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謝長廷號召反獨苦爭民進黨主席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4.02.21 00:00
儘管現在看來機會不大,但是謝長廷不只沒有放棄力爭民進黨黨主席的努力,而且成為目前所有的準候選人中動作最大的一位,2月20日標榜反獨的聯合報為他開了A6全版版面的專訪報導,讓他暢論參選黨主席的理念。

從專訪看來,參選黨主席和推動兩岸憲法各表,在他來說是二合一的。

謝長廷說,憲法各表提出後,經三年辯論及實證,民意支持度已達61%(前幾天謝方面公佈的認同度原是57.9%),超過了國民黨支持度只有45.4%的「九二共識」;但民進黨目前的兩岸政策支持度僅27%,輸給國民黨的35%,他質問民進黨為什麼不接受他憲法各表的主張,為什麼要「棄61%取27%」?

憲法各表提出來以後,爭議不斷,今天如果真的在台獨支持度已達到7成的台灣社會得到6成的人支持,是很令人刮目相看的事,不過縱使如此,並不表示民眾在短短的時間內已經棄獨而就憲法各表。

在這一次進行黨主席競選期間,謝長廷做民眾對憲法名表的認同民調時,問民眾的是,認不認同「兩岸兩部憲法,中華民國憲法治理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治理大陸,兩岸對等,互不隸屬,但依憲法有特殊關係」。

題目中兩岸「互不隸屬」的字句和民進黨被認為屬於穩健台獨立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用的字一模一樣。

由於在台灣,兩岸是「一邊一國」和「特殊國與國」關係的認同合計已經達到80.2%,因此《台灣前途決議文》很受支持;同時,也只有民眾是以「兩個主權獨立國家」的角度理解民調問題中的「互不隸屬」4個字,憲法各表才有可能得到這樣的支持度。

但是民眾這樣的理解似乎並不符合謝長廷的本意。因為謝長廷一向反對台獨。

深入兩岸問題的人(例如北京當局)不可避免的一定會進一步想瞭解,謝長廷民調問題中所謂「治理台灣」、「治理大陸」和「兩岸對等,互不隸屬」,到底是說兩岸依兩個對等互不隸屬的主權各自治理呢?還是兩岸「一個主權」但是「治權」對等,互不隸屬?前者符合台灣多數民眾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國家的認同,更符合李登輝總統「特殊國與國關係」的主張;而後者則既符合國民黨主權一個,治權分治的「一中各表」,也可以貼近中共「一國兩制」的主張。兩者的差別天差地遠,但是從謝長廷提過的許多解釋中來看,似乎這兩種天差地遠的主張都被他包涵在他的憲法名表之中。

例如2012出發登陸廈門前,他說他的立場就是「一國兩市」「憲法一中」,香港《陽光時務》登出了他這一個解釋。他這解釋大受北京歡迎,2012年6月底,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台灣研究所所長余克禮在「兩岸關係的發展與創新會議」開幕時開宗明義地說明社科院願意和維新基金會合辦會議的理由就是對謝這一個說法的肯定,他說:「謝董事長主張高雄、廈門是一個國家的兩個城市、憲法一中、憲法各表不是分離主義…等等。對於上述這些主張,我一直是持比較正面的看法。」

但是,當謝長廷換到憲法各表的另一面的意涵,強調「中華民國領土不包括大陸」的精神時,余克禮便大為光火。中方學者王英津說,謝長廷必須「跟國民黨的一中各表接近」,「接受一中」,「憲法裡的領土主權範圍也涵蓋大陸」,憲法各表才會「被大陸接受」(林濁水:謝長廷憲法各表被北京拒絕,及香港會意外的神奇貢獻)。

由於憲法各表呈現了這樣的兩面性,因此當謝強調「一中性格」這一面時自然大受北京歡迎,當他強調相反的另外一面—「互不隸屬」時也不必意外地受到台灣多數民眾支持;而當強調「互不隸屬」的一面時北京固然火大,他若強調相反的另一面—「一中性格」時,台灣社會反感也將難以避免,所謂憲法各表的民意支持度將不可能再高過國民黨的一中各表。

謝長廷說民進黨的中國政策滿意度只有27%,由於依據的是民進黨自己做的民調,所以民進黨百口莫辯。他如說,因此,民進黨就必須改變台獨立場才可以讓北京比較能「忍受」固然是事實,但是他一向的立場—廢獨凍獨才更有利於民進尋求民眾的支持卻是有問題的結論。因為他所依據的民進黨民調,是這樣設定民進黨的中國政策的:中國政策包括主權立場,逢中必反,緊縮兩岸經貿等內容。在這三項中民眾最反感的是逢中必反和緊縮兩岸經貿,至於「一中一台」立場,反對的只有5.13%。

謝長廷主張民進黨的政策必須跟著民調走,他說依民調,憲法各表已經得到61%民眾支持,所以民進黨應該主張憲法各表,問題是,他依據的是他自己做的獨家民調,如果依據更多的外界民調,例如TVBS,那麼台獨支持度已經達到71%,那民進黨又該如何?更何況,他憲法各表有兩面性,他在民調中卻只問了互不隸屬的一面,而一中憲法和一國兩市的另一面沒問。

不只是這樣,可能是為了選黨主席吧,他最近突然不談廢獨凍獨,而謀取更含混的說法:不像過去高舉反獨、廢獨、凍獨的訴求,在接受聯合報專訪時他採用比較含混的說法:「民進黨應處理台獨黨綱爭議,並釐清黨內三個決議文(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多元族群決議文)定位」。他說黨綱和三個決議文間的矛盾「不能打混、不必迴避,要清楚告訴人民要走的方向」。民進黨這四個文件,內容的確有許多矛盾,謝長廷質疑得真犀利,但是民進黨固然是在四個文件中打混,而謝長廷從不自己出面澄清憲法各表的兩面性是怎麼回事,只任由他的跟隨者各執一端來強硬回應外界的疑惑算不算也是打混呢?假使打混使民進黨難過重返執政一關,那麼謝長廷的打混已經在香港「兩岸關係的發展與創新會議」中備受中共幾位學者質問了,現在採用大動作來打混的策略苦爭黨主席會容易過關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