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社論:從泰國政治僵局看民主困境

立報/本報訊 2014.02.13 00:00
從去年底,向來動盪頻仍的泰國政局再度陷入僵局。由於反對派民主黨指責在外流亡的前總理戴克辛為其妹、現總理盈拉的背後影舞者,因此再度聚眾抗議,誓言終結「戴克辛貪腐集團」。

反對派抬出「民主」,看似師出有名。但盈拉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群眾抗議,盈拉在2月初宣布舉行大選,試圖以新的民意鞏固正當性,結果遭到反對派全面抵制,逾10%的投票所無法如期投票。其結果是二度陷入僵局,泰國選委會日前宣布將於4月份再辦大選,盈拉只能繼續主持看守內閣。

泰國政情的動盪,固然有其國情,但也讓人們看到了民主的脆弱性。一方面,反對者訴諸「正當性」,以捍衛「民主」為由,堅決抵制戴克辛兄妹。但另一方面,以都市菁英等傳統既得利益者為主的反對派也根本無法接受「民主」,即改選。

這是因為,在現有的數人頭制度下,與中下階層,特別是農民交好的盈拉所屬的「為泰黨」勢將取得多數,其結果將讓反對派的抗爭付諸流水。而這也是為何盈拉想以大選尋求解套,但反對派萬般不從的原因。

撇開執政與反對的政黨標籤,這場決鬥背後,其實就是城鄉與階級矛盾的政治表現。實際上,不管是執政的戴克辛家族或反對派,都是泰國的上層既得利益集團,只不過因為內部分裂,戴克辛家族以民粹手段討好向來被忽略的泰國北部農民,因此大受支持,但也由於基層支持勢力龐大,讓「量小質精」的反對派反而在選票競爭上不斷屈居劣勢。

兩股支持者壁壘分明,恰反證了泰國社會城鄉、階級分化的兩極。值得注意的是,要解決這樣的社會矛盾,民主雖然被兩邊政治力量動員,但人們熟悉的投票多數「遊戲規則」卻不再適用。

這是反對派的困境,除了反對,別無他法,除非真正造反,但又不可能。這也是為何當統治階級內部發生分裂,進而僵持不下,最後只能訴諸兩個非民主,甚至是反民主的權威作為仲裁:泰皇與軍隊。

泰國的政治僵局,很極端。但也讓人們看到了把民主等同於投票的死胡同,當民主的招式用盡,最後的解決之道乃在民主之外。面對城鄉、階級這種真實的社會矛盾,一旦高度政治化,投票只能分出多數與少數,卻無解藥效果。

台灣沒有泰國這麼極端,但也必須在眾人慶祝台灣民主化的同時,警惕愈來愈分化,甚至極化的社會矛盾。

圖說:泰國農民6日在曼谷市郊暖武里府的商務部外發動抗議,要求盈拉政府解決延遲支付購糧款的問題,他們所拿的標語寫著「我們譴責營拉政府的貪污罪行」。(圖文/路透)

延伸閱讀

泰選委會委員:大選恐得重來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585

【「泰」勢不安】收購稻米換選票 政府、農民、納稅人皆輸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432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