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馬郝大戰!連勝文為何不聲援郝龍斌?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2.20 00:00
馬郝大戰互砍互殺、刀刀見骨,郝龍斌高齡95歲的爸爸郝柏村不計廉恥口不擇言,大罵國民黨中央「幼稚無知」,暴露了國民黨內權位既得利益者的醜陋內鬥景象;也觸發了國民黨政治家族舊勢力串連復辟的深層隱憂。其中,連勝文一反常態沒有高調聲援郝龍斌,最為惹人注意。

心高氣傲的連勝文是真心向馬英九輸誠,還是另有所圖?

郝龍斌和連勝文砲打黨中央換場易位,目的何在?

連勝文藉由一張和金溥聰握手的照片調整身段與馬金核心求和,爭取黨內初選順利出線參選台北市長,以時間換取空間的低姿態策略十分明確的同時,悄悄

將「反馬總司令」的角色轉交給盟友郝龍斌,接續郝柏村出重手還擊猛攻郝龍斌的馬英九黨中央,由郝家父子撐起「反馬總部」大旗的意圖極為強烈。

「龍文」連手,逼宮新戲碼?!

這只是一次馬郝反目,連勝文作壁上觀的偶然?還是「龍文」連手,各扮黑白臉,各司其職的逼宮新戲碼?

「山雨欲來風滿樓」馬英九的處境艱險,1990年代初期李登輝面臨的主流、非主流政爭劇本似有重演趨向。民調低落加上外力奧援薄弱,馬英九能否像當年李登輝那樣脫困保住權位,還很難說,國民黨內鬥已經惡火悶燒,倒是不能忽視小看的事實。

郝龍斌接受報紙訪問要馬英九為年底敗選負責,馬英九回擊力道毫不留情,連勝文為什麼不像過去那樣,以打馬第一勇者地位自居,為提攜他不遺餘力的郝龍斌仗義執言呢?如果說馬英九去年九月主導國民黨考紀會停止王金平黨權的過程,真像是連勝文所說的「大明皇朝」整肅異己之惡;這一回合,國民黨內馬系核心成員,在黨中央極內部高幹級會議的中山會報上,發動攻勢以接力圍剿的方式,痛宰批判郝龍斌發言是失敗主義的種種,根本就是一次私設刑堂的議處。以連勝文的邏輯推斷,豈是符合公平程序正義?是可忍,孰不可忍?連勝文竟然可以視而不見,未能立刻及時公開嚴詞回批黨中央,為郝龍斌扳回一城也就罷了;還隱忍了好幾天,在被動回覆記者提問時,輕輕以郝市長是盡黨員建言的義務等不關痛癢用語淡然帶過,實在並不尋常。

哀兵計?連勝文忌憚金溥聰?

連勝文是看出了馬英九打郝龍斌給連勝文和連勝文們看,藉機樹立領導威望,鞏固主席權位不被動搖的企圖,而畏首畏尾不敢強出頭嗎?畢竟,關於馬英九最親信愛將金溥聰下月即將返台出掌國安會秘書長,可能形成不利連家的各種威嚇傳言甚囂塵上;連勝文口頭上不肯承認,行動上早就以他在華府那場祈禱早餐會苦等金溥聰,又將兩人握手照片公諸大眾的舉措上表露了有所顧忌的求饒討和姿態。「反馬」轉「尊馬」,連勝文迫於現實,顧不得道義江湖,持盈保泰第一;內心底,果真準備與馬金中央俯首稱臣,大團結大和解了嗎? 

金溥聰的爆發力,真真假假似虛似實;連勝文嗆馬態度不到一週內瞬間轉向,不敢再和馬英九公然為敵,究竟是為了選舉權位的現實妥協,還是擔心果真有把柄掌握在金溥聰手上,外人無從得知更無法求證;不過,一家網路媒體「風傳媒」在金連握手照傳出後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直指連勝文求和於馬團隊,確實是衝著金溥聰即將出任國安會秘書長的最新政情人事佈局變化而來。金溥聰對連家的潛在威脅力不言可喻。

郝打馬、連尊馬,換場易位居心何在?

另一方面,郝龍斌政績不佳,美河市和雙子星開發案的弊端都像星星之火,不小心就可能引發燃燒自身及同志的大火,連勝文不會不明白;但要說他體認到現況真與郝龍斌切割,也不合乎邏輯。況且,郝龍斌所指黨內不應忽視「柯文哲現象」,一旦年底台北市長選戰國民黨敗選,馬主席要扛責下台的說法,表面上是長他人志氣,實則是為連勝文消毒,雙方互相喊話攻防護翼的痕跡明顯。

仔細分析,郝龍斌在連勝文向金金溥聰示弱後沒幾日,就衝上火線炮轟馬英九,無縫接軌拿下「反馬」大將位置,保住馬英九權位遭動搖的香火;連勝文反常的不加聲援,默看郝龍斌遭馬英九黨中央圍毆,持續哀兵姿態,一個打馬,一個尊馬,郝連換場易位,精心策略性結盟的態勢,明眼人不會看不出端倪。

以目前郝連合作動向觀察,郝龍斌年底即將卸任,眼看馬英九並無扶持或抑助他再上層樓的打算,求人不如求己,換上反馬大將招牌,保持逼宮削弱馬英九的火力,又可以護航大選前不得不和馬金合作的連勝文求取台北市長權位勝利,等待七合一選後找到新局,再與馬英九展開下一回合的爭鬥,甚至逼使馬英九交出黨權,在國民黨內發動另一波主流、非主流權力大鬥法,也不足為奇。 

馬郝不和不是秘密   

馬郝不和,金溥聰對郝團隊不假辭色,在2010年底郝龍斌的連任大戰時就已是政界公認不是秘密的秘密;當時,有地下台北市長之稱的郝龍斌愛將莊文思、任孝琦夫婦被迫去職離開郝團隊,至今仍未回到台北市政府,據了解跟操盤選舉的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的強烈建議直接相關;那年選戰,郝龍斌大獲全勝痛擊民進黨競爭者蘇貞昌,雖然和連勝文選舉日前夕遭誤擊案有關,國民黨中央發現台北市選情不妙,選前大量挹注資源也是重要因素。

就是這一層看破郝龍斌手腳的穿透關係,帶動了馬英九在關鍵時刻對郝龍斌政治性挑戰建言的不屑一顧,大力回擊;2012年8月21日郝龍斌順利接續他第二任台北市長職位之後,眼看馬英九民調支持度下滑,在毫無政治必要前提的情況下,公開倡言馬英九應該准允陳水扁保外就醫待遇;沒幾天後,被馬英九方面以接受中央通訊社專訪方式斷然否決,開啟了郝龍斌和馬英九的緊張關係,也引發了馬英九民調低落,接連遭受黨內各諸侯羞辱的冰山效應;其中最經典的就是連勝文2012年底的丐幫說。

馬與國民黨家族舊勢力終將一戰    

那時的馬英九也曾透過黨內會議,對連勝文提出了「黨員發言應謹慎,要顧及黨的形象」的批評;問題是,就在同一時期,行政院才剛配合立法院刪除了退休軍公教職人員年終慰問金的發放,馬英九有如過街老鼠全民公敵,他對連勝文的不滿反而造就了連勝文反馬先鋒軍的地位。

之後,黨內暗潮洶湧;明的,是去年秋天馬王之爭,馬英九從大是大非到大輸特輸的慘敗;看不見的,是馬英九最在意的國民黨內政治家族連手,外加國會議長和李登輝派系結合的所謂奪權威脅。

馬英九為了鞏固權力,硬是以展延國民黨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的方式,將總統兼任黨主席的黨章修正案強渡關山。會中也對會前各界推測由中生代郝龍斌,朱立倫等人接棒出任黨副主席一事未置一詞。馬英九與國民黨家族舊勢力終將一戰的預期就此展開;郝龍斌農曆年後的砲打的馬郝之戰,也早在這一波國民黨內鬥劇本的推演當中。

只不過,這次連勝文沒有跳出來和郝龍斌站在同一陣線,是刻意郝連合作的默契下的保持距離,還是單方面的自保切割,十分耐人尋味。連勝文代表國民黨出戰台北市長選舉,表面看來雖是手到擒來,探囊取物,黨中央對初選的操作時程與細節,仍在掌握之中,隨時可能發生變化,或許也是連勝文投鼠忌器,自我約制的考量之一。不管怎樣,這場馬郝之戰的背後玄機,既深奧又險惡;連勝文沒說出的話,更透露了不少天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