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庫巴之火:面對我們集體錯亂的歷史

立報/本報訊 2014.02.13 00:00
■pasuya poiconu(浦忠成)

近來教育部「微調」歷史課綱,照例引起藍綠與統獨兩邊支持、反對的各自聲援行動,這種反應在這些年來,讓人毫不覺意外;台灣社會已習慣而且善於簡化抉擇與認同的思維過程,在政治與意識型態掛帥的情境中,明知其荒謬違理,卻不得不去選邊,胡謅一些狀似合情合理,卻是斷章取義的片段,以壯大己方論述。

近年來學界竟也逐漸沾染如斯習性,不肯就專業角度逐一剖析、比對,提出整體性的觀察、詳實的論據,引導民眾思考參酌,寧願率爾投入混戰兩方,於是所謂學者專家之論,漸漸不被普羅大眾信賴,於是改由能言善道的名嘴帶領全民進行淺碟、速食的思考、論述。台灣這些年來驚覺的沉淪、悶、假之因緣,與此不無關聯。

在兩方論戰中,「依據憲法」、「中國/中國大陸」、「日本統治/日本殖民統治」、「日治/日據」以及慰安婦是否「被迫」、「白色恐怖」遭刪除之類的詞彙,果真是完全不能靠對話、溝通而解決的歷史大是大非?爭執的關鍵恐怕在於兩方,即使明知道彼方與己方確實有不同的歷史經驗、記憶、情感與認同模式,卻刻意漠視與扭曲。

3、4百年來,由中土陸續橫渡黑水溝到台灣尋找新天地的一群人,與1945之後才離開大陸家園遷到島上的一群人,分別經歷迥然不同的歷史經驗。早期離開中土到台灣「披荊斬棘,以啟山林」的漢民,遭遇過荷蘭、西班牙,經歷過反抗中土統治的朱一貴、林爽文事變。

1894甲午戰後,台民的遭遇更與中國殊異,台島被割讓後,有數萬人離台不願做日本臣民,而走不了的,只能留守在島嶼作亡國奴;這群人記憶尤為深刻的是,其歷代祖先開疆闢土過程時,曾面對的無窮盡的「番害」,以及中華民國建立之際,未在邦國現場,而是寄人籬下!

百餘年前的中國(回歸歷史,該是清朝、清國)積弱不振,列強侵略不斷,割地賠償到成為次殖民地,近代日、俄復交相侵略、南京大屠殺等,以及日軍席捲並肆虐大半江山,更是中國人的心頭大恨!尷尬、諷刺的是,甲午一役,因清國戰敗而被割讓的台灣人民,二戰竟是站在被中國軍民視為寇讎的日本一方,不少人還參戰,到東北、到南洋對抗中美同盟國。

至於統獨雙方對壘經常忽略的原住民族,其歷史文化的長度、寬度與深度,始終遭到刻意遺忘。多年來,部編課綱與各類教材只是點綴一些片段而膚淺的描述。殊不知,主流社會刻意淡化的美船羅發號(Ruver)和牡丹社事件、吳光亮部將林東涯引起的大港口事件、花蓮七腳川事件(導致撒奇萊雅滅社)、林爽文事件,及日本總督督軍討伐太魯閣,與其後之南庄、李棟山、大分、霧社事件等,均是這塊土地驚天動地的史實,歷史課本卻幾乎空白。

不同因緣與背景的族群在島嶼相遇,卻因歧異的經驗、記憶與認同而有所爭執、對立,這是歷史的錯亂所造成。但是歷史教育何曾教導:我們擁有的歷史就是那樣的錯亂!也許我們最該認真思考、釐清與建立的,就是如何讓這樣的歷史錯亂與矛盾,如實的反映在課綱與教材之中,以重構新史觀。

我們期待的歷史教科書內容,首先是能夠正視此際國家立足以及人民安身立命的土地。正是這一塊土地給予國家與人民以所有的滋養,焉可睜眼而不視?同時應尊重最早居住並守護此土地的居民及其文化,若無斯民斯文,這塊土地哪能自古而存續至今?再者,所有的個人或群體都應以多元、寬容的心胸去理解、接納不同的個人與群體,在歷史過程中的遭遇、經驗、情感與認同模式。

每個人、群體都可能有獨特的記憶與與認同的包袱,這些都難以輕易拋卸,也沒有任何人擁有權利要求他人丟棄如斯的包袱,卻可以嘗試分擔、分享其中的喜樂悲苦。昔人言,讀史可以明古今,知得失,增智慧;討論歷史課綱與教材,如此怒目相視、劍拔弩張,一逕是政治立場的表態,操作與算計明顯,比較缺乏深刻的歷史眼光與教育理想。政黨輪替不會停止,偏執的觀點一時偷渡,仍會遭到清算。就讓我們由錯亂的歷史本身思索、溝通並尋找進路吧!

(東華大學教授)

(圖說)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王廷升(右起)、立委陳淑慧等人2月10日在黨團記者會表示,支持教育部課綱微調是合憲、合法、合程序,譴責民進黨試圖用政治力量干擾教育。(圖文/中央社)

延伸閱讀

【庫巴之火:看見你.看見我】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0217

【庫巴之火:差異確實存在】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2321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