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白米炸彈客》柏林影展首映觀眾掌聲熱烈 男主角黃健瑋放下心中石頭

Wow!NEWS/ 2014.02.11 00:00

由卓立執導的《白米炸彈客》入選第64屆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於台灣時間10日凌晨舉行世界首映。有國外觀眾在映後QA時問到,楊儒門選擇採取了一種激烈的手法,而片中看來似乎是認同他的做法的,導演自己是否也是如此?卓立毫不迴避地直接回答:「是。」飾演楊儒門的黃健瑋終於看到自己投入角色的成果,自信且欣慰地說:「我沒有對不起楊儒門。他來看這部片應該會喜歡的。」

卓立說該片4月4日將在台上映,最近常有人還沒看過片子就跟她說:「妳真有勇氣,在這個時候拍這樣的電影。」她說:「可是我不懂為什麼拍一個在台灣真正發生的事情是需要勇氣的?我這樣就要被讚美嗎?這不對吧?我只會拍電影,我也沒參加過什麼社會運動,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是不對的。我並不會說是政府把楊儒門逼成這個樣子,但這確實是他在那個時候唯一能夠想到的方法了。換成是我我只能說,我沒有勇氣去做他所做的,但我非常明白為什麼他最後只能選擇這樣做。」全場觀眾隨即響起熱烈掌聲。

一名德語觀眾好奇地問到,台灣政府是否真的會像片中這樣對民眾心聲置之不理,如今台灣這方面的情況又是如何。卓立說,其實政府並不至於態度粗暴,但那種客氣的拒絕其實更粗暴,是否真的不聽民眾聲音?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楊儒門真的曾去過農委會,劇組前期籌備時去農委會勘景,對方一聽到楊儒門名字就敬謝不敏地說:「這可能有一點不方便,因為他可能對我們農委會的形容是有點出入的」,雖然是用一種很禮貌的態度,聽起來卻是不舒服的。

有觀眾問到,拍片過程中是否有過來自台灣政府的施壓,上映後是否也會預期當局有何反應。卓立說:「坦白說我覺得不會耶。台灣或許可恨但是也可愛的地方就是,你還滿能表達各種立場的,除非像楊儒門這樣真的觸犯了刑法,但他也付出代價了,不然在言論上你愛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我會比較要求自己,我說出的話都應該要深思熟慮過,確定是我想過並且想要這樣講的。」

另一名觀眾問到,導演認為白米炸彈客終究有獲得社會正義嗎?卓立說:「沒有吧,正如片子裡呈現的,放了17顆炸彈,從來沒被抓到,自己被監視器拍想要被抓也沒被抓,新聞報導一直只講炸彈。我想用楊儒門被問過的一個問題作答,他出獄後有人問他,如果時間倒流,他還會再做同樣的事嗎?他說:『不會,因為沒用啊。』但是我並沒有失去希望,政府與社會的進步本來就是需要時間的,至少我們有這樣的心意與行動,楊儒門有所行動,我身為一個彰化同鄉也有所行動。誰知道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有人看到這部電影後,會不會有所觸動啟發,而決定也要做些什麼來讓社會變得更好,那就值得了。」

卓立說,白米炸彈客的故事,是第一個吸引她想要親自執導的題材。台灣過去並沒有農業題材的電影,更沒有這種片子的市場,她就先去拍了兩部其他片子,想要取得商業成功後,再來拍《白米》這樣的片就可獲得更大迴響。「但上天就是這樣告訴妳:『沒有這件事。』事與願違,前兩部慘敗,所以第三部我就想:『管他的,我就拍我真正想拍的電影吧。』」全場立刻以熱烈鼓掌給了她溫暖的鼓勵。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