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中國 遠銀

習四點為兩岸政治對話增溫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4.02.24 00:00
王張會才剛閉幕,連習會就隨之而來。王張會是兩岸政府首度正式接觸,備受國際矚目,2月18日連習會本來只是連戰以「台灣老朋友」身份的個人敘舊,但由於發生時機微妙,習馬兩人先後都有重大演出,原本只是兩人敘舊的連習會,突然被提高到具有兩岸戰略對話內涵的準領袖高峰會。 兩次連習會,馬從否定轉向肯定 2月19日,馬英九在國民黨中常會上大力肯定連習會,與去年2月連習會遭到馬政府公開否認未獲授權,有如天壤之別。馬甚至公開表示「兩岸交流越來越頻繁,這類訪問越多越好,有更多機會了解彼此,增加友誼、創造互信」,對兩次連習會的評價迥然不同。 兩次連習會,為何馬的態度如此逆轉?主因有二: 一、連不再凸顯與馬不同路線,轉向與馬分進合擊,符合馬政府主旋律。 二、馬期待促成馬習會,連是大陸最信任的台灣老朋友,又是國民黨榮譽主席,可以扮演兩岸準高層對話的特殊角色。 2013年2月26日,連戰向習近平提出「一個中國、兩岸和平、互利融合、振興中華」,由於只提「一中」不提「各表」,與馬當時的「親美遠中」基調並不相符,引起台灣內部嘩然。馬政府為了平息各界疑慮,在連戰回國當天立即指出連只代表個人發言,導致連馬矛盾浮上檯面。 反觀連戰提及「中華民國」識題時表示,「中華民國對兩岸來説是一個資產,不是一個負債」呼籲兩岸共同在比前提下,以務實態度,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現實」。 習表示「兩岸是一家人」,「兩岸之間長期存在的政治分岐問題,我們願在一個中國框架內,同台灣方面進行平等協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我相信,兩岸中國人有智慧找出解決問題的鑰匙來。」 另據連戰辦公室主任丁遠超表示,習還主動向連提問習馬會,連戰表示「雙方見面前要先做鋪陳,需要時間一步步累積。如果事前準備不扎實,兩人見面不見得能迸出火花」。習表示「這是值得肯定的說法」,也是保持開放態度。 連戰在「中華民國」和「馬習會」兩大議題,都引出習的正面回應,二者都是馬最關心的議題,馬當然喜出望外。更重要的是,習也在連習會上發表題為《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四點談話,針對兩岸政治對話提供一個空前寬鬆的歷史論述架構,也讓馬看到突破兩岸深水區的可能曙光。馬驀然發現,如何使「中華民國議題」與「習四點」展開正向互動,將成為能否實現馬習會的最大關鍵,而從王張會到連習會所逐步鋪陳的兩岸正向氛圍,已經提供給兩岸高峰會前所未有的歷史機會。 習四點:極大化「求同存異」,有利突破深水區 習近平在連習會上的四點談話,雖然基調也是「兩岸求同存異」,但習以最大誠意和最大體諒,把「求同存異」邏輯推到極大化,使兩岸論述架構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寬鬆局面,不管對國民黨或民進黨來說,都開啟了空前的機會之窗。 首先在「兩岸求同」方面,習固然重申「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一中框架」作為最根本的「兩岸關係之錨」,但也提出更寬鬆的「兩岸一家親」概念,強調「四個共同」(共同的血脈、共同的文化、共同的連結、共同的願景)才是「推動兩岸相互理解、攜手同心、一起前進的重要力量」。 習還感性提到「眾人拾柴火焰高」,表示大陸「歡迎更多台灣同胞參與到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行列中來」、「我們對台灣同胞一視同仁,無論是誰,不管他以前有過什麼主張,只要現在願意參與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我們都歡迎」、「兩岸同胞要相互扶持,不分黨派,都參與到民族復興的進程中來」。對此,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進一步解讀,坦率表示「大陸真誠歡迎包括泛綠在內的台灣民眾,參與到兩岸和平發展進程」。 綜上所述,習四點豐富了「兩岸求同」的多元內涵,包括三個方面: 一、政治架構: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一中框架。 二、四個共同:共同血脈、共同文化、共同連結、共同願景。 三、民族復興:只要願意參與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 我們可以依照「兩岸求同」的深化程度,把習四點所極大化的「兩岸求同」內涵,細分如表一: 顯而易見,即使是馬英九所代表的國民黨,也並未符合習四點所標舉的「兩岸求同」所有面向。例如馬仍強調「一中各表」,並不願公開接受「一中框架」作為兩岸政治定位;即使馬接受「兩岸人民同屬中華」,也尚未公開接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為兩岸共同願景。 不過,最近馬為了促成馬習會,促成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性對話,日前已經透過修改歷史教科書,強調兩岸同屬中華民族,藉由「兩岸求同」面向的拓深,以便爭取大陸更多信任。尤其是這次王張會,王郁琦在南京中山陵公開標舉「兩岸人民同屬中華」以及「孫中山思想」作為兩岸共同資產,連戰在連習會上公開呼籲「兩岸共同把中華民國當做資產」,國共兩黨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歷史大論述上接軌,已經越來越可能實現。 其次在「兩岸存異」方面,習四點也充分展現出將心比心的歷史同情,例如提到台灣移民史:「兩岸同胞血濃於水。不論是幾百年前跨越黑水溝到台灣討生活,還是幾十年前遷徙到台灣,廣大台灣同胞都是我們的骨肉天親」。另如提到對「台灣人出頭天」的同情理解:「我知道,台灣同胞因自己的歷史遭遇和社會環境,有著自己特定的心態,包括特殊的歷史悲情心結,有著強烈的當家作主『出頭天』意識,珍視台灣現行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希望過上安寧幸福的生活。將心比心,推己及人,我們完全理解台灣同胞的心情」。 基於上述的歷史同情,習進而表示「至於兩岸之間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我們願在一個中國框架內,同台灣方面進行平等協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有什麼想法都可以交流」。這固然還是重申舊調,但在習四點極大化「兩岸求同存異」的新論述背景下,以及馬習兩人都抱有追求歷史定位的雄心下,兩岸啟動政治對話、乃至政治談判破冰,可能性已經陡然增高。 民進黨在十字路口:極大化「兩岸求同」vs極大化「兩岸差異」 習四點發表之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隨即在2月21日表示:「兩岸關係已經從開創期進入鞏固深化新階段,政治問題已繞不開、回避不了」。這與習近平在去年10月所言「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堪稱遙相呼應。 面對空前寬鬆的習四點主張,面對國共兩黨即將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論述上合拍,面對馬習兩人很可能在今年推動歷史性的政治對話,民進黨在5月黨主席改選前夕,已經面臨了前所未有的艱難抉擇:或是選擇謝長廷路線,試圖極大化「兩岸求同」,淡化台獨主張,共同追求兩岸大和解,共同探索兩岸和平發展之道;或是選擇蘇貞昌路線,試圖極大化「兩岸差異」,繼續凸顯台獨主張,繼續維持「逢中必反」立場,繼續煽動「滅蘇計劃」的民粹情緒,自我隔絕在兩岸和平發展之外。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一方面呼籲「我們真誠歡迎包括泛綠民眾在內的廣大台灣同胞,參與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進程中來」,但在另一方面,也同時引用習四點提醒民進黨「兩岸要鞏固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基礎,深化維護一個中國框架的共同認知」,這是「兩岸關係之錨」、「如果這個基礎被破壞,兩岸關係就會重新回到動盪不安的老路上去」。 邁向2016執政之路,民進黨不可能對大陸所認知的「兩岸關係之錨」,繼續置之不理,果真如此,必將重蹈蔡英文2012年「最後一里路」覆轍。遺憾的是,民進黨至今只有謝長廷,針對「兩岸關係之錨」提出初步答案。 謝長廷的兩岸思維模式,和習四點同樣屬於「極大化兩岸求同存異」,他除了「有著強烈的當家作主意識,珍視台灣現行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之外,也試圖「回歸中華民國憲法」,分別回答大陸所認知的「兩岸關係之錨」問題: ---以「兩岸憲法各表」回應「九二共識」; ---以「中華民國主權決議文」回應「反對台獨」; ---以「兩岸在憲法上具有特殊關係」回應「一中框架」。 謝長廷強調兩岸主張如要可行,必須同時符合「人民可以滿意、美國可以接受、大陸可以忍受」三大原則,此與習四點的「極大化兩岸求同存異」原則,其實都具有「盡量維持兩岸現狀、讓雙方都有下台階」內涵。 面對習四點和兩岸政治對話的空前挑戰,民進黨已經站在十字路口,必須做出歷史性抉擇。這次兩岸路線抉擇,既不容躲避敷衍,也沒有模糊空間。眼看蘇謝兩岸大戰一觸即發,民進黨內民調最高、提醒「還差最後一里路」的兩岸專家蔡英文,也該力挽狂瀾扛起轉型責任,實事求是說些公道話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