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第三隻眼睛:隱藏的暴力

立報/本報訊 2014.02.10 00:00
■張翠容

中國網球手李娜,就大家熱論她獲澳洲網球賽冠軍回國後的態度,終於按耐不住,向批評者發炮。她罵中國傳媒,責中國記者。作為公眾人物,有誰如她夠膽公然與媒體為敵?!

好,你欺負我,我就與你對著幹。李娜這一表現,一如她在網球上如此豪邁,不愧為冠軍級人馬。

其實,對李娜的批評不是始自今次。早於2005年,李娜夠膽站出來,指出國家隊體制的種種不是,當時可謂是語出驚人,把不少人都嚇呆了。其後,她力排眾議與壓力,離開國家隊自力更生,這幾年她在外打拚,實不容易,同時也展示出她超然的獨立人格。

有一次,她坦率表示:「如果可以將隊員的成績和獎金掛鉤更好」。她這樣一說,同樣惹來那些偽君子的責罵,指她道德水準和責任感太差云云。不過,他們罵得也莫明其妙,為甚麼不可以成績與獎金掛鉤?我寫了一篇出色的文章,也有希望有優厚稿酬作回報,你不想嗎?總比不勞而獲,到處欺詐的人合理吧。

好了,今次李娜以勝利者姿態從澳洲回國,有人忙不迭到機場迎接,欲從她的成就中繳功,甚至說成是國家功勞。李娜面黑,招來媒體群攻。正所謂冷暖自知,她與迎接者的關係,傳媒知多少?亦輪不到傳媒指手劃腳。

李娜回擊得好,沒錯,記者真無良。她說:「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

她還點出,中國內地的媒體有欺負女人的傳統,中國人也有欺負女人的習慣,愛把一切污水潑向一個女人身上。今天,這些人又瞄向了她。

這種傳統何止是內地媒體,自以為是西方文明一部份的某些香港媒體何嘗不是?

我們珍惜新聞與言論自由,特別在專制的社會,傳媒受打壓是不爭的事實,但,傳媒倒過頭來打壓他人,受害者又是加害者,更令人痛心。

在自由的社會,傳媒擁有權力,這權力來自輿論,輿論也是一種武器,傳媒真正掌握的,就是這種武器。它能反映輿論的同時,亦能塑造、主導輿論。換言之,傳媒作為工具,掌握在誰之手,誰就有權。

我說這一隻手,除了老闆外,還有編輯與記者,只是權力多少的問題。因此,公眾人物籠絡傳媒老闆之餘,也不敢得罪記者。如果記者公私不分,得罪了他們,而你又無權無勢,極有可能沒有好下場。新聞記者在這方面還算分得清,娛樂記者不用我多說,大家有目共睹。

因此,李娜以一人的力量力抗傳媒的群攻,正如她所說:「你們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從來都是一個人在承受……。」

至少李娜敢於不賣帳,挽回自己的尊嚴。想到有些人不敢得罪媒體的可憐樣,還要委曲求存,徙呼奈何。

(資深戰地記者)

圖說:李娜在澳網女單決賽中贏得冠軍後,在布來頓海灘上拿著冠軍盃接受拍照,圖攝於2014年1月26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