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齊邦媛90歲 繼續編寫洄瀾

中央社/ 2014.02.14 00:00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14日電)齊邦媛在2009年以85歲高齡出版「巨流河」,記述縱貫百年、橫跨兩岸的大時代故事;今年90歲再編著「洄瀾─相逢巨流河」。

「巨流河」以齊邦媛經歷戰亂的流離一生,映照波瀾壯闊的歷史長河,從長城外的巨流河開始,到台灣南端恆春的啞口海結束。

「巨流河」出版後,無數自發性的書評、讀後感出現在報章、網路,媒體紛至沓來、讀者致敬、請安、提問的函電不斷。齊邦媛躊躇多時,因歲月催迫,終於決定將這些書評、來函集結成一本紀念冊問世,才有「洄瀾─相逢巨流河」一書誕生。

天下文化今天舉辦「洄瀾─相逢巨流河」新書發表會,包括作家白先勇、前行政院長郝柏村、主持人陳文茜、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等都到場祝賀,文化部長龍應台也到場獻花給齊邦媛。

齊邦媛一致詞就逗得全場民眾大笑,因為「洄瀾─相逢巨流河」出版,被出版社安排去做宣傳,但她一直強調自己90歲,有點不好意思,且還自嘲當初是否因為85歲出「巨流河」,大家因為尊重她才買書;但她強調「洄瀾─相逢巨流河」好看,「因為都是別人寫的」。

郝柏村在致詞時表示,由於政治的因素和數位媒體時代,混淆了歷史的真相,把共有的記憶和立場逐漸忽略;但歷史的真相只有一個,不應該因為政治鬥爭和數位媒體時代而淡化歷史。

白先勇表示,當「巨流河」一出版,他立刻日以繼夜地著手寫完「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至少我們已經用白紙黑字把記憶留下」。白先勇認為,齊邦媛在「巨流河」寫的那段歷史雖然是個人以及父輩的回憶,但卻是重要的民國史。

陳文茜說,起初讀「巨流河」會以為齊邦媛是寫日記的人,但後來才發現「有些事情在生命裡頭的刻痕太深了」,所以不管幾歲,始終都不會忘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