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教部勒令停招 永達師生不服

立報/本報訊 2014.02.18 00:00
【記者郭琇真台北報導】屏東永達技術學院日前提出改善計畫,將改名為台灣產業學院,重新出發。由於教育部遲未核准計畫,開學在即,學校董事會18日發動師生於校園中庭抗議;同一時間,教育部在校方財務缺口未補足、教學品質欠佳的狀況下,以最速件勒令永達停招1年。

(上圖)教育部2月18日上午以最速件方式,通知永達技術學院103學年度停招。永達教職員、校友等百餘人在校內高舉標語布條,抗議教育部做法「惡質」、「粗暴」。(圖文/中央社)

教部:併班併課太嚴重

永達目前有1,200名學生和68名教職員,校方102年核定3,059個招生名額。教育部技職司司長李彥儀指出,學校實際上只招到300多名學生,經專案小組調查,永達教學品質已嚴重影響學生權益,併班、併課的情況太嚴重,部分科系只剩個位數學生,即便課程、年級差異大,學校仍讓學生併班上課。

永達校方日前通過裁併6系的決定,經教育部專案小組了解,校務會議代表遴選過程有問題;積欠教師薪資方面,永達向董事會成員借了7千多萬、銀行借貸4千多萬來償還教師欠薪。李彥儀認為,校方只是向個別董事「借貸」,而非挹注資金,並未找出長期有效解決財務問題的方法。

教育部勒令停招1年,學生並無安置計畫。李彥儀表示,永達的學生如果不想繼續待在原校,可以轉學考試。她強調,永達可提出申覆,如果沒改善,可能就是退場。

教師:說好輔導2年

永達校方和教師聽聞學校停招,十分不服氣。永達常務董事,也是觀光與休閒管理系老師的洪樹勳表示,教育部上學期剋扣獎助金700萬,逼學校停招,現在學校正打算好好經營,還找了日本光伸集團和海峽兩岸寶來集團總裁擔任董事,結果教育部朝夕令改,本來說好輔導2年才決定要不要停辦,現在半年不到,就勒令停招,根本是自打嘴巴。洪樹勳質疑,企業的經營都會借錢,為何學校不能以借貸方式解決財務問題?而且董事都白紙黑字言明無期限、利息要求。

建築系老師賴福林強調,教育部若有善盡輔導責任,其實去年教師北上抗議時就可以決定,這學期老師和學生都可以有其他方向的思考,他痛批:「教育部和校方董事會兩邊文件來回審核一學期,最後回到原點,判了學校死刑,難道教育部不必負任何責任嗎?」

學生:抹煞學習熱情

就讀永達企業管理系大二的王同學說,教育部對學校勒令停招,把她學習熱情都抹煞掉了,她在國小擔任美術老師,因為發現自己的不足,決定再進修。她說,永達學校老師的教學能力、軟硬體設備都沒問題,她手上5、6張證照都是在永達拿到的,有些科系學生人數少,學校提供1對3、1對5的學習空間,讓他們盡情學習。王同學擔憂,永達的命運會不會和高鳳一樣,任憑教育部決定學生可以轉到哪些學校,強迫學生適應不喜歡的學習環境。

高教工會:教部應接管

「教育部用停招方式處理,沒解決永達未來的走向。」高教工會執行秘書林伯儀表示,最理想的辦法是教育部利用《私校法》權限,接管學校,積極改善,比如採取與周圍學校合併;高鳳已發生「30個學生換1教職」的前車之鑑,他認為,這就是因為教育部不願介入,導致私校私下交易,強迫學生轉學至可能沒有興趣的學系。

全教總:未見配套 實為懲罰

全教總副秘書長羅德水認為,永達等校辦學不力一事並非一朝一夕,顯見教育部平時就沒有落實監督、稽核的責任,現在竟突然展現魄力,勒令停招,根本是在懲罰教師和學生。

高鳳自行宣布停辦,永達遭勒令停招,羅德水認為,從這些事件也顯見高等教育的教職員不太了解自身勞動權益,平時沒有加入工會,監督校務運作。

羅德水強調,加入工會除了可以集體協商勞動權益之外,對於學生的學習權益,教師才有發言的條件。

▲永達技術學院校園一景。(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