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打破藩籬 以巴乳癌團體互相扶持

立報/本報訊 2014.02.19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在一個晴朗冬日,伊布蒂珊(Ibtisam Erekat)和露絲(Ruth Ebenstein)在耶路撒冷東邊橄欖山頂的一個長凳碰面。見面後,兩人互相擁抱並坐下,開始聊起生命中最新發生的事。

同理心 抗癌路不孤單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她們乍看之下像是一對好友,但兩人的關係不只於此;她們認為彼此是同樣在抗癌路上奮鬥的姐妹。

一名穆斯林女性及一名猶太人結為好友本就不是常見之事,但是,兩人的故事更為特殊。她們是3年前透過乳癌病友支持團體「Cope論壇」相識的。

3年前,正當45歲的露絲在哺育她第3個孩子時,放射師告知她被診斷出乳癌。「那是種非常奇怪的感覺。我的身體在製造母奶,那是我寶寶的健康和營養來源,但我卻得了癌症?這怎麼可能?」她回想。

「就在我切除乳房腫瘤之後,我的朋友告訴我,她聽說有一個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婦女共組的乳癌支持團體。我立刻決定加入,心想,還有誰會比那些跟我有同樣遭遇的人更了解我呢?」她說。

50歲的伊布蒂珊來自耶路撒冷邊緣巴勒斯坦小鎮阿布迪斯(Abu Dis),她是位家庭主婦,有著與露絲雷同的故事。「2000年,我被診斷出乳癌,當時我正在哺餵女兒母乳,肚裡的兒子才1個月大。」伊布蒂珊說。雖然伊布蒂珊不想失去胎兒,仍遵照醫生指示,進行人工流產並切除乳房。然而,第一項療程出現令人吃驚的結果。

「人工流產後我一直出血。我感覺自己還在懷孕,我確信我還懷有身孕。」她說:「神奇的是,人工流產並不成功。我感覺真主從我身上拿走了某些東西,又賜給我另外的東西。我的兒子阿邁德(Ahmed)現在已經13歲了。他和我一樣是倖存者。」

一邊哺育新生兒一邊抗癌並非她們兩人唯一的共通點。她們同樣都嫁給已有孩子的男人,擁有繼母的身分。伊布蒂珊說:「我們同樣虔誠信仰神,所以我們能了解彼此。我們兩人都愛享樂,都會說出我們的想法,我們常常大笑,一點也不在乎別人怎麼想。」

從那時起,她們的友誼開始透過一次次聚會漸漸發展,友情也擴展到她們家庭中的其他成員。

「我和她的家人都成了朋友。我的孩子認識她。我5歲大的兒子對我說:『我要學阿拉伯文,這樣我就能和伊布蒂珊說話了。我還要教她希伯來文。』」露絲表示。

投入行動 推廣女性認知

這兩名女子的另一個共同點,就是她們對促進乳癌認知行動的投入。

「如果我認識任何得了乳癌的女性,我會盡可能的幫助她們。」伊布蒂珊表示:「我會陪伴她們,幫她們申請保險、填各種文件。我的社群中,有許多女性很害怕,不了解接受檢查、治療的重要性。」

巴勒斯坦衛生部流行病學家畢塔(Jawad Bitar)表示,乳癌是加薩和西岸地區巴勒斯坦婦女第2大死因。「令人難過的是,大多數被診斷出乳癌的巴勒斯坦婦女都是在癌症擴散到身體其他部位後才被診斷出來,造成她們生還率過低。」他解釋。

以色列北部城鎮薩菲德吉夫(Ziv)醫學中心腫瘤部主任席丹(Jamal Zidan)的研究指出,以巴地區需要更多對乳癌檢測的認知,特別是在年輕阿拉伯女性之間。

「我發現,種族是乳癌的重要指標。」席丹表示:「阿拉伯女性的平均乳癌診斷年齡是49歲,猶太婦女則是59歲。這是一件很糟的事,因為一般來說,乳癌對年輕女性的攻擊性較年長女性為大。」

畢塔表示,乳癌認知推廣是改善這個情形的關鍵步驟。「過去,巴勒斯坦婦女沒有太多乳癌檢測的方式,我們當時猜測,如果有的話,當地女性接受檢測的比例會高些。」他說:「但現在,當我們提供每個人免費檢測時,她們還是不太願意來接受檢測。許多婦女不了解乳房攝影能減少乳癌死亡率。」

不分國界陪伴 積極治療

目前的共識是,以巴雙邊的婦女都不該害怕,而乳癌認知及檢測是預防、治療關鍵。露絲和伊布蒂珊則對於Cope所串連起的以巴關係感到樂觀。

「我們的團體中有很強的團結及同理心。」伊布蒂珊表示:「我看到部分以色列女士對巴勒斯坦女士說:『讓我帶妳去看我在特拉維夫的醫生。給我妳的檢驗報告,我讓我的醫生幫妳看一下。』這為我帶來希望。」

「這展現了和平不是夢想,是真的可能發生的事。」露絲同意:「人們必須接觸彼此、抱持希望,他們必須要了解這些關係的複雜性。」她說。

「讓我們抱持希望,願這堵牆能消失,而我們能在不用得到允許、不需經歷封鎖的情況下探訪彼此。因為真正的敵人是癌症疾病,不是人類製造出來的衝突。」她補充道:「當我們在房間裡聚會時,沒有人會分辨誰是巴勒斯坦人,誰是以色列人。我們就是乳癌生還者。我們對抗的是比中東衝突還大的敵人。我們對抗癌症。我們勝利了。」

(圖說)巴基斯坦拉合爾市的婦女,圖攝於2014年2月14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