實的選擇,等於已經告訴選民改革不是他的最愛。為了與低支持度的總統一別苗頭,連家又把戰場拉到中國,由父親上京去向習近平討祝福,這種挾外自重,是將「中華民國」放置在什麼對應關係上?當然是個問號。

選市長,不必上綱到國家層次,但基於連家與馬總統有矛盾,就去攀附習主席,套用國民黨的分裂國家說,若把場景換到當年的東西德,或是今日的南北韓,連家的參選路徑,絕對都說不過去。

去年,第一次連習會,連勝文特別跟著爸爸去會過習總書記,一如蕭萬長等國民黨高幹很愛搞的裙帶模式,這是國共權貴和解後,共組富人俱樂部,所新形成的尋租行為。顯然,並非連勝文所抱怨的不應為爸爸是誰所約制,而是連勝文一路走來佔盡了爸爸是連戰的好處,他本人也甘之如飴。人無法決定出身,卻可以選擇自我的態度,因此實在不必得了便宜還賣乖。

對於台北市民來說,這個攫取最豐資源的城市,長期缺乏輪替,由一黨獨大執政,導致權力過度集中,誰都知道不是個好主意,失去了民主制度最可貴的監督與制衡機制,腐化是不得不然。從這種改變的需求上,連勝文的言行如果依舊是小圈圈、階級、紅頂、特權的總代表,那麼,他就不可能在這次的選戰中帶給市民好的示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